【記者曹嘉詠、張凱淇/台北市報導】港人為爭取真正的普選,自九月二十二日起,香港學聯及學民思潮發起罷課行動,以抗議中共所表決的普選方法。香港中學生、大專及大學生紛紛響應,並於香港政府總部外進行罷課,直至二十七日晚上更有達五萬人在政府總部外的公民廣場集結,然而一直和抗爭的學生卻遭受到警方的強硬對待,拖行、用警棍毆打、胡椒噴霧,甚至出動催淚瓦斯來對付手無寸鐵的學生。面對武力鎮壓、政府對民意的漠視,一群在台的港澳人為聲援香港的公民抗命,自發組成「港澳在台民主同盟」,並於二十八日與華人民主書院等團體於自由廣場臨時舉行「聲援佔中國際記者會」,隔岸與香港並肩作戰。

和平抗爭 武力鎮壓

今年八月底, 中共人大常委會,表決香港二〇一七年普選行政長官方法,雖有普選但有附帶條件:行政長官須愛國愛港、過半數的提名門檻(一千二百人的選舉委員會要有六百人提名)。縱然中央聲稱選舉委員會由多個界別組成,但委員均為親中人士。對於此方案,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曾呼籲港人應「袋住先」:先接受再說。另外,中共人大常委會副秘書長李飛於九月一日出席普選簡介會,表明若是次普選方案遭到立法會否決,香港勢必失去普選機會。

 

香港佔中爭取民主 在台港人響應

面對不符合國際標準的普選,港人唯有自救,學聯及學民思潮逐於九月發動罷課,九月廿二日起於政府總部外進行罷課示威,首日已經逾萬名學生參與。期間,學聯曾要求與特首梁振英會談,但不獲理會,因此學聯及學民將行動升級。於九月廿六日,學聯及學民發起佔領政總外的公民廣場,結果警方出動防暴警察到場鎮壓,並拘捕學聯及學民的有關人士。到九月廿八日,香港金鐘有數萬名市民到場參與公民抗命,結果警察竟發放多枚催淚瓦斯來對付手無寸鐵的市民。

眼見家鄉由法治社會退化至人治社會,台人與在台港人心繫香港

 在台港人 聲援公民抗命

眼見家鄉由法治社會退化至治社會,一群在台港人心繫香港,自發成立「港澳在台民主同盟」,爭取真普選及對抗暴政。原訂於十月一日才有聲援行動,但因廿八日淩晨宣布提前佔中,因此在廿八日晚上在自由廣場臨時舉行「聲援佔中國際記者會」,逾數百名市民到場參與。

會上有不同界別人士上台發聲,如王丹、吾爾開希、律師賴中強及多名在台港人及僑生。其中今年七月初才來台創業的港人King,在台上發表對於香港連日來公民抗命的感受時,不禁流下男兒淚。King表示,政治因素是他決定來台創業的主要原因,他在香港曾多次參與社會運動,「有些事不能只躲在鍵盤後面或是看新聞就完全了解,有些事是我們必須親身參與。」來台灣前曾從事新聞工作的他,認為香港言論自由正逐漸被吞噬,情況非常嚴峻。對於香港警察的暴力鎮壓,King認為這次是個轉捩點,讓平常是政治冷感的人帶來很大的衝擊及反省。他指自己所開設的畫室名為「Freedom」,是指自己來到台灣才能擁有真正的自由。最後他寄語台灣人:「如果日後發生類似太陽花學運的事情,一定要撐住,因為台灣的情況比香港好,香港已沒有轉圜的餘地了,但台灣是有權向中國說不,只要台灣人團結起來,把這個防線守住,不然就會變成今天的香港。」

身為「港澳在台民主同盟」成員之一的國立成功大學政治系教授梁文韜,他表示最初成立時只是想聲援十月一日的「佔領中環」行動,剛巧華人民主書院邀請他在十月一日舉行活動。但由於在九月廿八日淩晨突然宣布提前「佔中」,在同日中午才倉卒決定於晚上舉行聲援大會,而會上所需的器材均由朋友贊助才能成事 。對於警察出動暴力鎮壓,他表示始料不及,「因為梁振英現在的做法是要迫人民變成暴民,這樣便可將他們(警方)的打壓合理化。」又指政府的做法明顯是對市民作出挑釁,「想把香港人激怒,這樣解放軍就可合理地來港鎮壓,甚至對基本法進行進一步的踐踏。」他憂心一國兩制會隨之而瓦解。他又認為這次「九二八事件」後,台灣會更傾向盼能盡早脫離中國的影響,並且台灣的主體意識會更為澎漲。

午夜十二時多,仍有百多名港澳台三地人在自由廣場留守,觀看香港的現場直播,一群互不相識的人,為民主自由而連在一起,是夜秋意漸濃,卻感到一絲暖意。

延伸閱讀

致臺灣人:香港政總抗爭懶人包

香港人給台灣人的10個快問快答

蘋果日報-CNN網站報道警用催淚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