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徐于涵、柯佳佑/台中市報導】遠離喧囂的台中市區,坐落於台中市藝術北街的午後書房,是專賣文史哲類書籍的二手書店。店外精緻的小庭院搭配上老闆最愛的英國搖滾樂,融入在這個藝文社區內。老闆吳家名對於店內的書籍不僅求量更求質,自行開車環島收書,幾近逛遍全台的舊書店,找尋遺留在台灣各角落的人文書籍。


從小花到午後

老闆吳家名是一位名符其實的「愛閱族」,從小就喜歡看書,尤其熱愛文史哲類的書籍,習慣邊看邊買,但開書店原先並沒有納入吳老闆的未來藍圖,只能說是一個美麗的意外,在因緣際會下,才促使他開創書店。

在就讀研究所時,學校老師成立了若水堂書店,便邀請幾位愛看書的學生幫忙當書店的監製,對於毫無經驗的吳家名來說,一切都很陌生,但卻是學習如何經營書店的絕佳機會,也因為這樣的機緣,吳老闆萌生了開書店的念頭,於是決定和同是藏書萬卷的三位好友,拿出自己家中原有的書籍,於二OO六年共同開設小花二手書店 。創店沒多久後,便憑藉著獨具特色的DIY裝潢和露天販賣人文書籍的經營方式打響知名度,頗受好評。但後期卻因與夥伴們對於未來經營理念的方向不同,小花書店不得不結束營業。不過吳老闆開舊書店的熱情並未就此被澆熄,於二OO七年決定獨自成立午後書房。

午後書房打破商業空間感,希望來到店裡的客人就像回到家一般自在

愛書成癡 環島收書

午後書房和小花書店同為販賣文史哲類的二手書店,但不同的是,小花書房礙於經費的考量,實驗性質較高,而產生了許多非常規性的設計,比如說為了省錢,直接在店外搭棚賣書、回收別人不要的材料來組裝書櫃。而午後書房是由吳老闆獨自經營規劃的,必須自行承擔設店成本及店租,也需要維持家庭開支,補足書店的書量是當務之急,同時也是基於老闆對閱讀的熱愛,便於二OO七年的夏天,也就是午後書房的籌備期間,開始環島購書。吳老闆笑說:「全台灣大約有一百五十間舊書店,我大概就逛了一百間。在這期間挖了很多寶,在午後書房開店前大概收購了六千本書。很多店家不知道其實我也是開舊書店的,就裝成顧客的身分和這些店家聊了很多關於經營書店的甘苦談。」

吳老闆在其他舊書店曾發掘到一些很特別的書籍,也有令他印象深刻的事情。他說:「有一次同某強運書友S君同逛舊書店,半小時內,在兩間書店內找到兩本周夢蝶的《孤獨國》,其中一本有周公的毛筆簽名,他老先生還仔細地將書中的錯別字一一挑出更正。還有一次是發現了夏宇的第一本詩集,那是夏宇自印的,發行量極少。兩位都是我很喜歡的詩人,又都是極稀有的詩集,兩間書店的老闆都超級佛心,開價超級合理,內心施放著國慶煙火,但在結帳前仍須極度保持鎮靜,忍得挺難過的!」

談到環島收書的經歷,吳老闆說:「其實就是一間書店逛過一間書店,許多細節都記不得了,總之就是不停的搬書、付錢、流汗、找停車位。現在還記得的是開車到花東和墾丁的時候,玩得很開心,不過很多時候就是漫無目的的開車,因為台九線公路沿著海岸線與太平洋,長到像是走不到它的盡頭一樣。最後意外地在台東看到一處叫「大鳥」的地方,才發現原來台東和屏東的交界有處沙漠,台灣居然有沙漠耶!」不論是從無到有的小花書店,還是獨自環島收書,對於吳老闆來說這些過程都是至今難忘的珍貴回憶和經驗。

求量更求值 不同的閱讀思考

標店內的語:「不可無書,無書瞽如;不可廣集,書多為奴」,鼓勵民眾將不會再看的書籍,給店家收購。很多人買完新書看完後,就從此將它「打入冷宮」,不再碰觸,吳老闆認為與其如此,不如將這些書籍給二手書店收購,不要浪費資源,否則這些書只是一堆廢紙罷了。對於新、舊書,吳老闆也有不同的看法,吳老闆說:「好比一本民國五十年代的書,大部分的九零後根本沒看過,這本書對於年輕人來說,就是本新書。」

在書種的提供上,吳老闆表示,自己本身就特別喜歡看文史類的書籍,且礙於現實考量,一間舊書店很難囊括所有種類的書籍,因此吳老闆希望朝向自己的專業和興趣來經營,店內所販售的書籍都集中於文史、社會科學、哲學、藝術類別。雖然午後書房的書種不是最多元化的,但質量很佳,甚至有「年過半百」的藏書,例如可謂是鎮店之寶的《楊喚詩集》,曾為詩人葉笛所有,現在已絕版,輕薄的厚度,脆化的紙質,斑駁的黃漬,卻價值不斐。吳老闆回憶當初購買這本詩集時的場景說道:「那日跟某舊書店老闆連同一位友人一起逛到台南的一家舊書店,該店老闆真不是省油的燈,開價不斐。和我一起去的舊書店老闆見我把書抓在手上躊躇不決,只說了一句:『你不買我買!』不服輸的我就立刻掏出錢來了。」吳老闆笑說,如果要他標價,這本絕對值三萬元。在老闆心中,一本書的價值不在於暢銷與否,而在於書中所乘載的文字,與其歷經歲月刻畫的痕跡。

曾為詩人葉笛所收藏的楊喚詩集《風景》,是午後書房極珍貴的書籍

猶如柑仔店的自家書房

既然有了連鎖書店,二手書店該如何定位?吳老闆巧妙的比喻,連鎖書店就好比現代化的便利商店,二手書店就如同傳統的柑仔店。吳老闆表示,有經歷過柑仔店時代的人都知道,它和 7-eleven 這種連鎖超商有著很大的差異,走遍全台灣甚至是全世界的7-eleven長得都大同小異,賣的商品也都是統一化,但是每一間柑仔店長得都很不一樣,你可以清楚辨認,因為它有自己的個性。吳老闆說:「以午後書房來說,我賣的書不是最多最齊全的,也不是什麼種類都賣,我只賣文史哲類的書籍,店內空間雖小但可以自由規劃,也可以隨心情播放自己喜歡的音樂,甚至有有熟客在這裡煮過火鍋,邊吃邊和我聊天,這種感覺就跟柑仔店很類似。」

「當你踏進誠品、金石堂,你注意到的就是架上的新書,或是排行榜上的熱銷書,但獨立經營的二手書店,卻可以感受到經營者想賦予整間店的靈魂與意義。」吳老闆說:「午後書房的精神就是自家書房,可以在店內很舒服的窩上一整天,想看書、聊天、吃飯、睡覺都可以,就舒服地當做自己家,這也是為什麼我將書店命名為『書房』而非『書店』的原因」工讀生李恩也說:「在這裡工作很輕鬆自在,就像在自己家裡一樣沒有什麼拘束,在午後工作真的滿幸福的。很多客人和老闆都有很好的交情,常常都會有熟客帶東西來分享,不一定是來買書,有時候只是純粹來想串門子,聊個天,這是獨立書店才有的。」比起新書店單只建立在交易買賣上,舊書店在賣書之餘,更多的是與客人之間的交流,就像是早年富有人情味的柑仔店。

顛覆傳統 期盼「惡搞」書店

吳老闆對於書店一直充滿著很多期待,他希望午後書房能延續小花書店的精神,大膽地「惡搞」書店。吳老闆口中所謂的惡搞並不是胡作非為,惡意搗亂,而是能夠很隨心所欲的打造一間書店,就如同當初在經營小花書店時,書櫃是自己從路邊撿別人不要的材料所做成的,然後再隨意地漆成自己喜歡的顏色,雖然沒經驗,但也就這樣徒手當起木工,不像一般書店,書櫃是訂製而成的。更為了突破狹小的室內空間,直接在店外搭棚賣書,成為東海街角奇特的一景。

吳老闆坦言,如果未來有可能的話,希望午後書房在將來 也可以像當初的小花書店一樣,盡情發揮、「惡搞」,並且能找到更大的店面空間,容納更多書籍,更盡情的「玩書店」,讓書友欣賞午後獨有的創意,並在這裡找到閱讀的樂趣。

延伸閱讀:

午後書房Facebook粉絲專業

午後書房露天拍賣

<影音>侯季然《書店裡的影像詩》─午後書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