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徐立芃、廖齊笙/彰化縣報導】一個翻轉,接著倒立,四位身坐輪椅的小兒麻痹舞者一字排開,以編排華麗的隊形,融合地板動作,呈現街頭舞蹈。來自彰化縣二林鄉的「極限輪椅舞團」歴經十年焠煉,蓄勢待發,準備明年四月與馬來西亞「共享空間舞團」在台灣舉辦舞展,希望藉由不斷精進的舞技,完成極具難度的表演,驚艷全場。


不勞他人幫助 弱勢幫助更弱勢

「極限輪椅舞團」的成員們從小一起長大,受過無數人的幫忙,深知身體殘缺的困難與辛苦。於是,他們轉化受到的愛與關懷,幫助更多更需要幫忙的人。

這幾位男孩長大後於二OO四年成立彰化縣喜樂小兒麻痹關懷協會,之後,為了幫助協會籌備資金,才成立「極限輪椅舞團」。另外,協會附設愛加倍庇護工廠,主要是讓一些身體傷殘、小兒麻痹、腦性麻痹等工作上有困難的人,到工廠來上班和學習,也有給薪,甚至是介紹到其他適合的工作,實質上,是幫助他們自力更生,同時也培養他們謀生的能力。

愛加倍庇護工廠是一間專門從事印刷工程、包裝代工和美工設計工廠,「極限輪椅舞團」成員也是工廠員工,平日在工廠上班,利用閒暇時間才練舞。團長王明德說:「其實當初成立舞團除了對跳舞的熱情之外,就是為了幫助工廠募款,雖然目前資金仍然相當缺乏,相信持續努力,有一天能成功。」他們的目標是,累積足夠的資金,畢竟整座工廠和地都是租的,所以想要買一塊地,建立屬於自己的家園。「工廠就像是一個大家庭,不分能力,只有互相幫助,互相學習,營利也都平分給所有工廠員工,讓大家自食其力。」

團員鄧和成雙手撐起,頭頂立地,完成街舞倒立動作。

挑戰不可能 證明自我價值

團長王明德,從小罹患小兒麻痹,後來辭掉工作,回到彰化助人,並開始他的舞蹈人生。嚮往挑戰極限的他,在完全沒有舞蹈底子的情況下,無意間對街頭舞蹈燃起熱情,決定放手一博。團員鄧和成說,王明德喜歡編排一些做不到的動作,譬如倒立,旋轉等等,全憑大家自我磨練,一試再試,沒想到最後能完成。他也發自內心感嘆,身障者容易被別人看輕,不受尊重,他們就努力做到自己本來做不到的事情,讓別人瞧得起。

當初,他們之所以會選擇練習街舞舞風,也是因為想要與眾不同,獨樹一格。國內身障舞團幾乎都是跳輪椅國標舞,他們就想嘗試沒人跳過的輪椅街舞。憑著隊長王明德曾玩過極限輪椅運動,累積了許多技巧和經驗,邀請到一起在育幼院長大且同為協會服務的輪椅籃球國手鄧和成和洪添福等人,一起組成「極限輪椅舞團」。團員從原本七個人,後來剩下三位,近期加入了首位女團員谷昭燕,四個人就秉持著不服輸的心,繼續朝著夢想前進。

其實過程中,他們遭遇的困難不少,鄧和成練到滿身是傷,還是不放棄。團員們打趣地吐嘈:「阿德常想一堆很難又誇張的動作給他們,每次都摔得很慘,翻車,跌倒,全身瘀青是常有的事,真的是用生命在跳舞。」團員有人甚至因為練到受傷不能再繼續跳,因此退團。但是,對他們來說,苦練再苦練,為的就是能獲得他人的肯定,展現自己的價值。「不要以為只有我們做不到的事,我們也可以做到別人做不到的事,很辛苦,也很有成就感,當最後掌聲響起,一切都值得。」

團長王明德說,有一次舞團到監獄表演後,收到了許多受刑人來信,不僅受刑人受到他們的激勵,舞團也受到他們的鼓舞。「我們在跳舞中找到自我,也讓其他人感動,所有的回饋,也成了我們很大的動力。」

團員鄧和成跳舞中展開雙臂,接納樂在其中的自己,凝視遠方,宣晢不向命運低頭的決心。

邁向國際化 尋找被看見的機會

兩年前曾經到馬來西亞演出,獲得廣大迴響,並與當地專業舞團「共享空間」結識。這次「極限輪椅舞團」力邀「共享空間」合作,融合「共享空間」的現代舞和「極限輪椅舞團」的街頭元素,打造全新的混合舞風,預計將於明年四月於彰化、台北進行公益表演,台北場會以大型舞展方式呈現,除了舞蹈表演,另外加入舞台劇等活動。

團長王明德說,其實他們近年來積極尋找讓更多人看見的機會,國際化就是一個很好的選擇,也是近期的目標之一。先前到馬來西亞及韓國巡演帶給他們信心,也學到很多經驗,預計將來會與更多外國舞團合作或是到國外交流,走出國際。

團員洪添福在愛加倍庇護工廠認真工作,不想只被別人幫助,更想盡己心力幫助他人。

跳舞熱情 伴助人之心長存不滅

如同舞團成員洪添福所說,協會和舞團的存在本來就具有某種意義。他們不希望正常人幫助身障者,反而身障者更應該幫助更需要幫助的身障者。同時,他們鼓勵身障者要走出來,多做不同的嘗試,才能找到自己存在的價值。

「極限輪椅舞團」還會繼續練習,繼續在觀眾面前跳著極限舞蹈。最後,團員們跟我說:「我們不能停止,直到完成幫大家建立家園的夢想,雖然可能一輩子都無法完成,就盡我所能,繼續跳下去吧!」

「極限輪椅舞團」唯有堅持信念,成能成就擁有。

 

延伸閱讀:

彰化縣喜樂小兒麻痹關懷協會官方網站

馬來西亞「共享空間」舞團臉書

「極限輪椅舞團」臉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