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傅韻芳、江育綺/南投縣報導】南投縣生態有機發展協會理事陳新豪,生長在農村,十年前發現家中的芒果樹只開花不結果,領悟到氣候變遷對農業帶來的影響,兒時在田裡聽的到蟬鳴鳥叫,蝴蝶翩翩起舞的景象不復存在,使他以及許多農民感到擔憂。他從二O一二年開始推動「綠保計劃」。綠保計劃就是以南投盛產的茭白筍田做為動植物的共生田,在茭白筍田附近挖一個生態池,讓田裡的生物不會因為茭白筍休耕而水位下降導致沒有去處,另外綠保計劃主張拒絕使用農藥,讓田間的魚類、蛙類可以存活下來。

領悟氣候變遷 推動綠保計劃

陳新豪原先擔任電子工程研究助理 ,收集許多氣候、農業相關資料,二OO四年發現家中的老芒果樹竟然只開花不結果,加上當時聖嬰現象、沙塵暴問題嚴重,領悟到氣候開始變遷,心想,是不是氣候變遷最基本的改變方式需要靠農業解決?於是開始投入農業相關工作。

雖然是農家子弟,但陳新豪不懂農業耕種技巧也不知道如何銷售農產品,於是他到台中向上市場學賣菜、頂下一家餐館賣蔬食餐點、到台南官田友善大地聯盟參與菱角銷售、水雉復育。

在不同地方打拼,學習不同領域的知識,陳新豪二○一三年返鄉,回到南投推展台灣之心綠色保育計劃(簡稱綠保計劃)。

南投縣生態有機發展協會理事陳新豪,二O一二年開始推動「綠保計劃」。

 

綠保計畫就是透過茭白筍田,作為農地和棲地的共生田。在自己的農地上挖掘生態池,讓生活在農田裡的動植物不會因為水筍田休耕把水放光而沒有去處。南投因為氣候、水質關係,盛產茭白筍,陳新豪回鄉工作發現田地的景色和兒時記憶大有不同,以前的田區不只是養家活口的命脈,更是許多昆蟲、生物群聚的地方,現今水田裡沒有魚、沒有鳥、沒有蛙鳴鳥叫,為了找回兒時記憶,他在埔里找有志一同的農友加入綠保計畫。

另外傳統的耕種方式,為了消滅農害「福壽螺」而大量使用農藥,造成其他田間生物死亡,綠保計劃因此主張拒絕使用農藥,讓田裡的魚類、蛙類可以生存,也因而保護了沿著灌溉水進入農田的二級保育魚種台灣白魚。

第二代務農與父母的「農業革命」

福壽螺一次產卵就是幾百顆,農人每天都需要下田碾碎福壽螺的卵。

 

兩年的努力,現今已有二十多位農友加入,然而與他年紀相仿的第二代務農子弟加入綠保計劃後,便意味著耕作方式不能使用農藥,每天也都必須花更多時間下田,需要親手將福壽螺的卵碾碎、拾起田裡的福壽螺。有機耕種的產量、賣相不比噴灑農藥好,經濟收入的壓力,便成為第二代務農與老農的爭執點。陳新豪知道綠保計劃需要更多的人加入,才能看見更大的成效,他不斷向年紀相仿的農友提及小時候田間充滿昆蟲、蝴蝶和動物的記憶,試著喚醒農友對生態境保育的意識,也到處舉辦講座把這樣的訊息傳遞給更多人。

經陳新豪的鼓勵下,成為綠保計劃成員的第二代務農子弟林宥岑,現在除了發展有機農業,還將農業結合觀光,提供旅客下田體驗、用現採的水筍田烹調料理。她說:「大家現在看到的是比較成功的一面,一開始和爸爸的爭吵可多了。」、「老人家會有自己的堅持,認為我的經驗比你豐富,為什麼就是不聽我的?」

「其實傳統觀念是需要慢慢被溝通的。」二O一二年加入綠保計劃的第二代務農子弟黃永昌,因為選擇有機耕種也和老一輩有過許多爭執。黃永昌表示,一開始和爸爸鬧過多次家庭革命,有一年收成很差,「爸爸看不下去想偷偷在我的田裡灑農藥,我們兩個因此在田裡大吵,冷戰好幾天。」

黃永昌為了讓老農可以接受有機耕作,也知道無法馬上改變老農的觀念,一開始還會主動幫隔壁田裡的阿伯清除雜草,經過四五年的努力,田間的生物回來了,茭白筍的葉子上還時常發現紅冠水雞、白腹秧雞築的鳥巢。他說:「這些場景父母看見了,他們也開始鼓勵其他農友少用農藥,這就是轉變!」

看見物種回到田間 農友興奮不已

看見物種多樣性回到田間,就是給予參加水筍田綠保計劃農友的鼓勵,也成為這群農友工作上最大的樂趣。
黃永昌時常把田裡新發現的生物拿給陳新豪看,兩個人互相研究生物的品種、保育等級,每次發現以前沒有看過的生物,總會讓兩個人雀躍不已。黃永昌表示,以前在田裡發現紅冠水雞的鳥巢,因為不懂常常就把鳥蛋丟掉,直到現在「紅冠水雞常常都會跟在我身後工作,以前距離我可能二十公尺,現在離我五、六公尺」,黃永昌又說:「更好玩的是,以前紅冠水雞都會吃田裡賣相最好的筍子,每次看了好心痛,現在他們好像知道這是他們的家,所以都跑去別的田裡偷吃了!」對生物友善,生物似乎也感受的到。

農人在水筍田田間發現紅冠水雞的鳥巢。

 

這種發現「新物種」的喜悅,參與綠保計劃的農友許嘉云也深刻體會,四十多歲才開始返鄉從事農業,選擇有機農業時常受親朋好友的冷嘲熱諷,許嘉云說:「他們會笑你花了一堆時間卻賺不了多少錢。」

許嘉云田裡的樹蛙。

 

然而現在許嘉云看見了比金錢收入更誘人的成效,「我田裡的樹蛙大概有三種,其他蛙種十來種,有時候吵到晚上都睡不著!」除此之外,別的地方螢火蟲季節大概只為期一兩個月,許嘉云耕種的田間附近,從清明到九月都可以看見螢火蟲的蹤跡。

陳新豪在許嘉云的生態池,觀看有沒有新的物種。

 

為了未來 努力打造諾亞方舟

陳新豪也時常到許嘉云的生態池,觀看有沒有新的物種,每當遇到沒看過的魚類、蛙類,就趕快按下快門,回家翻動物年鑑、上網找資料。

參與綠保計劃的農友,都知道有機農業收入不高,但是他們為了未來、為了這片土地可以綿延下去不受破壞而努力。陳新豪至今仍努力說服更多農友加入綠保計劃,他希望有朝一日,田間的物種多樣性可以越來越豐富,人類可以學會和不同生物和平共處。

奔波勞碌,最大的願景就是留給子孫一個完善的家,陳新豪說:「就算累,也要撐,現在成效還沒有完全出來,但都投入好幾年,不想前功盡棄,如果現在不努力,再不做就來不及了!」

而有個願景始終在農友心中,他們要一同努力透過有機耕種恢復生物多樣性,一起打造處處充滿動植物的「埔里諾亞方舟」。

延伸閱讀:

埔里水筍田的綠保計畫

埔里青年陳新豪的生態有機農業夢

愛新知 愛分享 就是堅持要有機

種植無毒茭白筍 拼復育台灣白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