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劉怡馨、馬向恩/苗栗縣報導】來自聯合大學的九位學生組成「塔巴塔巴」團隊,在偏遠的苗栗縣三義鄉鯉魚社區進行社區改造,利用自身專業幫助社區,除了閒置空間改造成鯉魚故事館,更設計無毒米的包裝,期望透過這樣的努力幫助社區,而日以繼夜的辛苦不僅換來自身的成長,更帶給了社區文化產業的希望。


塔巴塔巴團隊 走出舒適圈

聯合大學工業設計系的九位學生組成「塔巴塔巴」團隊,參加由農委會水土保持局舉辦的第四屆「農村迴游」計畫,隊長劉念瑜說,會參加這個計畫有部分原因,是想用自己的專業來幫助社區,透過水保局核定的社區再造名單,實地走訪了一些社區,發現鯉魚社區是離自己學校距離較近的鯉魚社區。來到鯉魚社區後,發現當地巴宰族文化逐步消失,因此也更堅定守護當地文化的初衷。

當地的社區發展協會理事長彭新梅笑著說「當初以為他們是來玩的,哪知道是玩真的!」理事長也說很感激他們為社區的付出,他還談到,當初在改造鯉魚故事館的時候,半夜敲敲打打聲不斷,惹來鄰居抱怨,但也有居民對他們的努力看在眼裡,在半夜端來熱食、邀請他們來家裡作客。

他們的團名「塔巴塔巴」,更是以當地巴宰族母語命名,意思為鯉魚社區的舊地名,希望透過這樣的方式,時時提醒團隊成立的初衷,幫助保存與發揚在地文化。

鯉魚故事館 守護巴宰族文化

平埔族群的巴宰族以強悍著稱,因為漢人拓墾還有來自荷蘭、清朝、日本的政權逼迫,走向衰微的命運。到了今天,巴宰族分布就只剩下在台中縣神岡鄉大社村(岸裡大社)、南投縣埔里鎮愛蘭里(烏牛欄)、鐵山里(阿里史、大馬璘),再來就是苗栗縣三義鄉鯉魚村(鯉魚潭)了。

「塔巴塔巴」團隊來到鯉魚社區後,看見當地的巴宰族文化正慢慢消失,許多人都漸漸遺忘巴宰族語,甚至在二O一O年五月時,巴宰語曾經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的《世界瀕危語言地圖》列為世界上最瀕危的十八種語言之一。另外,加上傳統的文化技藝也逐漸流失,因此他們興起蓋一間鯉魚故事館的念頭,期望透過這樣的方式,收藏當地居民共同的巴宰族文化記憶。

然而,這也是最困難的工作,他們利用社區閒置破舊的辦公室作為故事館,首先,他們將辦公室內淨空,並且將一面牆打掉,所有牆壁重新粉刷,再把所有窗戶玻璃漆刮掉,動手做木桌,進行一系列的空間改造,所有工作全都自己動手做,工具也是四處向村民借。團員吳珮文說,「每天都在做一樣的工作,真的很崩潰,一度想放棄」。

最後,鯉魚故事館在一個多月的努力後終於告成,也成為收藏巴宰族文化的所在地,故事館裡頭展出傳統漁獵器具、古老舊地契、文獻資料等,保留當時巴宰族日常生活遺跡,透過故事館也讓村民更加認識及珍藏自己的文化。另外,當地的巴宰族語的居民也開始在國小開始教授小學生巴宰族歌謠,希望把這股保存文化的力量持續下去。

來自聯合大學的塔巴塔巴團隊,左起吳姿蓁、何佩凌、吳珮文、劉念瑜。
由社區閒置的辦公室改造成為的鯉魚故事館。

無毒米包裝 手繪鯉魚村

除了鯉魚故事館的改造,「塔巴塔巴」團隊也針對當地的特產無毒稻米設計新包裝,以當地哆囉咕谷溪命名為「哆囉咕米」,巴宰族母語意為漁產豐富,作為品牌銷售,甚至建立網路行銷網,讓居民有管道可以推銷當地的無毒米,期望以這樣的方式帶動當地產業。

「塔巴塔巴」團隊同時還做了當地的文創設計,像是畫了一面彩繪牆,融合在地特色農夫、舊山線、土地公廟、老樟樹,讓鯉魚社區多了一個美麗的景點,還有設計象徵當地的鯉魚旗、當地地圖、景點介紹文宣等。透過這樣一點一滴的小改革,帶給了社區前所未有的活力。

由塔巴塔巴團隊所設計象徵鯉魚社區的旗幟,鱗片是以在地最大宗的農作物--稻米作為發想。

「塔巴塔巴」團隊在鯉魚社區駐村長達三個月,從一開始的毫無頭緒,每天除了開會就是到處和村民串門子,到現在贏得了「農村迴游」計畫的銀獎,他們辛苦的付出獲得了大家的肯定,而團員何佩凌也說,「這個獎盃是屬於整個社區的,沒有社區的

塔巴塔巴團隊在農委會水土保持局「第四屆大專生洄游農村競賽」從四十五隊參賽隊伍中脫穎而出拿下銀獎得好成績。

幫助就沒有這樣的成果,所以我們決定把它留在社區。」

延伸閱讀:

三義鄉鯉魚社區發展協會

打造鯉魚故事館 塔巴塔巴「銀」了

苗栗縣三義鄉鯉魚社區 哆囉唂穀米-DoRoKo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