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徐于涵、柯佳佑/台中市報導】走進占地四層樓、兩百多坪,藏書量高達百萬冊的百利舊書坊,宛如身臨販賣書籍的大賣場。這裡是台中店面空間最大、藏書量最多的二手書店,光是一本《紅樓夢》就足足占滿三層書架。店內滿坑滿谷的二手書籍絕對能讓書蟲們流連忘返,盡情享受閱讀和尋寶的樂趣。

百利舊書坊藏書百萬冊,這裡可以看到各種類型、不同版本的書籍,宛如二手書的大賣場。

藏書豐富 更勝連鎖書店

走進百利舊書坊,迎面而來的是緊密排列、從地面延伸至天花板的書架,二手書籍佈滿書櫃及走道。在這兩百多坪的空間裡,各個角落都充滿著書報雜誌,地上堆著一簍簍的箱子和布袋是裝著還來不及整理的舊書,第一次光顧的客人很難不被店內的豐富藏書量所震懾,也很可能一個不小心就在這「圖書迷宮」中迷路。

自二OO五年成立,歷時九年多的百利舊書坊,至今已累積了高達百萬餘冊的書籍,豐厚藏書量更勝過連鎖書店。但是百利的成立,並非一開始就有如此大的規模,而對於開書店的原因,老闆張宏明笑說:「就是為了養家嘛!」。老闆娘補充解釋,除了養家外,真正決定要開書店其實是依老闆的興趣。老闆娘說:「老闆實在太愛看書了,只要有書放在他前面,不管再忙,還是會不自覺地坐下來看,手邊的事情都不管了。而且他只要一有時間,就是去逛書店買書。」老闆長期以來累積了大量的書量,因此早在開店前就累積了不少書冊,於是便決定在二OO四年開個屬於自己的小書店。經年累月下來,小店面早已無法容納如此多的書,因而在隔年,搬遷至對面的工廠空地,這才有了現在如書庫般的百利舊書坊。

雖然百利書坊的空間與藏書量比起連鎖書店有過之而無不及,但張老闆認為兩者之間在本質上還是有很大的差異。張老闆說,連鎖書店大都是展售新書,書籍在架上的週期短,汰換率高,還有些書籍是因應某個時事議題而出版的,一旦話題熱潮過去,只能等著被淘汰。比如說去年台灣的太陽花學運,有關於兩岸議題、社會分析的書籍就熱賣,因此許多出版商都會趁勢一窩蜂的出版此類書籍,但是因為一下子出版太多,也不可能每一本書都賣得好,所以當學運熱潮退去,這些書就變成所謂的滯銷書了,一定會被連鎖書店淘汰。但反觀二手書店,並不會因為這些書「不新鮮」就不要,因為每一本書即使不熱銷都還是有價值在,只是沒有在對的時機被賣出,百利就是「接納」它們,而且還以很低廉的價格賣出,打個對折是最基本的,到達一定數量還會「買舊送新」,阿莎力的送上好幾本新書。

各種版本一應俱全 提供找書便利性

百利舊書坊裡的書種繁雜,舉凡文學、財經、醫學、藝術、教科用書、童書、宗教、外文書、工具書、小說、漫畫等,全都羅列在架上。張老闆說,在收購書籍時除了挑賣相外,各類的書籍都不挑,只要有書就收,有些店家只收特定的書種,就只能鎖定特定的客群,但在百利,愛看任何書籍的男女老少,都是他們的客人。

面對眾多種類的書籍,該怎麼幫顧客找書?老闆娘說:「書架上都有明確的分類標示,可是因為店面空間很大,有些新客人可能會找不到,我們就會幫忙指引。但至於要挑選哪一種版本,就讓顧客依照自己的需求選擇」。百利書店如同一個小型圖書館,一本書有多個版本供客人挑選,光是《紅樓夢》和《三國演義》就各自足足占滿了三層書架。老闆說:「書的年代不同、編者不同、出版社不同,自然就會吸引不同的讀者,因為每一本書都會有屬於它的主人」。

百利舊書坊中的《紅樓夢》有十種以上不同的版本。

超時工作 全靠熱忱支撐

有些人可能會認為二手書籍的利潤高,但張老闆說,就單單一本二手書來看,的確很賺,不過並非每一本書都能夠銷售出去,十本能賣出三本就很不錯了,剩下那些賣不出去的都得算在成本裡,再加上店面龐大的租金壓力,經營實在不易。

而面對網路書店及網路銷售平台的興起,大眾的閱讀習慣隨之改變,實體店面必然受到衝擊,獨立經營的二手書店更具挑戰性。張老闆表示,這是無法改變的事實,雖然有使用網路拍賣,但也只是加減補貼。在將來不會想要完全轉型成網路書店,是認為實體書店仍有存在的必要,畢竟捧在手上的實體書是最有踏實感的,讀者能親自翻閱書中內容、確認書的品質,不會買到讓自己後悔的書。

四層樓,兩百多坪的空間,百萬冊的圖書,每天必須花費相當多的時間和心力來整理。即便已經擁有大量的藏書,老闆和老闆娘仍然堅持,每天在開店前兩個小時親自帶著幾名員工出外收書,晚上十點打烊後還要繼續留在店裡整理書籍、記帳直到深夜,老闆娘說,要經營這麼大的店面,處理這麼多的書籍,其實每天都很忙,一天工作十二個小時是最基本的。即便每日超時工作,老闆和老闆娘都抱以樂觀的態度說:「習慣就好,因為已經習慣了,也不會覺得很累。」愛書成迷的張老闆更是將閱讀的熱情投注於店內,歡迎客人來書店裡面挖寶,感受百利獨有的人情味。

延伸閱讀

百利書坊Facebook粉絲專業

台中二手書店巡禮

百利書坊露天拍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