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徐立芃、廖齊笙/台北市報導】坐在地上,奮力揮臂,手掌撐地,球瞬間精準地進入捕手手套,充滿肅殺傲氣的眼神,直視前方,投手吳景傑的神情訴說著:「看不起我沒關係,做給你看。」中華身障棒球代表隊正緊鑼密鼓訓練備戰,將到日本參加於十一月一日開打的世界身體障害者野球大會,全力搶勝。

吳景傑坐在地上,貫注對棒球的熱情,奮力一投。

不畏他人眼光 用熱情克服身體限制

罹患小兒麻痹的隊員吳景傑就是最令人震撼的例子。他說,小時候受爸爸影響,一起看棒球轉播,對棒球燃起了熱情,還拿報紙捲成球棒,摺成紙球來打。後來加入的棒球隊練習,其他球員看不起他,認為他只能坐在地上,不可能投球。

坐在地上真的沒辦法投球嗎?他無奈地說,只能坐在地上,真的帶給他很大的麻煩,沒有人能夠教他,因為教練也無法體會他的障礙。只能藉著上網看一些國外身障投手的影片,自己揣摩動作,試著坐在地上施力,再加上額外的重量訓練,終獲一些成果。「剛開始全力投,連捕手蹲的位置都投不到,練到現在十幾年了,控球還算可以,而且球速能投到一百多公里。」

現在吳景傑己經是一名棒球教練,平常帶一般的球隊練習,自己利用閒暇之餘加入身障棒球隊,後來被中華身障棒球代表隊網羅,邀請他一同為國爭光。他想對其他身障者說:「我幾乎是沒有腳了,還可以打球,還有人需要擔心不能克服問題嗎?」

林青楊注視著即將落地的高飛球,準備將它接進手套。

球員林青楊則是因為工作受傷,右手被切掉了一半,不僅帶給他生活上的麻煩,也造成了心理上的創傷。但在接觸棒球後,徹底改變了他的人生,和同樣肢障的隊友們打球,讓他不用顧慮一切,可以盡情揮撒汗水。他說:「棒球讓我找到自信,以前不敢做自己,外出都穿長袖,完全不想讓別人看到他的傷口,在打棒球的時候完全不用擔心,現在都習慣穿短袖和無袖,反正我就是這樣子,沒什麼好遮的。」他還說:「棒球真的是讓我找到人生的另一個通道,我認為努力就會看到希望,只有去做,就對了。」

另外,這樣的傷,單靠獨臂打球困難重重,像對一般球員來講很基本的傳接球,林青揚只能用手套接到球之後,把手套拿下來,才能再傳出去給隊友。除了傳接球,打擊方面,除了用單臂揮棒以外,打擊前的準備動作才是最困難的地方。他必需用受傷的那隻手,剩下一半的手臂支撐球棒,輔助打擊姿勢,才整個動作比較穩定。

隊友全文彥的身體右半部先天性萎縮,右手也因而缺了一指,小時候經常被同學們嘰笑「怪手」,令他很受傷,甚至一度怨恨父母生出這樣的一個不健全的他,加入甲組棒球隊之後,在棒球場上找到屬於他的舞台,也找到了一個健全的自信。他眼眶泛紅的說:「我現在很感謝父母把我生成這樣,因為別人可以做,我不行,反而讓自己更堅強,更有動力去克服困難,我想跟他們說,我做到了。」

將赴日比賽 搏命熱血備戰

中華身障棒球代表隊是由肢體障礙及多重障礙的球員組成,有的人天生萎縮,甚至是工作傷殘,有的人是小兒麻痹,不良於行,有的人是神經受損,使不上力,一個簡單的傳球動作,一個單純的揮棒、跑壘,對他們來說,己經難上加難,何況守備、投球和打擊等動作,這二十幾個大男孩不分年齡,不分體格,不分技術,一同為了他們的冠軍夢前進。

比賽前的一個月,中華身障棒球代表隊開始集訓,一大清早,球員們充滿元氣的吶喊聲已經響徹雲霄。首先,經過一翻熱身後,進行傳接球練習,接著分成兩組,一組先到打擊室練揮棒,另一組到投手區練投捕,最後全員一起到操場練外野傳接球。訓練過程就如同職業棒球隊一般,一項訓練都不缺少,也有教練在旁耐心指導,矯正球員姿勢,每天都練到沒體力為止。雖然球員們滿身是汗,但始終帶著笑容,他們說:「辛苦是辛苦啦,但是喜歡就不覺得辛苦了,而且我們的目標是冠軍耶!」

目標只有一個 改變自己

「別人想怎麼看我沒關係,但我可以改變別人對我的看法,那就是先改變自己。」球員吳景傑說,他們可能多少會在意別人的眼光,但是只要盡力做自己,打球也是改變自己的方式之一,而且會樂在其中。

另外,球員們都很希望有其他熱愛棒球的身障者能一同加入球隊的行列,甚至像國外一樣,有足夠的人力和環境組成身障棒球聯盟,像日本有肢障棒球聯盟,台灣各方面都相當缺乏,目前只有一支肢障棒球隊,整個發展規模遠輸日本。

「雖然整個環境完全無法與其他國家較量,但我相信我們對棒球的熱情是不會輸的。」球員們堅定的神情代表著,他們己經做好代表國家爭取榮譽的準備。「其實不管最後能拿第幾名,我們能聚在一起打球,享受比賽的樂趣,就很滿足了,這就是我們的夢想。大家加油!」

延伸閱讀:

戰神隊 台灣棒球維基館

《出口way out》電影預告

中華民國身障棒壘球協會臉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