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徐于涵、柯佳佑/台北市報導】隱身於台北圓環附近小巷弄裡的偵探書屋,門口掛著福爾摩斯抽煙斗剪影的小招牌,對於偵探迷來說,是再熟悉不過的身影。這是台灣第一間以犯罪、推理、間諜小說為主的獨立書店,無論是哪一流派的偵探迷,都可以在店內,找到屬於自己心目中最佳偵探的蹤跡。

偵探書屋除了販售書籍圍繞偵探主題,店內擺設也都帶著偵探風。

記者改行 當起書店老闆

偵探書屋的老闆譚端,曾在英國攻讀新聞碩士,畢業後在北京、上海擔任雜誌記者十多年,在台灣參與《最後島嶼》紀錄片的製作,關注 老兵議題,近來則在拍攝抗戰時期空軍老兵的紀錄片。曾經遊走於兩岸三地,供稿給許多華文媒體的譚端,在今年決定實踐多年來的夢想,於台北圓環附近的巷弄內,開設個人經營的書店,書種是以自己最喜歡的偵探小說為主,打造一間名符其實的「偵探書屋」。

老闆表示,相較於美國、英國、日本這些盛產偵探小說的國家,推理小說在台灣沒有被重視,許多人甚至認為這些所謂的通俗文學,無法媲美傳統的古典文學,但其實台灣喜歡偵探小說的人口不少,可是卻沒有專門經營這類型小說的書店。因此,他便決心經營以偵探小說為主的獨立書店,他說:「台灣的獨立書店已有不少家,但多是和土地、社運有關,或是以文史哲類書籍為大宗的書店。或許在多元開放的社會,獨立書店的同質性不應該那麼高。」

從推理故事洞察社會百態

從小就喜歡閱讀推理小說的老闆表示,自己很喜歡沉浸在故事中的情節,時常一看便不可收拾,像是著了迷一樣,瘋狂的陷入小說世界中,對於作者筆下所刻畫出形形色色的人物,更是讓他覺得真有其人。他認為,許多喜歡這類型小說的書迷,很可能也和他一樣常常看到無法自拔,而且會一本接著一本看,因為每翻開一本偵探小說,就像是涉入一個全新的案子,讀者一定會很想知道案情究竟會如何發展,兇手到底是誰。

而身為一個偵探迷,當然有心目中最欣賞的小說家,一位是美國小說家,愛倫.坡(Edgar Allan Poe),另一位則是英國小說家柯南.道爾(Arthur Ignatius Conan Doyle)。愛倫.坡是美國著名的作家、詩人與文學評論家,以懸疑及驚悚小說最負盛名,其著作有《烏鴉》《莫爾格街凶殺案》等。老闆說,讀愛倫.坡的作品,都會讓讀者在不知不覺中,循序漸進地進入一種烏雲籠罩的環境。剛開始不會有什麼太大的感覺,但是當故事看完,會發現自己早已被詭譎、恐怖的氣氛纏繞全身,甚至會有種動彈不得的感覺,這就是他的厲害之處。

柯南.道爾則是偵探小說歷史上最重要的英國作家之一。福爾摩斯,這個最具代表性的偵探,即是他筆下成功塑造的經典人物。除此之外他還曾寫過多部其他類型的小說,如科幻、歷史小說、愛情小說、戲劇、詩歌等。老闆表示,可能很多人不知道柯南.道爾是誰,可是只要說「《福爾摩斯》的作者」,大家都會恍然大悟。他說:「《福爾摩斯》可說是史上最具代表性的偵探小說,幾乎每個人小時候都讀過它。柯南.道爾將福爾摩斯刻劃的活靈活現,活在很多讀者的心中,柯南.道爾的功力不在話下,就是很厲害。」

太平洋戰爭結束後,中文書籍都是由上海進口,後來因國共內戰、兩岸分治,使台灣無法出版由大陸人翻譯的小說,而在店內展出的「偵探小說老譯本」是 在這個背景下,出版社匿名出版的《福爾摩斯》和《亞森羅蘋》的台版上海譯本。

老闆認為,偵探小說在某種程度上來說,其實就是反映現實的社會面貌,這個社會絕對不只有一種面向,而是多角度的。透過偵探小說,可以看到美好表面底下的醜惡真實,而這正是人的另一個型態,偵探小說揭發了許多人性的陰暗面。舉例來說,我們常見的刑警,在世俗的印象中是伸張正義的正派角色,但他們可能只是披著羊皮的豺狼,私底下做過許多骯髒勾當也說不定。故事中這些顛覆刻板印象的布局,往往就是推理小說最令人著迷之處。

老闆表示,事實上,許多推理小說作家都是以當代社會為藍本,藉由科學、邏輯性的驗證,利用生動的故事情節反映社會問題。而推理小說中的殺人犯,這些生活中的脫軌者,很可能不僅僅是因為個人心態的扭曲而犯案,而是某個社會問題底下的畸形產物。老闆說:「其實推理小說中的很多概念都可以應用在日常生活中,就像當你接觸一個人的時候,不能只憑外表或是表面功夫來斷定一個人的好壞,而是要長期且深入的觀察和來往互動,才能知道一個人的本性。」

匯集各家推理流派

分類詳細的書籍種類是書店的一大亮點,店內的偵探小說分類主要可以區分為:本格派、冷硬派(又稱硬漢派)、寫實派,以及日本特有的社會派、新本格派,另外也有非偵探類型小說,如諜戰類故事、驚悚類、魔幻志怪類等。老闆表示,這些派別對許多人來說很陌生,這是喜歡偵探小說的人才可能會知道的分類。

老闆解釋,本格派又稱作正宗派、古典派或傳統派,是推理小說的主流,通常會盡可能讓讀者和書中偵探擁有同樣線索,提供讀者解謎樂趣,如《殺人十角館》。冷硬派又稱硬漢派,動作場面較多,解謎比例較少,主要為寫實的描述偵探如何憑著一雙硬拳和打不死的精神,執著地追尋真相,如《天使戰爭》。寫實派的故事中則沒有所謂的神探,主要描寫現實生活中即存在的探員,追查線索的過程,如《桶子》。而日本的社會派強調的是,推理小說不應只是推理,更應反映並描寫現實社會,如《砂之器》。新本格派則是在社會寫實上加入驚悚、幻想的元素,如《嫌疑犯X的獻身》

老闆簡單的描述英國、美國、日本的偵探小說。英國的偵探小說就好比發生了場大災難後留下一堆謎團,事後很久才終於出現一個神探,把謎團解開。美國的則好比電影《終極警探》,作者會安排很多動作場面,在一連串化險為夷後成功達成目標。日本相對多元化,故事情節千變萬化,案情曲折,同時也反映社會現實。

推廣偵探小說閱讀市場

老闆對於偵探書屋的整體空間佈置別具巧思,從帶著獵帽、叼著菸斗的福爾摩斯招牌,到店內的擺設,無不充滿濃濃的「偵探味」,許多與偵探小說有關的道具,像是放大鏡、地球儀、皮箱等都陳設在店內,桌上也擺有從錢德勒小說改編成電影《馬爾他之鷹》的海報,另外還有販售偵探圖畫的明信片和小人偶。工讀生方臻表示,在台北市很少看到如此主題鮮明的書店,當顧客推開大門,馬上就能感受到這間書店鮮明的特色,就是以「偵探」為主。

店內有許多擺設都圍繞著偵探主題。

書店雖然才開業不到一年,但老闆一直很積極的在店內舉辦許多活動,像是「台灣推理史秘辛講座」,解析台灣冷戰時期出版的推理小說譯作,找出到底這些譯者是誰,以及「午夜北平-一樁命案徹

底改變了這座城」,邀請歷史學者和記者,帶領大家閱讀這起謀殺案,並互相交流分享。另外,也舉辦萬聖節派對,大家喬裝成偵探小說的相關人物,到店內狂歡。老闆表示,書店如果只是賣書就顯得太過無趣了,應該要多舉辦活動,才能讓讀者有更多層面的接觸和見識。

老闆說,成立偵探書屋算是圓自己一夢,很多喜歡這類型書籍的顧客都會找上門來,偶爾還會幸運地碰到一些作家或名人,像是作家張國立就曾經到訪過,開書店總是會有些意外的驚喜。老闆表示,通俗文學絕對有其價值,台灣喜歡偵探小說的人其實很多,他希望能推廣偵探小說的閱讀市場,並支持此類文學的作者,自許能成為台灣偵探小說獨立書店的第一品牌。

延伸閱讀

偵探書屋臉書粉絲專業


中時電子報-台首家偵探書屋 入住台北圓環


MSN新聞-福爾摩斯收不到的信 託偵探書屋準能破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