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徐于涵、柯佳佑/桃園縣報導】作家銀色快手遊歷十一個國家,到世界各國參觀大大小小的書店,接觸形形色色的人事物,對於日本情有獨鍾的他,前後去了日本七次,到訪觀光地以外的區域,融入日本人日常生活的風景,汲取成立獨立書店的靈感,培養開立書店的能量。

荒野夢二是老闆銀色快手在造訪日本多家獨立書店,汲取各家書店的特色與經驗後所開的書店。

實踐開書店的夢想

成立一間書店是網路作家銀色快手打從高中以來的夢想,而實踐夢想的第一步即是「布拉格書店」,於二O一O年在台北市泰順街成立的獨立書店。銀色快手表示,起初是因為藏書量豐富,家裡的空間容納不下,便決定開間自己的書店,把這些書分享給更多朋友們。他表示,作為一名網路作家以及出版社編輯者,開書店是他一直以來的夢想, 他認為書店是一個可以讓愛書的人可以彼此交流、接觸的平台。

然而因為店面位處住宅區的地下室,較少人會注意到,生意不如預期。在二O一一年六月底時,店面租約剛好到期,銀色快手也正忙碌於成立布拉格文化出版社,因此決定結束營業。布拉格書店關閉半年之後,完成了出版社的工作,於是決定在二O一二年的時候,偕同妻子 出國旅遊。

遊歷各國 感受當地閱讀氣息

布拉格書店結束營業後,銀色快手坦言其實有想過嘗試做其他工作,但他說:「出版社的工作結束後,想要出國旅遊,讓自己放鬆一下,去看看這個世界不同的樣子。而在旅遊過程中,發現自己最喜歡去的、最吸引我的地方依舊是書店。」

出國旅遊的半年間,銀色快手和太太沒力史翠普一共去了十一個國家,而身為作家的兩人,各國的書店是他們最常駐足的地方。其中令銀色快手印象深刻的是韓國的「Thank you書店」和法國的「莎士比亞書店」。

銀色快手說,韓國的Thank you書店,整體空間給人感覺很舒服,店面設置了吧檯、藝術書專區還有藝廊。特別是書店裡面有許多獨立出版的書籍,可以得到很多有關於獨立出版的資訊,這點令他印象深刻。另外,在法國巴黎成立超過一世紀之久的莎士比亞書店,雖然位在法國,但裡面賣的不是法文書,而是英文書。他表示,可能是因為莎士比亞書店擁有非常悠久的歷史,走進這間書店就彷彿進入到另一個時空,很懷舊、很古老,可以感受到上個世紀的巴黎,當時濃厚的人文氣息。

銀色快手說,每個國家、每個城市裡的每一間書店,都有自己很獨特的一面,最開心的是能夠在各國發現許多特別的書籍。像是《紅星過境俄羅斯》(red star over Russia)是在俄羅斯找到的攝影集,裡面的每一張照片,將蘇維埃政權時期的生活景象、歷史瞬間,呈現在讀者眼前。《珍.素德克》(Jan Saudek)攝影集,則是捷克知名攝影師珍.素德克(Jan Saudek),在個人工作室裡面拍出的作品集,其作品特別強調人的肉體紋理及面部表情,具有強烈的女性象徵。銀色快手認為,在國外的書店可以發現很多台灣沒有的出版品,時常有意想不到的收穫,這就是出國逛書店的迷人之處。

走訪日本書店 萌發開店靈感

日文系畢業的銀色快手,對於日本情有獨鍾,近幾年就去了日本七次,造訪城市大都集中在東京、京都和大阪地區。除了本身對於日本的熱愛,主要是因為當地每年都會舉辦舊書展,許多日本人都會一同參與。銀色快手認為,閱讀這件事在日本已經是一個累積很久的文化,大部分的日本人還是有個共同的閱讀意識。就他所看到的日本書店,並沒有一致的共通性,每間店都不一樣,日本獨立書店的老闆都非常有自己的個性和堅持,從店內的陳設、風格,到販售的書籍,都是依照老闆自己對於書店的理念和想法來決定。

另外,有一次銀色快手去東京時,很想去他喜歡的日本畫家,竹久夢二的美術館,但由於天候不佳最終沒有成形。舉例來說,在京都的「崖書房」,是讓銀色快手最印象深刻的書店,他表示,店面空間雖然不大,但是給人很摩登、時尚的感覺。書店門口擺了一輛彩繪的小車子,玻璃上貼滿了展覽文宣,店內左側的雜貨區和展覽區也經常有新變化,有時候可能是攝影書展,也或許是雜貨類展示,艱深難讀的高階書籍則有出租書櫃。老闆利用很大的空間排放自己挑選出的新書和舊書,比如非主流的漫畫,在一般書店裡是很難找到它們的蹤跡。銀色快手說:「我很驚訝,居然有這麼特殊的漫畫存在。另外老闆也排放很多自己收藏的手繪本還有過期的雜誌,雖然雜誌已經過期,但是老闆會挑選特別的主題陳放於櫃上,並沒有因為過期就丟掉。」

後來跑去東京的一間書店,和該店老闆聊天的過程中,突然有很多的感觸,意識到雖然小書店不是主流,可能被時代所淘汰,但仍想堅持自己想做的,因而萌生想要再開一間書店的念頭,就叫做「荒野夢二」。「夢二」即取自竹久夢二,而「荒野」則是取自 妻子喜歡的電影《霍爾的移動城堡》中的角色「荒野女巫」,還有她所喜歡的日本作家井上荒野。

銀色快手去日本的期間逛了很多家小書店,雖然規模不大,形式簡單,但是選書都很有自己獨到的品味,讓他理解到,開一間書店也許有更多的可能性,不需要太多繁複的裝潢,簡單即可,選擇的書籍、經營的方式也可以像日本書店的老闆一樣忠於自我。

充滿驚喜的「荒野夢二」

銀色快手在日本逛書店的期間,看到許多舊書店,都會有彼此間流通訊息的小刊物,形式類似小份報紙,內容記載書業近期的狀況,或是新書的簡介。回台後,於二O一三年成立荒野夢二書店,也想在店內販售類似這樣的小刊物。銀色快手說:「希望發行一本以荒野夢二為出發,並結合一些當地資訊的小刊物,作為我們和客人之間的一種交流方式。」《荒野夢二通信》於是誕生,由老闆娘沒力史翠普負責編輯和設計,目前已經發行了四期,裡面收錄客人所提供的文章,老闆和老闆娘也會寫一些自己對於閱讀的想法、關於書店生活以及介紹桃園商店的文章。

《荒野夢二通信》是老闆夫妻效仿在日本書店間流通的小份報紙而出版的小型刊物。

來到荒野夢二的顧客,很有可能在店內尋獲意外的「小驚喜」。有些在架上的書籍是老闆的個人收藏,不對外銷售,像是銀色快手最愛的日本懸疑小說《妖精的國》、《拷問刑罰史》等。銀色快手說:「有時候會看到客人興奮的在書架上找到某幾本他很想要的書,但是一翻到書背卻看到『非賣品』或『店主的書』的標籤,難免會在好不容易找到這本書的當下感到十分扼腕。擺放這些書的原因是想分享給更多人看,但是因為這些書現在在市面上已經很難找到,或是幾近絕版了,所以實在是難以割愛。」

店內販售的書籍大多以生活實用類及日本文學類的書籍為主,但也藏有一些比較小眾的書籍。銀色快手說,有一位七十多歲的老先生,是林清玄的書迷,他花了將近四個月的時間找林清玄的書,後來在散步的時候偶然逛到店內,發現了好幾本林清玄的書,就陸續來了三、四次,把他想要蒐集的書帶走。隔了好一陣子,老先生才再度光顧,發現店裡已經沒有他想要的林清玄的書,但他仍很仔細的繼續逛,後來居然買了好幾本有關於老子的書回家。

銀色快手說,原本還擔心林清玄的書到底要賣給誰,因為閱讀是流行性的,現在會讀林清玄的書的人已經很少了,不過這位老先生的出現,讓他體會到,每本書都會有潛藏的讀者,是無法預測的,就像這位老先生一樣,「買完了林清玄,又再買老子」。

銀色快手表示,其實對於未來並沒有什麼很了不起的經營理念,只是希望他所挑選的書籍能夠分享給需要的人,讓大家來到店裡像是在逛朋友的書房一樣。店長Mia也表示,原本就是銀色快手的粉絲,店內叢書也是自己很喜歡的類型,很開心能在這裡工作,感覺很舒服自在。而對於閱讀,銀色快手說:「我覺得閱讀就好像從飛機上看出去的落葉窗,這世界是非常的大,閱讀就彷彿開啟了另一個世界的視窗。如果想要有不同的想法、探索新的世界,閱讀是最容易的方式,透過閱讀或許能找到自己的人生方向。希望大家在荒野夢二,也能找到開啟自己新世界的書籍。」

延伸閱讀

荒野夢二Facebook專頁

銀色快手部落格

不擁擠世界 布拉格書店的想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