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李萱、卞其磊/台北市報導】二〇一二年十二月,四名女孩對於在歐洲體驗過的「當代小丑藝術」念念不忘,毅然決定引進台灣,在台北市成立了亞洲第一間「當代小丑工作室」,並聘請義大利知名現代小丑訓練師Alessio Di Modica開班授課,小丑們也自發參與無數個病童、老人陪伴活動。兩年後工作室開始轉型,希望可以藉非洲鼓、布偶等方式,繼續傳達小丑溫暖人心的理念。


「當代小丑工作室」於二〇一二年底由四位年輕女孩成立,迄今已今進入第三屆,培訓出八十二位小丑。(照片由「當代小丑工作室」提供)

感受小丑魅力 四女堅決創辦

二十歲那年,遠赴義大利西西里島參與願景青年行動網協會「小丑計畫(Clown Heart Project)」的黃冠螢,原本以為這只是一次性的國際藝術志工,沒想到體驗到當代小丑跨語言、以擁抱及肢體語言也能與人深層互動的獨特魅力,讓她與夥伴們備受感動,回來台灣後,便號召好友陳琬婷、楊子葳再度登陸義大利接受小丑訓練,回台後成立「當代小丑工作室」,甚至還把當初訓練她們的老師請來台灣,希望可以讓歐洲原汁原味的小丑文化也在台灣扎根。這時也多加入了一位設計夥伴林鈺軒。

「原本老師以為我們的構想只是在開玩笑就隨口答應,等到我們通知他已經幫他訂好機票,他才意識到我們是真的開始了!」陳琬婷笑說,訓練師在上小丑課中常常會突然下指令,可能是在路上要學員上前去擁抱前面的男子,「他不希望你問為甚麼,只會問你『Why not?』。」因此她們也覺得「為什麼不呢?」,既然喜歡當代小丑,那麼就把小丑帶來台灣,甚至直接在台灣培育小丑。

何謂當代小丑藝術?「傳統小丑強調的是一種戲劇演出,藉由舞台表演讓群眾獲得快樂。而當代小丑則強調跟受眾近距離接觸,以最直接的方式將溫暖帶給大家。」陳琬婷說:「當代小丑不是雜耍,不是舞台演出,不是唱歌,不是跳舞,不是摺氣球,他是一個學習感受和與人心靈交流的藝術。」她舉例,「西西里人不太講英文,但當你真正願意去與人擁抱或藉由任何肢體語言互動,那是非常有穿透力的,不需要任何語言對方都能感受得到。」

當然,就算是當代小丑,也有悲傷的時候,可是小丑不會掩飾自己的真實情感。黃冠螢說:「這就是為什麼很多路人看到街頭藝人的表演或許沒有特別感覺,可是看到小丑卻會覺得很開心。」因為當中多了一條人與人互動、傳遞情感的聯繫。

目前主要從事政治工作的陳琬婷是四個創辦人之一,她說當代小丑藝術幫助她和很多人「更認識、更接受自己。」

 

不同族群 從小丑找到自我

「當代小丑工作室」為控制上課品質,希望每個學生都能與訓練師Alessio Di Modica有一對一互動的機會,每梯次只招收二十到三十名學員。在為期六天、不對外公開的課程中,前三天是心靈訓練與肢體開發,後三天則開始讓學員學習詮釋小丑,課程分為初階班、進階班以及精進班。工作坊創立至今已經進入第三屆,完成結訓的學員會頒發一張證書做紀念,目前已在台灣培訓出八十六位當代小丑。

課程收費對許多人來說並不便宜,但是參與過後的學員反應大好,認為身心靈方面都獲得提升,這段自我探索的過程對他們來說是無價的。

團長黃冠螢表示,來參與的學員廣布社會各行各業,除了大學生、表演工作者、上班族之外,也有三十幾歲的人妻、從澳門來的五十歲夫妻檔,甚至還有單親爸爸在孩子的期待下,跨出發掘自己另外一種角色、另外一種可能的第一步。值得一提的是,工作坊創立迄今沒有特別打廣告,只有開辦臉書藉由粉絲專頁宣傳,但現在已經有三千多名粉絲關注,「而我們第三屆做的宣傳更少,但有趣的是,這屆學員通常不是第一屆學員的女朋友,就是第二屆的親戚!」課程的口碑讓大家對當代小丑都有不同的期待,有人希望能夠拉近親子間的距離,有人希望可以從肢體表現中重新定位自己。

小丑的真諦是「只有當你自己真正的快樂,才能讓別人和你一樣快樂。」工作室學員也從與路人的互動中感受到這一點。(照片由「當代小丑工作室」提供)

跳脫小丑框架 多種方式演繹

「不同的人有不同適合的藝術,」陳琬婷說:「藝術沒有多高的門檻。」黃冠螢也不約而同的表示,很多人以為要從小學鋼琴、美術才算具有藝術氣質,其實不然;她引用畢卡索的名言:「每個孩子都是天生的藝術家。」而如何在出社會後,還保有一顆藝術家的心呢?黃冠螢認為,透過不同的「媒介」,大家都可以找到自己的天賦(gift),這也是自己的禮物。

在這樣的想法下,黃冠螢與夥伴們發想了新的概念——何不融入一些新的藝術元素?當代小丑工作室於是確定在二〇一五年七月轉移陣地,將工作坊帶到當初創辦人受啟發的地點「義大利西西里島」,結訓再回來台灣開班。到了這個長期受藝術風華渲染的國度,小丑工作室會與Area Theatre合作,讓學員學習布偶的操作、劇場表演等等不只是侷限於小丑的表演藝術,希望可以把藝術還給每個人,大家用自己享受的方式去延續小丑的精神。黃冠螢說:「當代小丑本來就不是一成不變的,而是不斷改變。」

而在二〇一四年歲末,小丑們也安排與一名非洲裔老師合作,希望可以將「非洲鼓」課程融入於工作坊,陳琬婷說,未來也不排除會加入繪畫、音樂、說故事等課,從小丑走出更廣闊的藝術活動,但是小丑接受自我,散播溫暖給別人的宗旨,「’’ The purpose of life is to find your gift. The most important is to give it away.’’(生命的目的是找到你的天賦,最重要的是再將它傳遞出去。)是貫徹始終的。」

來自義大利的Alessio Di Modica是工作坊目前唯一的訓練師,也是義大利Wall Clown劇團團長,專任於歐洲青年志工組織「Clown Inside」。(照片由「當代小丑工作室」提供)

 

簡單方式 小丑精神走入生活

黃冠螢強調,當代小丑不一定需要打扮鋪張、濃妝艷抹才能上場,「越簡單越好,我們就以一個紅鼻子做代表,」簡化了傳統小丑的頭飾、衣服,「重要的是人與人之間的連結。」小丑想要散播歡樂的精神隨時可以應用在生活中,團員們不只集體或自行到台大、馬偕等醫院探訪病童,帶來小丑表演給孩子們加油打氣。

黃冠螢也提到過去曾心血來潮,與夥伴們帶著紙跟糖果,在母校一間一間處室地拜訪,甚至包含校長室,就是希望可以藉由意外地驚喜,帶給那些在工作崗位勞煩一整天的員工一絲溫暖,「就算他們累了一天,臉真的很臭,可是你知道他們心裡還是會開心有人關心自己的。」近期流行的「告白」大學系列粉絲專頁,還因此出現:「給剛剛在校園穿梭的三位小丑,謝謝你們很有朝氣的跟我打招呼,在剛談完分手的時刻,能遇見你們真好。」黃冠螢說:「你不知道你遇見的人今天遭遇了什麼樣的故事,但你不知道你微小的舉動可以給他們什麼樣的力量。」

四個剛從大學畢業的女孩,在出國尋找自我的時候接觸到一個別開生面的藝術表演,憑著一股腦兒的衝動與感動,就這樣把「當代小丑」帶入台灣,或許在創立工作室得初期,會有人笑她們「傻」,正如陳琬婷所說:「當我們扮成小丑走在路上,有人會直接說『笨小丑!Stupid!』」,可是這群小丑一點也不傻,她們的堅毅不拔,不但帶給醫院的病童、輪椅上的老人歡笑與鼓勵,也幫助了社會上各層面的學員探索自己的可塑性,同時發現自己也有像這四個年輕女孩勇敢築夢的無限可能。

工作室課餘時間,小丑們常常會自發到醫院、老人院說故事或逗大家開心。(照片由「當代小丑工作室」提供)

 

延伸閱讀

當代小丑工作室粉絲專頁

啟蒙訓練團Wall Clown官網

台大藝術季粉絲專頁

【生命力新聞】當代小丑 走入群眾療癒人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