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李萱、卞其磊/台北市報導】「如果快樂是一種貨幣的話,我想菲律賓是世界上最富有的國家!」菲律賓的生態之美,與島上住民的樂觀同為重要資產。二〇〇八年起「願景青年行動網協會」便在菲律賓的奧蘭戈群島推動濕地生態復育,每一梯次的志工以接力方式,在當地種植水筆仔、推廣衛教、協助當地經濟轉型,甚至幫忙修繕工作。願景的「『菲』越貧窮」計畫邁入第七年,如今奧蘭戈島沿岸布滿的咖啡色水筆仔,正是環保意識獲得傳承的最佳寫照。

1
願景協會推動「『菲』越貧窮」計畫已有七年之久,第四十四團將於二〇一五年寒假出發,延續環保精神。(照片由陳志瑋提供。)

 

潮間帶生態豐富 有效防海嘯

海嘯重創東南亞沿海地帶的新聞對於亞洲居民都不陌生,天然災害頻繁的菲律賓也不在話下,但是位於菲律賓觀光勝地宿霧市東南方的「奧蘭戈群島(Olango Island)」住民卻不那麼擔心,因為在這個約十公頃的島岸,有著近三十公頃的潮間帶,其中紅樹林可以有效破壞海嘯的構造,降低災情影響;溼地還含括著一個鳥類保護區,是世界上七條候鳥遷徙加油站之一。

然而當地居民的永續經營意識尚未抬頭,水筆仔常常遭到大肆砍伐作為燒柴或建材;也有許多人為了觀光經濟效益,將許多濕地改建成度假別墅(villa)。有鑑於此,「願景青年行動網協會」便與在地非政府組織「We Spark Action」合作,首當其衝便是從「植樹」方面著手,期望可以帶領島民共同守護可貴的生態環境。

志願者利用暑假與寒假,一次出發兩團,一團大約二十人,在島上進行為期十一天的服務與體驗。

從二〇〇八年起,願景志工便開始投入水筆仔的復育計畫。願景前執行秘書、曾經參與此計畫,後來成為副領隊的許嘉芸提到,布希鞋與無指襪這時候在濕地上就派得上用場,「上午潮退後,大家就到島上比較多水筆仔的岸邊,採下咖啡色、已經成熟的水筆仔,一人裝滿一個袋子,然後帶回去把樹苗插到濕地裡。」水筆仔長高需要很長一段時間,但是大家透過一年又一年接力的方式,迄今已經種下近九萬株水筆仔樹苗,相當於五十七個籃球場大的面積。

同時因為沿岸會有許多垃圾被遊客棄置,或是隨波被沖上岸,現在大家已經從原本一人拎著一個袋子,變成人手兩袋,「一袋裝水筆仔,一袋就裝垃圾。」許嘉芸笑著說,大家也順便藉此幫忙「淨灘」。

水筆仔復育計畫經過多年來志工的努力推行即將告一段落。(照片由陳志瑋提供。)

 

不能認輸 多元課程培養孩子能力

水筆仔種植漸有起色後,願景開始於每一年加入新的計畫,包含「生命教育」、「衛生教育」、「微型創業」與「災後復原」。

二〇一一年起,「『菲』越貧窮」便在台灣招募教師以及上班族志工,推動「生命教育」課程,與當地中學合作,每次選定一個班級,以演戲、討論、閱讀、演練等方式,希望可以增進學生口語表達與問題解決的能力。目前在實踐大學就讀研究所的徐國耀於二〇一四年暑假參與此計畫,他提到因為當地篤信天主教,反對墮胎因此生育率高,所以還有為青少年特別設計的「愛情課題」,希望可以藉此培養孩子們安全與良好的愛情關係。

除此之外,志工們也希望這座島上的孩子們未來可以不落人後,二〇一三年用在台募集到的十八台二手筆電成立社區數位學習中心,教孩子們基本的文書處理工作。儘管當地高中有電腦教室,但是五十個學生,只有三十台電腦,還有幾台損壞,學生上課可以實際接觸滑鼠的機會不多,有很多人乾脆選擇翹課。

嘉芸表示,因為當地的生活發展不易,多數人最高學歷只到高中,孩子們長大多半會到外地找工作,但是如果不會文書處理,可能會因此喪失很多工作機會。她說:「我們九、十歲就會用電腦,新一代的小孩還用平板,但當地十八歲的青少年看到滑鼠會問你『這是幹嘛的?』。」讓願景志工們更加確信在當地推動數位課程的必要性。

團員們將實際演練融入遊戲與表演,帶領學生探索生命重要課題。(照片由徐國耀提供。)

手工皂與小額借貸 助經濟轉型

奧蘭戈島為了觀光行銷,婦女主要的工作就是串貝製成手環、項鍊等等,然而這與生態旅遊的概念有些出入,因此願景便決定於二〇一三年開始協助婦女們進行經濟轉型,聘請台灣老師到當地開設「手工皂課」,希望她們可以利用身邊現有的素材,做出各種造型香皂,並搜集椰子殼加以設計後作為皂台;同時尋找通路,例如與當地旅館接洽,成為固定供應商。手工藝目前仍在擴大銷售點,希望可以賣到大城市,甚至台灣。

以捕魚以及觀光為主要收益的奧蘭戈島,居民每天平均收入低於一點二五美金,孩童因貧困而營養不良。因此願景從二〇一四年提供飼養小雞的社區微型貸款,希望居民可以有較充裕的資金去購買更多小雞、飼料與設備,除了可望帶來更多養分來源,也能給居民帶來額外的收入。目前已經有超過三十戶家庭參與,島上居民每戶平均增加了三千七百多披索左右的收入。

 

借宿當地人家 體驗過才有體悟

在島上生活的這段時間,志工們都集體寄宿在Spark執行長的其中一棟房子。正是因為這樣,才得以深入感受當地的生活品質──馬桶沒有馬桶蓋、沒有沖水匣、洗澡只有冷水;而儘管島被海洋包圍,「淡水」卻是很奢侈的,想要喝水需要從外地購買運來。也是在這十一天中,志工們體驗了「菲式夜釣」,島上住民不是拎著魚竿、魚餌去潮肩帶釣魚,而是提著老式的油燈,徒手就抓滿半桶的魚蟹。志工與村民們沒有隔閡的相處,島上住民樂天的精神也讓人感動,「他們就是很隨和,」許嘉芸笑著說,「好像不太煩惱經濟的事。」

回憶起大家一起在滿天星斗下用井水服,怎麼搓卻好像還是洗不乾淨,就因為水是鹹的那些日子,許嘉芸說:「如果只是單純服務,沒有跟當地人生活,不會真的體會到他們的需求。」她說,國際志工向來就不是以「施捨」的高姿態去服務,而是「看見需要才會給。」陳志瑋也對團員說:「如果只是一味的付出,老實說不需要風塵僕僕的到這裡,捐獻個幾千元也可以達到一樣的結果。在每個需要的背後那個故事,才是最真實的需要。」

回來台灣後,很多人志工都跟他們三個一樣,對於在地的服務體驗念念不忘,又再度「揪團」出國服務。二〇一五年寒假,陳志瑋再次以副領隊的身份,第三度前往奧蘭戈島。他感性地說:「如果以前問我為什麼要擔任副領隊,我會說因為我想要再回『家』,之後問我為什麼要繼續擔任副領隊,我會說因為我還是想要再回『家』。」

或許正如這群志工所說,在奧蘭戈島上生活的那幾天,不單單因為島民的單純與樂觀讓大夥兒賓至如歸,服務過程中的各種體悟與成長,也讓他們在遠方的海島重新找到了自已。

「願景青年行動網協會」致力於海外志工計畫推動,協助了無數的從事服務學習的志工重新定義自己。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