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徐立芃、廖齐笙/台中市报导】「咚、咚咚咚、咚咚……。」每逢六日,总会有阵阵充满气势、层次分明的鼓声,从台中丰原一家幼儿园传来,这里是葫芦墩Smile太鼓团每周练习的地方。团长冯韵怡说:「我们希望能藉由太鼓练习的过程,磨练孩子们的精神,培养他们的团队意识,将来到社会上,能够凭借着坚持到底的信念,找到自己的立足之地。」二〇一三年,他们远赴日本参加全日本太鼓青少年竞赛,在四十九支队伍中胜出,夺下季军,二〇一五年,他们将重返日本,争取冠军。

Smile太鼓团文化和体育兼顾

葫芦墩Smile太鼓团来自台中市丰原区,成立于二〇〇二年,招收的成员大多是来自丰原的孩子,成立的契机起源于十多年前,包含太鼓团团长冯韵怡在内的一群人,前去日本考察,偶然的机会下,欣赏了由一群日本学生所做的太鼓演出,鼓声气势浩然,深深的震撼了冯韵怡,在接触了太鼓的文化以后,她发现太鼓并不只是种艺术表演,而是种和运动精神结合的活动。这群为他们表演的孩子,不只有团队合作的意识,待人接物彬彬有礼,对于刻苦的练习,也能够坚持不懈。回到台湾后,冯韵怡决心将日本太鼓文化,引进台湾。

起初,冯韵怡参考日本太鼓整套制度与练习方法,加以改良,每周六日固定有四个小时的练习时间,除了训练团员的体能外,还会让他们分成甲乙两组进行曲目练习,并且每个月检测团员的体能和技术,加以记录,借此督促团员。在日常生活上,她要求团员们在待人接物上保持礼貌,每次练习结束,除了谢谢教练的辛苦指导外,更要感谢器材、场地。冯韵怡说:「我都跟团员说,尊重练习的场地和鼓,它们才会在比赛的时候帮你。」

成立之初,遭遇到最大的问题就是家长反弹,有的家长不赞同太鼓团的训练方法,认为过多的体能训练会影响到孩子生长发育,有的家长则认为练习时间太多,会影响到孩子课业。为此,团长冯韵怡联络家长,逐一向他们解释训练内容,并且引用天下杂志的报导,向家长说明运动对孩子课业的好处;感受到她话语中的恳切与经营鼓团的用心,家长的质疑也逐渐转为支持。

问到团名的由来,团长冯韵怡说,其实葫芦墩Smile太鼓团最一开始是叫葫芦墩丰阳太鼓团,后来因为前来指导的长谷川义先生看到鼓团里的孩子是如此的朝气蓬勃,对太鼓的热忱更是令人赞赏,希望孩子能够保持如斯的热情快乐的打鼓,因此将团名改为Smile太鼓团。

张景栋自主练习找回自信

太鼓团中鼓的种类一共有四种,分别是地鼓、桶胴、宫鼓和大鼓,大鼓最大,宫鼓次之,地鼓最小,而桶胴需要背带将其背在腹前击打,最为特别。张景栋从六岁开始便加入鼓团,升国一时因为长得特别高壮,从原本打宫鼓被调去打大鼓,张景栋说,刚被调去打大鼓时心情非常紧张,因为大鼓是整个鼓团的核心,负责起头和节奏快慢的掌控,容错率很低,稍有差池可能都会导致整首曲子荒腔走板。

刚开始改打大鼓时,张景栋最大的问题是没有自信和姿势需要调整。他说没有自信最大的主因是来自大鼓需要用到更多的体力,为了克服这项挑战,他利用平常空闲的时间到溪边跑步,并且自主锻炼体能,好让身体条件能跟上需求;在姿势方面,因为大鼓的高度和宽度皆超过宫鼓,在站姿和击打姿势上也需再做调整,问他花了多久时间适应这些,张景栋带着腼腆的笑容答到:「差不多三、四个月。但是学会之后我很有成就感。」

张景栋练习时全力以赴的模样。

张洲铨透过太鼓找回生活

张洲铨家中单亲,由母亲一人独自扶养他与哥哥两人,小学五年级时在亲戚的介绍下,加入了葫芦墩Smile太鼓团。刚开始张洲铨对太鼓完全没有任何兴趣,觉得做的是一件自己不喜欢的事情,完全无心练鼓,甚至在练习过后,当面向团长抱怨自己完全不喜欢太鼓,不想再来。小学六年级的某个下午,张洲铨的妈妈接到了鼓团打来的电话,告诉他张洲铨没有来上课,洲铨的妈妈说:「当时我接到电话后,又气又急,心里大概知道应该又是跟他哥哥,一起去网咖玩了。」挂了电话,洲铨的妈妈立刻请假,火速从大甲一路飞奔回丰原,开始一间一间网咖找人,果不其然,在其中一间网咖找到了兄弟俩。

此次事件过后,让张洲铨对打鼓的排斥之心更胜以往,一直到他国三时,某一次练习过后,施教练对全体的团员精神喊话,要团员相信他,他也会相信团员们,卯足全力,以二〇一二年的全国台湾太鼓青少年竞赛冠军为目标冲刺。从那时开始,张洲铨明白他再怎么讨厌太鼓,他也是团队中的一份子,不能因为自己个人的喜恶,影响到队伍的表现,对太鼓的排斥之心,渐渐被想打好太鼓的心情取而代之。心境一转,他变得非常努力,不再喊苦喊累,每周固定练习外,也时常在家揣摩姿势,或者外出跑步锻练体力;而洲铨的妈妈也渐渐发现儿子变的更有礼貌,遇到挫折也不再觉得自己倒楣,能正面思考。二〇一二年十一月,葫芦墩smile太鼓团夺下了第一座全国冠军,而洲铨对于太鼓的热情也受到肯定。

「接受太鼓,让洲铨看世界的眼光更为宽广,思想上也开始成熟。」洲铨的妈妈说,现在的洲铨,透过太鼓传达的团队价值观,了解到合作的重要性,不再时常流连在网咖;学校国文老师也夸洲铨思想上比同学成熟许多,这让她感到很欣慰。

张洲铨打鼓时乐在其中。

张承铭打太鼓学会自我约束

张承铭六岁时诊断出有注意力缺陷的症状,也就是俗称的过动症,上小学后,因为上课的时候不能专注,或者捉弄其他同学,时常受到老师责骂,虽然张承铭的妈妈曾经试图跟老师沟通,希望老师能够多多包容承铭,但是仍未获得谅解,承铭的妈妈连雅萍说:「老师因为受不了承铭影响上课秩序,所以希望能让他服用一些药物让他安静下来,可是医生开的镇定剂虽然有效,后遗症会却会让承铭食欲不佳,整天昏昏沉沉,让我很心疼。」

在偶然的机会下,连雅萍得知丰原的Smile太鼓团,除了教打鼓外,还会教导孩子遵守纪律,融入团队中。于是连雅萍决定,不再让孩子用药抑制,改成让承铭旺盛的活力有抒发的管道,抱着姑且一试的心态,他将承铭送进鼓团。一开始情况并没有好转,停止服用药物的承铭又开始捣乱,老师多次用联络簿和电话联络连雅萍,请她再次给孩子使用镇定药物,但是爱子之心让连雅萍决定再等一段时间,如果情况还没有改善再说。随着学鼓的时间变长,承铭开始对太鼓产生兴趣,并在鼓团器具使用完要归位、练习时若有偷懒伏地挺身的种种规定约束下,承铭开始变得能够控制自己,被老师投诉的情形也慢慢减少。

现在的承铭已经国二,虽然偶尔还是会调皮捣蛋,但是因为他能透过打鼓去消耗多余精力,不用再靠药物控制过动的情况。连雅萍曾问承铭,为什么以前让他学钢琴他一下子就没兴趣,可是太鼓却能坚持这么久?承铭回答:「因为太鼓会有比赛和表演,让我有能展现自己的地方,让我觉得很有成就感。」

太鼓精神坚持到底

宫鼓手之一的吕学韦,现在就读台中修平科大应用日语系三年级,国二打鼓到现在已经八年,去年刚去日本考取太鼓教练认证,从团员升格为兼任助教。他说打鼓最常受伤的部位就是手掌和关节,手掌因为要持鼓棒发力,时常会磨擦破皮;而关节则是施力不当,导致扭挫伤,但他说,这也是磨练的一部份,就像篮球等运动一样,具有受伤的风险,但是因为喜欢打鼓,所以这种事牙一咬就过去了。

谈到打鼓最大的收获,他说打鼓让他有机会出国,拓展视野。二〇一三年,他们赴日参加全日本太鼓青少年竞赛,四十九支队伍中,只有他们跟巴西是外国队伍,在比赛中他见识到日本真的是个非常有礼貌的国家,而且发现有些年纪比他小的孩子,在鼓上的造诣超过了他,这激起了他的好胜心,让他更加努力练习。吕学韦说,未来若有机会到日本实习,他想要接触更多不同的太鼓流派,增进自己鼓上的造诣。

吕学韦(中)表演时神情专注,架式十足。

「太鼓不只是一种音乐表演,更是一种态度和精神的展现。」施宇哲教练说,在教导团员打太鼓时,他最注重的就是态度和精神,其次才是技术。他解释,因为鼓声只有高低、强弱、快慢之分,心理状态的不稳定,会直接反应在鼓声的气势上,优劣立分;因此从团员的内心开始锻炼,打出来的鼓声才会撼动人心。问到鼓团平时训练灌输他们的精神是什么,施宇哲简洁有力的回答:「坚持到底。」他说,坚持到底这四个字,前两个字看似容易做到,但是后两个字,要贯彻却不容易,许多人往往坚持不到最后一刻。人会因为能力不足而有压力,而将这份压力转为动力,提升自己的技艺,就是坚持到底的真正意涵,也是施宇哲对团员以及自己的期许。

葫芦墩Smile太鼓团在台中仁美国小运动会上演出。

 

延伸阅读

葫芦墩Smile太鼓团脸书

丰盟有线电视撼动活力响太鼓

葫芦墩太鼓团日本获奖扬名海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