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許稚佳、林哲緯台北市報導】「國小就開始發現自己喜歡女生,但在那時候社會對同志不友善的環境,根本不敢說出來。」社會民主黨立委候選人呂欣潔說。呂欣潔表示,當時的學校,如果知道你是同性戀,可是會把你抓去輔導室念佛經、抄聖經的,那樣的風氣也讓她遲遲不敢表達自己的性向。

呂欣潔(左五)特地到輔仁大學與學生談話,傾聽學生的心聲。


發現自己不一樣 身陷性別困境 

呂欣潔從小就發現自己對於女性朋友會有一些特別的感覺,在高中的時候,就讀北一女中,更確定自己是和別人不一樣,因為她喜歡的是女生。呂欣潔說:「當時社會對於這種事是不接受的,就連和朋友說,朋友也只是勸說以後就會改變,說我不可能會喜歡女生的。」這樣的環境,讓呂欣潔一直處在一個性別拉扯與不確定的困境中。

直到考上台灣大學社會工作學系後,她選擇加入台大的同志社團,在裡面,讓她更確定了自己的性別傾向,呂欣潔說:「我在那裡找到了歸屬,我到那時才真的確定我自己就是同志。」在十九歲那年,她決定和家人出櫃,父母知道的瞬間,都愣住了,呂欣潔說:「爸爸有一天忽然和我說,欣潔,可以改嗎?」呂欣潔表示,這個出櫃的過程是漫長的,不是一下子就可以讓父母理解、讓家人接受,經過漫長的溝通和等待,呂欣潔的父母才漸漸的敞開心胸接受女兒的性向。

在十九歲那年,呂欣潔決定進入同志諮詢熱線擔任志工,一待就待了十三年,在擔任志工的期間,認識了許多志同道合的夥伴,看見許多現代社會不足的地方,讓呂欣潔決定參選立委,為人民爭取性別平權以及致力於長期照護,呂欣潔說:「在性別部分,我見證了同志在台灣社會轉變的關鍵十年,但社會轉變了,法治層面卻始終不突破,這也是我們要去爭取的部分。」

呂欣潔(右)與伴侶陳玲(左)是情人也是同事,感情非常好,讓眾人羨慕。


遇見伴侶 又像情人又像朋友

呂欣潔在同志諮詢熱線中認識她現在的伴侶陳玲,陳玲是一位獸醫,也是同志諮詢熱線的理事,從欣潔參選以來,一直是欣潔的經紀人,給她專業的建議以及支持,陳玲表示,一開始認識欣潔,認為她是一個前輩,但相處久了,發現欣潔是一個和自己非常相像的人,事情的想法、個性都很相似,陳玲說:「遇見一個和自己如此合得來的人,真的很難得,不論是朋友還是情人,這個人都不可或缺。」

呂欣潔說:「我們在一起之後,每天都會有固定的聊天時間,我們總有說不完的話,也永遠知道對方在想什麼。」陳玲則說,有時候覺得兩人太像了,常常覺得是在跟自己說話。

看見需求 跳出自己的框架

呂欣潔說之所以選擇站出來,是因為看到了需求,他說,在同志諮詢熱線中,他看見了許多的不同,曾以為每位同志都會致力於參加社會運動去追求性別平權,但當她遇見了在工廠工作的同志、經濟弱勢的同志,她發現她們根本沒有時間走上街頭,填飽肚子都來不及了,哪來的時間站上街頭。呂欣潔說:「人們都用自己的框架去思考事情,但後來發現到,我們要幫助的,是他真的需要什麼,而不是你覺得他需要什麼。」

呂欣潔表示,在熱線的日子,他聽到了許多不同的聲音,他說:「我學會去尊重差異,以及和差異和平相處。」她在參選後,也遇到許多的關卡,陳玲表示,有時候會面對到一昧反對以及無法溝通的聲音,會讓他們很無力,她說:「如果他們願意理性的溝通,事情就很容易可以解決,但他們永遠都不願傾聽我們說的話。」

呂欣潔選擇從政,身體力行改變環境。


對的事情 就絕不退縮

陳玲表示,現在呂欣潔出來選舉,希望帶給社會的,是新的東西,人民對於就有政治的想法太執著,呂欣潔說:「社會已經進步了,但現在的政治代理人不夠進步。」這樣的想法,讓呂欣潔決定站出來,為社會貢獻。

呂欣潔說:「如果這件事情是對的,就不應該退縮。」就是這樣的堅持,呂欣潔表示,不管再多的困難,都選擇勇敢面對。在同志熱線諮詢辦公室主任的小杜表示,和呂欣潔已經認識了10幾年,他說:「欣潔真的是一個非常貼心、非常真誠的人。」

延伸閱讀

呂欣潔 Jennifer Lu

BEST LOVER BEST FRIEND 呂欣潔 & 陳凌 最佳情人 最好朋友

台灣同志諮詢熱線協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