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廖竹涓、張俐禎/新北市報導】一早醒來,你可以沖泡一杯宏都拉斯科潘的公平貿易咖啡喚起一天的活力;下午時,可以到學校或是公司的茶水間,讓來自南非的公平貿易國寶茶佐蛋糕,舒緩上午的緊張壓力。這不在國外,這是台北。經過生態綠八年來的推動,台北已經在各個角落慢慢的描繪出公平貿易的藍圖。

1
馬來西亞紫藤集團參觀生態綠。(生態綠提供)


公平貿易城市 台北準備好了

台北市政府今年六月十一日宣布將推動台北市朝向國際公平貿易城市邁進,繼英國的小鎮嘉斯唐(Garstang)在二OO一年成為全世界第一個公平貿易城鎮後,全球已經有了一千六百個公平貿易城市,而日本熊本市在二O一一年成為亞洲第一個公貿易城市,韓國首爾在其後更發願要成為「全世界最大的公平貿易城市」。香港目前正在積極倡議中,台灣如果能成功申請,可望成為亞洲第三個公平貿易城市。

目前台北市只要市議會通過相關法案,就能達到申請公平貿易城市的條件。民眾羅承惠說,雖然很難改變全球不公平的經濟體系,但他會購買公平貿易商品,也很認同公平貿易的理念,支持台北成為公平貿易城市。

「台北市成為公平貿易城市可以提升國際形象,為台北加分。」生態綠業務經理詹慧珍表示,生態綠未來會花半年到一年的時間,發起公民連署活動,當連署到達一定的門檻,便會要求台北市政府向議會提案,讓公平貿易成為政府政策的一部分。

詹慧珍說,像是歐盟在二O一四年一月通過了公平貿易採購法,未來公部門在編列預算時,會有一部分的比例做為公平貿易的採購。此外,在教育方面,希望未來可以在教科書裡看到關於公平貿易更詳盡的內容,公部門也能更積極的在校園推動公平貿易活動。

申請成為國際公平貿易城市的五項條件。


堅持的力量 生態綠推八年公平貿易

余宛如認為公平貿易不是口號,因此,生態綠成為了台灣第一家取得國際公平貿易認證的咖啡商,余宛如認為唯有做出成績,才會獲得肯定,所以每當她感到挫折與沮喪時,心裡就想把事情做好,所以也沒有時間煩心。

「一開始都走不出去。」余宛如苦笑說,創業很辛苦,只能靠時間去累積,她每天都在跟時間賽跑,當公司成長時,一直需要資金,很多人又不看好公平貿易,不願意投資,她只能靠演講與寫稿的費用,維持生活,但她一直堅信消費習慣在改變,而她看到的是全球的趨勢和潮流。

隨著時間的累積,有越來越多人支持且相信公平貿易,生態綠也輔導慢飛兒、怡和祥、畢嘉士、True Fresh等商家自己取得公平貿易認證。生態綠的通路目前已經有四百多家,像是頂好超市、誠品書店、聖德科斯、新光三越的超市等,全台也有七十幾家咖啡店在使用生態綠的咖啡豆。

生態綠公平貿易咖啡豆。


公平貿易 解決食安問題

台灣近年來食安問題層出不窮,如何解決台灣食安問題?詹慧珍說,公平貿易是很好的解決方式。公平貿易的價值在於透明,透過資訊透明,可以很容易追本溯源,找到問題源頭,如果所有的食品產業鏈都透明化,食品業者就不敢偷工減料、違法添加有害物質,消費者也能買得安心。

生態綠是台灣少數幾家從上游做到下游的咖啡商,但卻在今年結束營運,詹慧珍舉義美總經理高志明在台灣爆出茶安風波時的發文來說,高志明在當時批評政府本末倒置,不溯源管理幾千家廠商、農戶,反而管理下游數萬家廠商,這使生態重新思考定位,決定當有良心的咖啡上游廠商。

台灣的咖啡產業很破碎,原料供應商、中盤商與下游廠商每個環節通常都是斷裂的,當生態綠從產地選豆、挑豆、烘豆,到製作成一杯咖啡,參與過每個產業鏈後,他們更堅信了一個健全供應鏈的重要性,唯有從上游開始把關,才能提供好的原物料給中下游。

生態綠烘焙咖啡的設備。

 

退居幕後 找尋對話空間

生態綠退到上游後,更加積極找尋與社會大眾對話的機會,從二O一二年開始培訓公平貿易講師,到今年開始培育公平貿易翻譯志工,翻譯世界上每一個角落推動公平貿易的故事,並且在生態綠臉書上定期更新公平貿易相關文章與新聞。此外,也輔導商家取得公平貿易認證、推動公平貿易校園、公平貿易茶水間,希望從生活開始,扭轉民眾的消費習慣,導引台灣到對整個世界更友善的地方。

「我與你分享我看到的這個世界,只是你能不能感受到。」余宛如說,八年的推廣,雖然還是有人不了解公平貿易的意義,但她認為只要花時間教育消費者,很多人都可以接受並認同公平貿易。

余宛如用咖啡豆將自己放進國際複雜的貿易體系,如今她可以驕傲的說:「全台灣沒有人比我更懂公平貿易。」

延伸閱讀

生態綠股份有限公司

台灣公平交易協會

公平貿易城市「台北準備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