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朱佳盈、李旻珊/新北市報導】走出土城捷運站不到五分鐘,還來不及放慢都市生活的快速腳步,就被一群雞、鴨給包圍。位於土城彈藥庫內的輝要無毒菜園,二OO七年,最後一批助手彈藥庫的軍方人員撤走後,原本要被規劃作為看守所與商業用地,邱顯輝為了保護自家的農地,決定站出來與政府抗爭,希望可以永續保留將片「土城後花園」。

退休後的邱顯輝回到自己的家鄉來種菜,希望可以保留土城最後一塊後花。

退休後來種菜

「希望可以過我想過的生活!」這是邱顯輝最常掛在嘴邊的一句話。因為秉持著這個理念,在冷凍空調公司任職二十八年後,二OO六年,他決定要離開抬頭看不見天空、望出窗外看不見山林的工作環境,回到土城的自家菜園,與高齡的父親一起種菜。

二OO六年,最後一批駐守彈藥庫的軍方人員撤走後,為一塊未被開發的都市處女地,因此政府決定要將一二六公頃的彈藥庫土地規劃成住宅區、看守所,以及商業用地。邱顯輝不願看著自家的農地被政府徵收,作為商業用途,他與附近的居民一起走入內政部,希望可以達到農地農用的訴求。

終於在二OO七年,暫時保護住了原土城彈藥庫的這塊土地。同時,邱顯輝也希望土地可以達到永續發展,決定轉型父親多年以來,慣行農法的種植方式,成立了「輝要無毒菜園」。

邱顯輝「要」無毒菜園

為了將農地轉型為有機,並展現自己渴望無毒蔬菜的決心,邱顯輝將菜園命名為「輝要無毒菜園」,邱顯輝「要」一個純淨無毒的有機菜園。

他也積極地到農業改良場上課,並四處打探學習。然而,有機這條路走得並不順遂。他的父親說:「以前噴灑農藥、使用化學肥料,菜都不一定漂亮,蟲也都殺不死,更何況是有機?」再加上一直以來使用慣行農法栽種的土地有機質不足,作物無法生長也種不起來,多次的失敗讓他萌生出放棄的念頭。

每當想要放棄的時候,邱顯輝就會告訴自己「人要往前而不是往後,遇到問題要解決而不是放棄」,所以他決定重拾信心,終於再多次的嘗試之下,二O一一年,作物終於不再是種了就死,開始有所起色。

他除了不使用化學肥料之外,也自己從市場撿蔬果殘渣、魚頭、魚腸等廢料,只做成有機堆肥以改善土質,採用無毒耕作,期許照顧更多人的健康。

邱顯輝在自己搭設的農舍旁,養了約莫七十隻雞。他笑說,這些雞是他的員工,每當清晨與傍晚時,他就會打開雞舍的門,雞群們會一窩蜂地衝出來,幫忙吃掉有機堆肥旁的蛆蟲。

買菜的人沒有挑菜的權利

零點三公頃的輝要無毒菜園,種植著各式各樣的作物,如:九層塔、玉米、小黃光、大陸妹等等,但種植的數量並不多,賣完了就必須要等到下一個生長季節。因此買菜的人沒有挑菜的權利,菜園裡有什麼就吃什麼,沒了就必須等到下一季。

邱顯輝也堅持著「吃當季、吃當地」的理念,跟隨著大自然的運行,吃進當季生長的蔬果,對人體的絕對有正面的幫助。

除了可以透過固定時程的農夫市集購買蔬菜之外,也可直接拜訪輝要無毒菜園進行蔬菜的購買。邱顯輝表示,希望消費者可以親自來拜訪菜園,因為透過消費者與生產者面對面的對話,不僅可讓消費者在菜園走走逛逛、親近大自然,更可以讓消費者吃得安心、吃得健康。

遠從三峽至菜園買菜的劉小姐說,一開始是透過朋友的介紹認識了邱顯輝,逢周末一定都會跟著丈夫到輝要無毒菜園,購買一個禮拜的蔬菜量吃,這一吃就是兩年。邱顯輝種的蔬菜吃得出一種天然的甜味,尤其是玉米,就連生吃都像水果一樣鮮甜多汁。

每個禮拜都會遠從三峽至菜園買菜的劉小姐,一買就是七、八百元。

堅持農地農用 傳承永續觀念

原本只有邱顯輝一個人在打理著菜園,現在多了兒子邱奕豪的幫忙後,相較之下也輕鬆許多。二十六歲的邱奕豪,從小,田地就是他玩耍的後花園。看著爸爸從與政府的開發案抗爭到成立輝要無毒菜園,深感爸爸的辛苦,決定退伍之後,放棄本科資訊系的工作,回到菜園與爸爸一起耕種。

邱奕豪不僅幫爸爸種菜,也會幫忙研發麵包、披薩等產品,提供給至菜園參觀的團體們享用。

 

對於未來,邱顯輝說,其實自己期望的並沒有很多,只希望這片土地可以繼續農地農用,作為土城的後花園。也希望為可以將自己永續發展的觀念,推廣給社會大眾。

延伸閱讀

輝要無毒菜園 facebook粉絲專頁

新北市農夫市集 輝要有機菜園

土城彈藥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