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張俐禎、廖竹涓/台北市報導】國立體育大學陸上競技學系賴孟昕與陳秉豐在今年四月,透過他人捐贈的「哩程」,順利抵達日本體育大學參加長距離競技會,當他們看到日體大健志台牌子的剎那,激動、興奮等情緒在心中百感交集,他們沒想到,夢想的實現,可以來的如此迅速。

國體大田徑選手賴孟昕和陳秉豐。


閒置的里程 原來可以幫助人

常出國又想省錢的達人們應該對Ptt的Points版不陌生,有許多人在Points版分享了用哩程換取免費機票、住宿等相關的資訊,「哩想飛行」創辦人李國瑋的先生有一段時間十分著迷於研究「哩程」,也因此,讓他們在度蜜月時,能夠用相對划算的價錢搭到商務艙,並且去了九個國家,十一個城市。

當他們去匈牙利找朋友時,國瑋聽到朋友分享了前幾年台灣划船代表隊到匈牙利小鎮比賽的故事。因為匈牙利的機票很貴,在划船隊金費有限的情況下,相較於其他國家代表隊選手,台灣的選手在當地過得很克難,吃、住都十分的節儉。

李國瑋在當時便覺得十分的心疼與不捨,她認為自己用「哩程」吃好、住好,玩了很多地方,但「都只在享受」;而這些選手是真的需要幫助的人,資源卻沒辦法運用到他們身上。因此,她在心中燃起了一絲想法:或許有些人沒有多餘的錢可以捐出來,但他們卻常常有出國的機會,如果將他們的「哩程」轉換到需要的人身上,或許可以幫助到許多的人。

二O一四年十月,李國瑋透過了社企流的iLab Try it 計畫,希望透過閒置的哩程兌換機票,幫助台灣的人才走出世界。從二O一五年開始,短短兩個月她便募集到了四十幾位願意捐贈哩程的人,雖然不同的航空公司所屬的聯盟不同,有許多哩程無法累積集結成機票,但其中也有人一次捐出了二十萬里,相當於可以換三張日本來回機票,或者一張歐美來回機票。

哩想飛行創辦人李國瑋。

免費的機票 你敢拿嗎?

當募集到了哩程,甚至可以順利兌換機票時,兩張免費的機票要捐給誰?國瑋一開始找到了代表學校出國比賽的代表隊選手,但她發現有許多人並不熟悉哩程的概念,當捧著免費的機票問學校需不需要時,他們會感到懷疑、害怕。此外,因為學校代表隊通常都是透過旅行社一起訂機票,如果有另外兩張不同的機票,其實是造成學校作業上的困難。

因此,國瑋開始在網路上搜尋國手、表演者,一一寄信詢問他們近期是否有出國比賽的需求,大多數的選手都回信表示支持她的想法,但很遺憾暫時沒有出國比賽。不過,國瑋仍舊不放棄,在無數封信件往返的過程中,她終於收到了四月要到日本體育大學參賽的田徑好手張嘉哲的回信,透過嘉哲又聯絡到了要和他一起出國比賽的賴孟昕與陳秉豐。在評估各個選手的需求與狀況後,「哩想飛行」將哩程換得的機票用在了孟昕與秉豐身上,成功的媒合到了第一個案例。

運動員出國比賽 尋求突破

當運動員無法在超越自己時,是否就是運動生涯結束的時刻了?國立體育大學陸上競技學系三年級賴孟昕過去曾在公開男子組一五OO公尺創下「五大金」的輝煌紀錄,也就是在全中運、全中錦、全大運、全田運、大專盃都得到金牌。然而,他卻發現當在每個比賽都拿第一時,換來的不是榮耀,而是輸不起的壓力,更突破不了自己。

在理想與現實拉扯,始終無法進步時,他並沒有選擇放棄,賴孟昕與體育大學陸上競技學系二年級陳秉豐決定到日本體育大學比賽,藉由國外的環境與競爭強度,找回過去對於田徑的熱誠以及超越自己的機會。

國體大陸上競技學系三年級賴孟昕。


要賺錢 請用健康來換

陳秉豐說:「很多運動員,像是我們田徑選手,都還滿獨立的。」像是秉豐國中畢業後就沒有再跟家裡拿過一毛錢,獨立在外生活,他寧願辛苦一點,也不想依靠家裡,但他也坦誠打工的薪資,僅能支付學費和生活開銷,更何況工作可能耽誤練習、影響成績,如果不靠打工賺錢,而要有額外收入的話,就必須用「身體」來換。

路跑是田徑選手的強項,也是賺錢最快速的方法。「當時路跑賽別人都封你為獎金獵人,看到你都會害怕。」秉豐說,最瘋狂時幾乎是場場都跑,曾經有過星期六早上四點多起來跑,隔天十點再繼續跑。然而,運動員並不是超人,為了賺獎金,除了無法正常訓練外,更讓身體不堪負荷,持續半年多後,秉豐足底塌陷受傷,讓他陷入了低潮。

不過,在他們的心中一直有個夢想在堅持著,秉豐認為「逃避都只是一時的,一念之間只要撐過去就好了。」因此,他們找上了同樣支持,並且實際付出行動的國內田徑好手張嘉哲幫忙,想要一圓出國比賽的夢想。

國體大陸上競技學系二年級的陳秉豐。


很多事情 想做就要趕快做

張嘉哲曾代表中華隊參加二O一二倫敦奧運馬拉松競賽,去過中國鄭開、北韓平壤、日本等地方比賽。他深知氣候條件會影響一個運動員的表現,而台灣的溫度高、濕度重,很容易讓運動員感到疲勞,無法發揮實力,因此,所以才有選手會往緯度較高、氣候較為乾燥的國家比賽,以增加外在環境的優勢。

「說再多都沒用,只有親自到國外比賽,才能體會出差別。」張嘉哲認為台灣的運動員都很努力,也很有意志力,但成績卻一直無法進步,除了無法改變的氣候因素外,台灣的整體運動環境,也不看好運動員未來的發展,常使運動員裹足不前。

像是有許多父母願意投資孩子在學業上,卻不願意投資在運動上,或者不希望孩子出國訓練時還要受苦,此外,張嘉哲在訓練時,也常常聽到有人勸他趕緊學習第二專長,以便為未來就業做準備。他說,二十五歲其實才是田徑運動身涯的最高峰,不過當跑步成為孤獨,身邊沒有人關注你、看好你時,運動員的信心很容易動搖。

張嘉哲常說:「真正的馬拉松在馬拉松之後。」有許多人鼓勵別人面對事情時,要有馬拉松精神,但一旦自己面臨問題時,反而卻步了,就像有許多人夢想出國比賽,但知道要支付金錢、籌措金費時,便會輕言放棄。

他鼓勵年輕選手「很多事情,如果想做就要趕快做。」所以當孟昕與秉豐找上他時,他二話不說便答應幫忙,因為他覺得如果真的有心要做,很多事情都可以迎刃而解。而「哩想飛行」也真的在此時此刻,找上了他們,讓他們能順利到日本體育大學參加比賽。

田徑國手張嘉哲。


看到選手實際的需求

為了瞭解實際的運作狀況,以及遇到的問題,國瑋一路跟著嘉哲、孟昕、秉豐,以及另外一位參賽選手游國泰一起到日本體育大學參加比賽。

在整趟的行程中,國瑋發現機票只是出國比賽的一個小環節,到了當地以後,如果能有留學生幫忙找場地,或者擔任翻譯員,便可以讓選手更加安心的專注在比賽中。不過,一般的學生,在訓練之餘,如果還要花這麼多時間到處接洽,其實很容易消耗選手出國比賽的念頭。

因此,國瑋未來在思考能不能創建一個平台,在這個平台上,選手可以很容易的找到願意捐贈哩程的人,也能夠在上面尋找在當地願意協助選手翻譯的人員,盡可能簡化行政流程,提高選手出國比賽的意願。

真正的馬拉松在馬拉松之後

在實務上,「哩想飛行」面臨著必須與航空公司繼續洽談合作,以解決「哩程」無法集結使用的狀況,以及如何使哩程概念更加普及化等問題;在實際運作方面,也發生了哩程兌換不同航班,造成選手在行程安排上不同調的狀況,此外,在一路跟隨著選手比賽的過程中,國瑋也觀察到了選手出國比賽的其他需求面。

雖然「哩想飛行」還有許多挑戰需要解決與克服,不過在國瑋陪伴選手比賽時,她站在當下,感受到的是選手們最直接、真實的情緒反應──無比的興奮與激動,這讓她深深的體會到出國比賽對選手而言,是多麼的意義重大。「真正的馬拉松在馬拉松之後。」如果兌換哩程的模式可行,運動員出國比賽不再是夢想,一定能將台灣的體育與人才推向另一個境界。

延伸閱讀

哩想飛行Fly Goodwill | 社企流iLab

哩想飛行Fly Goodwill | Facebook

哩想的飛行 – 新作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