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褚信暄、傅小庭/雲林縣報導】農業時代,堀頭社區每戶人家幾乎都有自家的田地,當地農民為了儲藏農作物,都會建造屬於自己的「穀倉」古亭畚。到了工業時代,使用古亭畚的農家越來越少,古亭畚的用途逐漸從穀倉轉為倉庫,甚至被拆除。為保留社區特色,堀頭社區保存古亭畚,除了與大學合作彩繪古亭畚與圍牆之外,未來希望將它推廣為互動空間,讓民眾可以更加瞭解它的歷史。

堀頭社區發展協會理事長李萬壽與虎尾科大休閒遊憩系製作的立體古亭畚合照。

 

一戶一田 一戶一畚

一九六O年代,台灣家庭幾乎以農業為主,位在雲林縣的堀頭社區也不例外, 每個家庭幾乎都有屬於自己的農田,種植稻米、花生等農作物。當時在農田裡有相當多的害蟲,其中老鼠最為猖獗,會將農作物當作食物,破壞農田。

雲林縣的農民為了防止農作物 被老鼠偷吃,也為了儲存收成的農作物,幾乎每家都建立古亭畚。當地居民翁來好表示,古亭畚的外型是橢圓形,外牆一共分三層,最內層跟最外層的原料都一樣,是由稻草、稻穀、牛糞再加上石灰製成,形成類似水泥的外牆,而中間則是由竹子編成,夾在兩層牆壁中間以鞏固外型,屋頂再由鐵皮加蓋,防止下雨時水滴進古亭畚。最後在外牆上挖出類似窗戶的入口,供農民進出。擁有全村最大的古亭畚的沈通說:「入口是由一層一層的木板組合而成,且因為牆壁是橢圓形的,因此我們必須在木板上寫下數字,才可以辨別順序。」

由於古亭畚橢圓外型的特殊設計,讓老鼠無法爬上它的外牆,成功防止老鼠偷吃農作物,且如此的空間可以提供農民儲存農作物,除了可以提供農民在未收成時期的生活之外,也可以囤積作物,在市場價格提高時販售。

當地居民將古亭畚入口的木板拿開,展示裡面的空間。

 

工業時代來臨 拆除古亭畚

一九八O年代的台灣邁入工業時代,雲林縣許多農家為了增加經濟收入,開始捨棄農田,將自家土地改建為工廠,因此古亭畚的存在開始變得多餘。

由於無須再儲存農作物,古亭畚的用途從穀倉改變為倉庫,雲林縣許多家庭開始將不用的雜物堆放在古亭畚,甚至有些家庭因為古亭畚佔地太大,因此將其拆除,古亭畚的數量開始銳減。

保留歷史痕跡 重新出發

李萬壽從一九九七年接任堀頭社區發展協會理事長,古亭畚對他來說是兒時的記憶,為了保存兒時的記憶,也為了保存農村的歷史痕跡,他帶領村民訪查堀頭社區內僅存的古亭畚。

經由訪查發現,堀頭社區保留的古亭畚有二十座,是全台最多的。雖然許多古亭畚已經年久失修,裡面堆放的也都是家庭的雜物,但他還是說服居民修復古亭畚,將破掉的外牆與鐵皮屋頂補上,使古亭畚恢復原本的樣貌,並將其作為社區特色進行推廣。

與大學合作 彩繪歷史

二O一三年,虎尾科技大學多媒體設計系老師廖敦如,因獲得「教育部大學小革命-藝術蒲公英,N次方!」計畫補助, 帶領學生到堀頭社區進行社區營造。學生除了將社區內的圍牆彩繪,描繪出古亭畚與社區的意象之外,也將社區提供的兩座保存較為完善的古亭畚上色,成為堀頭社區的入口招牌。

隔年,虎尾科大的休閒遊憩系學生也與堀頭社區合作,希望能讓課程成果走出學校,實地展示在社區中,因此李萬壽提供社區的一間房子,讓學生在裡面進行室內藝術改造,設計出許多代表堀頭社區農村意象的立體藝術,包括立體的古亭畚與畫作等等。

由虎尾科大多媒體設計系的學生彩繪的圍牆。

 

同樣由虎尾科大多媒體設計的學生彩繪的古亭畚,為社區的入口招牌。

 

規劃未來 與歷史互動

雖然堀頭社區與學生合作,讓社區的一部份呈現藝術村的風貌,然而這些學生都已經畢業,目前也沒有計畫要繼續合作,因此社區內還是有一部份保持原有風貌,而古亭畚除了兩座提供給學生彩繪之外,剩下的也只有維持原樣。

李萬壽表示,由於古亭畚的修復與維護需要比較多的時間,因此目前現況還是會放在維護上,但在未來希望能將古亭畚改造為互動式,例如改建為咖啡廳,或是在古亭畚裡擺放紀念章,讓民眾在社區巡禮的過程中,除了能在裡面休息之外,也能從中了解到古亭畚的歷史。

由虎尾科大休閒遊憩系的學生設計的立體古亭畚。

 

延伸閱讀

社區通各社區網站-雲林縣堀頭社區

堀頭社區臉書專頁

ETtoday東森旅遊雲–虎尾堀頭老農村改頭換面 牆面彩繪充滿田園趣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