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戴恩加、黃彥齊/台中市報導】兩年多前,大學剛畢業的羅伊秀,選擇的不是投入科系相關工作,而是回家務農,當起農二代。現年僅二十五歲的她,大學時期便創立「菇媽媽」品牌,在校內販售母親種植的香菇;畢業後,除了返鄉與家人經營香菇寮,也憑藉自己的雙手,獨立培育木耳,將「菇媽媽」品牌對天然無毒的堅持延續下去。

羅伊秀大學畢業後返鄉種香菇及木耳,堅持以天然無毒的方式種植。

 

大學畢業 返鄉務農

「我們家這裡的環境好,高山上種出來的作物也比較好吃。」羅伊秀的家位在台中市緊依大甲溪畔的高山地區,附近乾淨水質的優勢,加上「白天日照氣溫高、夜晚大甲溪帶來濕氣」的環境特性,適合需要高濕度及日夜溫差的香菇生長。

八年前,母親開始種植香菇,羅伊秀經常利用空閒時間協助農事,之所以在畢業後選擇回家務農,除了因為對農事及家鄉環境熟悉,也由於從小居住高山上,養成早睡早起的生活習慣,因此大學畢業後,仍希望過著不需加班熬夜的規律生活。

香菇寮中的每根香菇,由羅伊秀、家人及志工用心栽種。

 

主動學習 獲選百大農青

為了具備種植香菇所需的專業知識,羅伊秀畢業後曾到中興大學修習真菌相關的理論課程,並將大學在工業管理學系學到有關生產及品質管理的概念作整合。「跟羅伊秀相處久了,會發現她是一位樂於進修、很有上進心的人。」今年五月來到香菇寮擔任唯一一位志工的黃冠豪肯定地說道。

談到畢業後農事的順利開展,羅伊秀認為與大學畢業那年獲選百大農青有關。「兩年前有一位農友邀請我和他一起參加第一屆百大農青的徵選,我想說自己才剛起步,就按照接下來的計劃認真撰寫企劃書,那之後很順利就選上了。」選上百大農青後的羅伊秀,在農委會百大青農專案輔導員的指導下,經營香菇寮更加得心應手,而一年前,她也另外建造一座木耳寮,憑藉自己的雙手獨立經營。

羅伊秀仔細地檢查每根香菇,確保作物成熟後再親手拔起。

 

自產自銷無毒菇 學校成為起點

「大三、大四在學校打工,當時有幾位同學知道我媽媽在種香菇,他們試吃後覺得不錯,就鼓勵我開始在學校賣香菇。」羅伊秀回想兩年多前創立菇媽媽品牌的經過,提及自家香菇由於種在高山上,「味道特別好吃。」為了維護香菇賣到客人手上的品質,也避免作物價格被不當壓低,羅伊秀拒絕將香菇交由大盤商收購,轉而自創品牌販售。

羅伊秀雖有創立臉書粉絲專頁「菇媽媽」,但粉專並非銷售作物的主要管道,而是經由248農學市集和幾位農友的協助,販售香菇及木耳。由於平日忙於農事,羅伊秀無法經常下山前往市集販賣,因此郵寄成為運送作物至山下的主要方式。

羅伊秀種植的香菇及木耳有一大特色,即對於「無毒」的堅持,她認為「不管是對環境、對消費者或對我們這些務農的人,農藥的使用都有可能造成傷害。」秉持栽種過程完全不添加任何化學藥劑,羅伊秀的菇媽媽品牌帶出天然無毒的保證。

羅伊秀將採收、烘乾後的香菇包裝成袋,等待車子運送下山販售。

 

羅伊秀以環保材料親手包裝、製作菇媽媽農產品禮盒。(圖為羅伊秀提供)

 

母親放手 女兒獨立自主

目前與羅伊秀共同經營香菇寮的除了媽媽,也包括羅伊秀的叔叔及一位打工換宿的志工黃冠豪,至於木耳寮,則由羅伊秀一人獨立完成所有種植流程。「媽媽處於不保護我的狀態,除非有求於她,不然媽媽不會特別幫忙。」羅伊秀的母親總是放手讓女兒去嘗試,包括品牌的創立及木耳寮的經營,正因為此,羅伊秀在獨自承擔大部分責任的同時,也培養出獨立、早熟的性格。

不過,儘管放手讓女兒去做,母親張細足仍會在女兒有需要時,適時地出手幫忙,她說:「女兒和我就是相輔相成、互相幫忙。有時候她的木耳寮忙不過來,我也會幫她澆水。」另一位協助羅伊秀的志工黃冠豪,除了在香菇寮工作,也會定期來到木耳寮照顧作物,他說:「來這裡種香菇和木耳,了解到使用太空包種植作物的方法,也看到最初香菇和木耳生長的模樣。」事實上,黃冠豪去年擔任替代役時,曾負責保育貓頭鷹,對生態維護熱衷的他表示:「今年會想來這裡打工換宿,除了想要體驗不同於房務清潔以外的換宿經驗,也希望更了解蕈類的種植方式。」

羅伊秀的香菇寮旁養了兩隻小狗,平時工作疲憊時便會與牠們玩耍。

 

樂觀以對 未來不設限

兩年前,參選百大農青時,羅伊秀在企劃書中寫下之後計劃要經營木耳寮,如今,這項計劃實現了。面對香菇寮、木耳寮、乃至於菇媽媽品牌的經營,羅伊秀表示並沒有侷限自己將來要持續做下去,「畢竟人還年輕,覺得未來仍有許多領域值得一試,不一定要從農。」現階段,她希望能朝「完全自己賣」的目標努力,倘若將來能倚靠作物賺取更多錢,她將會繼續種下去。

羅伊秀表示,目前農事經營上,主要面臨缺工及缺乏銷售通路的問題。由於香菇需要較龐大的人力及種植面積,且各個種植環節須趕在一定時間內完成,因此,她希望能有更多志工願意前來幫忙,畢竟人力不足的問題,將連帶地導致務農者沒有多餘時間進行作物的銷售及運送。

除了上述提及的問題,才剛畢業兩年多的羅伊秀表示,自己偶爾會面臨長輩、朋友的輕視,認為年紀尚輕的她「並不是認真要務農。」對此,羅伊秀自信地說:「如果要種下去,等我種到三十五歲,就可以和別人說:『我種香菇、木耳已經種了十幾年。』」站在羅伊秀身旁,可以感受到她的樂觀及進取,也不難體會她在農事經營上的細膩與用心。

 

平時叔叔(圖左)、志工(圖中)以及母親(圖右)會一起來到香菇寮中工作,互相幫忙照顧作物。

 

延伸閱讀

菇媽媽臉書粉絲專頁

羅伊秀Blogger部落格

好食機農食整合有限公司-羅伊秀「菇媽媽農場」

中時電子報-林佳龍年編10億 推動新五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