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楊雅勻、顏士傑、顧上鈞/苗栗縣報導】每到假日遊客如織、萬人空巷的南庄老街,您可知道過了它後方的康濟吊橋,迎來的是另一處靜謐的世外桃源,其中一棟帶著客家古早味的房子,外頭的門牌隨著風搖晃,裡頭傳出陣陣青年閒聊的歡笑聲,這裡是「老寮」,搭載著苗栗孩子邱星崴復甦故鄉產業的夢。

一排中間著藍色襯衫為邱星崴(圖片提供/老寮)

 

苗栗縣南庄鄉在地青年旅舍「老寮Hostel」,由台大社會系畢業的邱星崴創辦。邱星崴小時候就在南庄生活,每天過著與山林為伍、優遊自在的日子,但開始上學了之後就搬到了台中,從此與故鄉疏離。苗栗孩子邱星崴 因功課返鄉溯源

大三時選修「清代台灣開發史」的課程,讓邱星崴再度拉起了與故鄉的連結。當時課堂老師要求每組同學找一個村莊,探查它的清朝樣貌,邱星崴笑談整組只有他有「村莊」回的去,其他組員都是都市長大的孩子,就在這樣的機緣下,邱星崴回到了故鄉。

再度回到故鄉,邱星崴發現南庄已與自己童年印象裡的不同,邱星崴說:「童年印象裡,苗栗群山環繞,熱鬧的像是動物園,我們在溪裡抓蝦、在晒穀場騎腳踏車、在田埂間奔跑。處處熱鬧,客家山歌哪裡都是。」但現在這些熱鬧都不見了,眼前盡是盜採砂石、山坡地開發殘破的景象,年輕人外移、產業凋敝,南庄的生命力不再。

作產業調查的功課時,邱星崴也發現,小時候就在這塊土地成長,平日與同伴在水裡抓魚、山裡奔跑,卻完全不知道這些河、山的名字。他感慨的說:「竟然發現我對自己的故鄉一無所知,感到很慚愧。」因此他決定要多做努力,讓自己能為家鄉多做點什麼。

大南埔農村辦公室 為農村爭一口氣

為了更了解自己的家鄉,邱星崴常透過寒、暑假回母校衛道中學,帶領人文科學班的學弟妹到苗栗做田野調查,為了離家鄉更近,研究所也選擇距離苗栗較近的清華大學就讀。

歷經八年的返鄉溯源,他發現政府有很多荒謬的建設,例如有次施工將居民家門前的水溝加蓋,但在南庄鄉下,婦女習慣在水溝洗衣,政府這般建設,讓她們每天都要辛勤地搬開水溝蓋,才得以順利洗衣,邱星崴痛批:「這完全是都市的思維呀,只有都市的水是臭的,可是我們鄉下的水是乾淨的、是甜的,根本就沒有必要用水溝蓋把水跟人分開來,客家人是很親水的民族,卻因為都市工程的思維路線,把人跟水的關係切斷。」

這樣的事件反應出許多城市的問題,邱星崴看了很難過,於是設法要解決。於是為了讓新一代意識抬頭,他和志同道合的朋友們組成了大南埔農村辦公室。邱星崴認為南庄有豐富的天然資源,例如樟腦、煤礦等,但農民辛苦經營資源,卻因政府和財團的打壓,僅得微薄盈餘。解決問題的方法就是發展地方的產業,把這些自主權利還給農民。因此大南埔農村辦公室的三大訴求就是:土地復耕、草根民主、手工藝傳承。

青年旅舍可促進認識農村 「老寮」成立

大南埔農村工作室有越來越多的人參與,但時間久了邱星崴發現,辦公室的活動就只有會參與社運的青年才會來,並無法讓更多人認識農村。依著過去出國作田野調查、居住青年旅舍的經驗,邱星崴認為創辦青年旅舍是一個很好的「降低門檻」方式,意即不再只有願意參與社運的青年會前來,而是所有想討個休閒的人都可參與,由於輕鬆好玩,反而更能帶領人們進入了解農村。

以此想法,邱星崴決定要在南庄鄉成立一間青年旅舍,並與幾位志同道合的朋友開始籌畫這一切。「想法差不多後,才開始來尋找適合的地點。」邱星崴說,他打算「用距離選擇客人」,所以他沒有在南庄老街附近尋找地點,而是來到過了一個康濟吊橋的南江街。南江街是南江村的中心,這個村落因煤礦和木材興起,現在的南江街仍保有客家村落古色古香的在地味,而且交通也不會太不方便,南庄老街出來順著河走,經過吊橋即可到達,因此邱星崴就決定將青年旅舍開設在這裡。

他們將青年旅舍的名字定名為「老寮」。老,紀念著過去的風華;寮,是暫時居所的意思。老寮在二○一四年十月成立,邱星崴說:「客家庄一定依山傍河,所以每座客家庄都是它背後那座山的路口,那現在那座山封閉起來了,老寮就是要當那個山的入口。」他希望老寮可以作為一個認識山林的入口,讓民眾愛上南庄的一個出發點。

南庄老街過了康濟吊橋就是老寮所在的地方。

 

老寮的後門出來可以看到潺潺的河川。

 

邱星崴說:「我們相信,認識土地最好的方法,是生活。」他希望藉由青年旅舍,吸引背包客、學生前來南庄,進而更加了解、愛上這塊土地。老寮提供的打工換宿共有兩類,分別為一般換宿和專長換宿,一般換宿就是以勞力,例如打掃等,換取兩週的免費住宿;而專長換宿則是以專長來換取住宿,這就沒有天數限制,過去有一位香港的背包客就有拍紀錄片的專長,於是他為老寮拍攝了一部紀錄片,記錄了許多南庄很有才華但不見經傳的老人家、藝術家,像是南庄長老教會協助組成的媽媽合唱團,就得了很多獎,卻鮮少人知。專長換宿、誰來晚餐、深夜食堂 逐漸打響知名度

此外為了打響老寮的知名度,邱星崴也舉辦了多場「誰來晚餐」和「深夜食堂」,誰來晚餐就是會邀請一些比較有名的人,來老寮吃晚餐,與大家聊聊天,過去來參加的有陳為廷、蔡英文等人;而深夜食堂則是參照日本知名漫畫深夜食堂的模式,過去有一場是泰雅族的朋友煮自己種的香菇給大家吃,並分享其家鄉歷史,那場剛好有韓國農民的背包客,他們一起交流著種植的心得,氣氛溫馨、融洽。

老寮內部有許多可以供學生聊天的座椅區。

 

學生喜歡相聚在老寮正門的桌椅區聊天。(圖片提供/老寮)

 

打造在地產業鏈 建立農創館

邱星崴最大的願景就是打造在地產業鏈,如此才能真正幫助到南庄,目前老寮提供住宿,與體驗旅遊規劃的服務,僅達到第三級、第四級的產業鏈:服務、體驗,第一級和第二級的製作和加工仍未達成。

因此他的下一個目標就是打造一個「農創館」。邱星崴表示現在很多人在談文創,但大部分都是只要達到「創」,創意、創造的部分,並沒有達到「文」,文化是什麼?文化的根源是什麼?對於他來說,台灣以農為本、以農立國,「農創」是相當重要的。

他說:「農產品是農村的根基,產品也是農村文化很重要的,農創店是勢在必行的,我們必須把農產品背後真正的價值彰顯出來,這樣才能夠恢復農產品應有的價格,年輕人才留得下來農村。」

農創店的意義是這麼遠大,邱星崴現在積極地在規畫農創店,位置也將會選在南江街上。邱星崴表示,未來農創店會像生活工場、無印良品那樣,提供許多創新的農業製品,最重要的是還會販售在地的輕食,用在地耕種的食材來製作。

邱星崴想要打造的特色在於,你購買輕食,還可以親自體驗輕食的製作,並且參觀耕種過程,舉例來說,一樣是買一瓶有機醋,台北也買的到,可是來這裡買,就有機會跟製作者互動,他可以跟你介紹每一隻醋的由來,而民眾也可以親手去釀醋,他說:「在這裡你有機會把自己的一部分留下來,而且有機會把這裡的一部分帶出去。」

老寮搭載著邱星崴復甦故鄉產業的夢,這個夢逐步建造著,越來越踏實,一步步達成目標。

延伸閱讀

老寮官方網站

老寮Facebook

通往山林的入口─老寮青年旅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