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劉筱妍、陳渝涵/台北市報導】六月二十七日,臉書突然掀起一股換大頭貼的熱潮,許多大頭貼都變成彩虹的顏色。因為這一天,美國正式宣布同志婚姻合法化。然而台灣同志仍在推動三項法案,以爭取婚姻的權利。其中,熊學會有感於社會對同志的歧視與不平等,從郊遊社團轉型成微型彩虹團體,希望台灣能夠成為下一個美國。

熊學會發言人希恩(左)和活動海賊(右)。

 

社團轉型 串聯更多社會微小力量

一開始聽到熊學會的人,常常誤以為是保育熊的團體,原來這個「熊」有它的含意。負責籌畫學會活動的海賊解釋,男同志族群因為外型區分成猴子、狼和熊。猴子是纖瘦的男生,狼是一般標準,而熊是比較壯的身材。因此,熊學會當初便是一群體型比較相近、彼此互相認識的同志朋友組成。不過這只是依據外型區隔,並不是絕對的標準,所以熊學會想要打破這個想法。海賊說:「就像我可能認為我是熊,但別人覺得我是胖子。所以我們想要表達做自己就好,沒辦法定義別人眼中的自己。」

會長在一次與伴侶盟接觸後,決定將這個踏青社團轉型成捍衛同志權益的微型彩虹公益團體。至於為什麼取這個名字?海賊說:「因為每個族群其實都是微小的,所以希望將這些微小力量串連在一起,把它做大。」

積極參與活動 表達社會關懷

熊學會目前的三大努力方向為婚姻平權、身心障礙的關懷,和愛滋病及其他歧視的平反。他們走寓教於樂的路線,以輕鬆的方式分享,例如舉行彩虹跳蚤市集,也協助伴侶盟舉辦十月圍城九七辦桌等大型活動。其中為了在熱線晚會上表演,熊學會一群人臨時組成「不歧視舞團」,結果一直持續到現在。舞團名字帶給大家的想法就是不歧視、做自己,海賊說:「我們跳舞也不是很專業,但是我們很快樂。」未來他們想跳舞給關愛之家,或找其他人一起同樂。

除此之外,熊學會帶著關愛之家的小朋友出去玩。他們覺得自己和這群小朋友很像,因為小朋友被垂直感染得到愛滋病是天生沒得選擇的,他們的性向也是,這也是熊學會長期支持關愛之家的原因。至於身心障礙的部分,手天使的創辦人Vincent是熊學會的朋友,所以他們特別著重在台灣第一個殘障同志團體,殘酷兒的關懷。

十月圍城中熊學會一同參與婚姻平權的拼字。(圖片來源:熊學會粉絲專頁)

 

我們只是喜歡彼此 沒有不一樣

「再多的形容詞、再多的解釋,都比不上你直接接觸這個人去認識他,你就會發現你們沒有什麼不一樣。」學會發言人希恩,認為出櫃是解決衝突與誤會的好方法。他在進入學會之前,就一直透過個人的力量在網路上與對同志有歧視的人們辯論。由於時常分享這方面的訊息,也詳細地和不太了解同志的網民解釋,於是被會長發現,邀請希恩加入熊學會。也因為他能清楚表達自己想要說的話,所以他常常在學會辦的講座上和大家侃侃而談自己的經歷看法,例如他就曾探討聖經上為什麼會不鼓勵同性戀,原來是因為以前時代考慮到衛生條件不好的關係。

他認為人們常是因為不了解所以才恐懼排擠,加上整體社會教育主要是異性戀,沒有太多的機會去認識不同的人,所以應該要讓他們接收到正確的資訊,例如希恩就帶媽媽去同志大遊行,透過直接接觸、直接了解,讓她看到他們並不像污名化他們的人所形容的那樣。而回憶起關愛之家的活動,希恩覺得同志並沒有什麼不同,同志也有愛心、也有情感,也有任何一般人有的,只不過多了一個這樣的身份。他說:「我們何需隱瞞?我想要證明一件事,我們同志就像大家一樣,我們也想為這個社會做一點奉獻。」

延伸閱讀

同盟捍衛婚姻平權 推動法案通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