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馮薇之、徐冠縈/台北市報導】遭逢意外傷害的燒燙傷患者不論在身體上的醫療復健,還是在心理上的重建過程,甚至在未來職場和社會中的生存上,皆具有比常人更艱難的挑戰。現任陽光基金會臉部平權代言人郭采瑀小姐就是一復健十三年,成功走出傷疤,並活出生命色彩的例子。

IMG_5798.JPG
財團法人陽光社會福利基金會臉部平權代言人郭采瑀。

 

燒傷的深度 生命的深度

一般而言,燒傷和其他病症一樣,有輕微和嚴重之分,深度和面積為其動判斷的依據。一度燒傷的範圍主要在表皮淺層,三到五天即可癒合且無疤痕;二度燒傷則有深淺之分,淺則在於真皮表層,約兩周內可癒合,可能會留下輕微疤痕,深則傷及真皮深層,需做植皮避免感染,且會留下明顯傷疤;三度燒傷就傷及全層皮膚,並且會留下肥厚性疤痕,造成皮膚功能上的障礙;四度燒傷最為嚴重,傷及全層皮膚、皮下組織、肌肉及骨骼,需依賴皮瓣補治療和電療等特殊醫療,甚至截肢。

郭采瑀在九歲那年,因為家中使用的精油意外爆炸,造成全身百分之三十的皮膚有二到三度的灼傷,復健十三年,直至今日動刀已超過三十次。一路走來不論是與當年精油廠商的訴訟官司糾葛、龐大的醫療費用、艱困的復健過程或是不斷遭受異樣眼光,都曾讓她身心具疲,但郭采瑀並未因此輕忽生命的價值。

一度灰心的她,受到五月天歌曲「憨人」的鼓舞,決定積極努力證明自己,也成功靠自己的力量成了五月天師大附中的學妹。在高中也積極參加社團,選擇了必須與人面對面的康輔社,希望帶給他人希望、溫暖和正面能量。郭采瑀目前亦為陽光社會福利基金會臉部平權代言人,她以自身經歷鼓勵許多燒燙傷患者,希望不管受傷的深度有多深,都能夠走出傷痕,活出生命的深度。

IMG_5779.JPG
臺北風華聯合整形外科診所醫師林進德。

 

不同立足點 不一樣的省思

郭采瑀提到近期的八仙塵爆事件各界所反應的狀況,她表示其實站在患者本身的角度來說,醫療資源並不足夠,像是在她本身的治療過程中就覺得護士們非常辛苦,可以說是在極少數的護理人力資源下輪值大量如換藥等龐大艱辛的工作,而這次塵爆意外事件一次湧入近五百位傷患,對整個醫療體系是一個很重的負擔。

而面對各界反應台灣醫療資源不足的問題,前榮總燒燙傷中心主任,也是目前臺北風華聯合整形外科診所的林進德醫師站在燒燙傷專業領域及醫護人員的角度表示,其實資源沒有不足,反而是平常「太多了」。因為不是隨時有這樣的意外事件,如果要在平常就空出幾百個燒燙傷加護病房床位、醫療器材甚至醫護人員,這樣的成本不是整個醫療體系甚至社會負擔得起的。

另外,經台灣形體美容整合醫學會統計,共有上百家醫美診所提供八仙樂園塵爆燒燙傷患者每天免費換藥的服務直到傷口癒合,林醫師目前所任職的診所就是其中一家。不少人好奇這樣的免費服務和所謂職業醫師們的社會回饋實際上的運作狀況如何,林醫師表示這其實就是種「表面狀態」。因為只有傷況極輕微的患者才不需至大型醫學中心或醫院接受治療。事發的前面一個月到診所換藥的患者就非常少了,到了第二個月幾乎是沒有,且一般整形外科診所能提供的也僅只於專業的換藥服務,重傷與大面積的灼傷才是真正需要長期照護與醫美去疤的患者,所以林醫師說這樣的免費換藥服務實際上是種表象。

我們可以看到的是,站在不同面向、角度所思考的同一個問題,會有不同的省思,沒有對或錯,只是角度不同,所以我們應該要常用一顆寬容、客觀的心去思考,才能發揮最真實的省思價值。

求職路艱 期許改變

長久以來,燒燙傷患者們的求職路比起常人要艱辛許多,根據燒傷的程度不同,輕則傷及顏面影響求職觀感,重則影響某些生理基本機能而在求職條件上受限許多。郭采瑀說其實很多工作重點還是看能力,也呼籲政府應該可以真正落實「臉部平權」,譬如履歷表上不放照片等。除此之外,郭采瑀以過來人的身份也提到了希望政府核發身心障礙手冊的作業流程可以再更簡便且快速些,好讓使用者可以儘早運用相關福利和照護。

勇敢正向 積極面對

年僅二十二歲的郭采瑀,復健過程艱辛。現在即便諮詢眾多醫美診所都因手術風險太高被拒絕,還是沒有放棄醫學美容的念頭,她依然很積極的想讓自己看起來更好、生活得更好,同時也努力的在耕耘自己的專業領域「服裝設計」。

郭采瑀表示一路走來當然非常辛苦,但生性樂觀且「為自己生命負責」的她不斷強調,「該開刀就開刀,該治療就去治療」,一種事情發生了,就正視它、解決它,並對自己的期許夢想有信心,才能真正走出傷痛,燦爛自己的人生。最後希望不論是在個人心理建設亦或是社會制度層面上,如何從疤痕中省思、進步,讓曾經受挫的身心真正突破與社會的隔閡才是最難能可貴的價值。

延伸閱讀

生命力新聞 花心咖啡店 讓燒燙傷友展露光彩

生命力新聞 張慈惠 燒傷護理十年情

生命力新聞 陽光照耀 生命有愛

 

更多報導請看生命力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