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蔡瀚霆、余奕賢/台南市報導】踩著自信步伐,如大鵬展翅般優雅地將手中的保齡球擲出,「全倒!」台南大學特殊教育系博士班視障學生黃子軒說:「或許上天給我這樣的身體、這樣的際遇,是要我去克服困難,並以我的勇氣去幫助其他需要幫助的人。」截至二OO一三年,黃子軒在國際視障保齡球錦標賽共奪得十三金、六銀、六銅的成績,並於二O一四年獲頒總統教育獎。

 

生命力.png
台南大學特殊教育系博士班視障學生黃子軒打球的專注神情。

先天性眼球震顫 從小缺乏自信

「雖然生活中充滿視力所帶來的不便,但我會找出適合自己的方式來改善。」回首過往,黃子軒仍然樂觀的說,從小,在閱讀、看黑板時,常常看不清楚,所以必須透過一些方式,來解決這些問題,例如:坐前面一點的座位、使用放大鏡等等。黃子軒在一片模糊的世界中成長,往往要比一般人花更多的功夫,只是為了看清楚那一兩個字。

因為罹患先天性眼球震顫,雙眼視力僅有零點零二,使得黃子軒在學校上課時,「該看的看不到、該學的跟不上。」黃子軒的父親黃景星語重心長地說:「當初發現他有這個問題時,老實說我是非常地擔憂,擔心他的生活、未來要怎麼辦?當時我們實在是非常茫然。」小時候的課業表現不盡理想,也讓黃子軒變得很沒自信。

從運動中找出自我肯定的價值

小時候,除了課業跟不上,讓父親憂心以外,黃子軒的身體也不好,那時他有一個綽號「瘦皮猴」。為了鍛鍊身體,父親帶著他去練游泳,意外發現他在運動這方面的才華。高中時,黃子軒參加游泳比賽、田徑比賽都能取得很好的成績。父親黃景星說:「從比賽、得獎的過程中,讓子軒開始產生鼓舞自己向上的動力與強烈的自信心。」

大約在二十年前,一股保齡球熱潮襲捲台灣,使得黃子軒接觸到保齡球這項運動。黃子軒說,他在父親第一次帶他去打保齡球時發現,「保齡球的球與球瓶碰撞會發出很大的聲響,我對這個聲響產生很大的興趣。」對他來說,碰撞的聲響剛好能增加對聽覺的刺激;另外,只要透過反覆不斷的練習,視力對打保齡球的影響其實也不是那麼嚴重。從此,黃子軒愛上了保齡球。

黃子軒打球時的英姿。
黃子軒打球時的英姿。

反覆苦練 在國際賽場大放異彩

「想要放棄保齡球的念頭我不曾有過。」黃子軒堅定地說,遇到瓶頸,我相信是每個運動員都會碰到的。對於視障者來說,打保齡球第一個遇到的困難就是看不清楚,所以必須比一般人透過更多的練習來增加穩定性。再者,會遇到不停訓練,成績卻老是原地踏步的問題,「但因為我對保齡球的熱愛,即使遇到這些低潮,我都能堅持下去。」

二OO二年第一次當選國手參加比賽,黃子軒就奪得個人賽銀牌,也是台灣在國際視障保齡球錦標賽的第一面獎牌。說到印象最深刻的比賽,黃子軒說,二OO六年的國際團體賽中,其他國家都是三男一女的組合,而台灣選出來的代表隊卻是三女一男。「面對這樣的狀況,我們並沒有放棄,每個人都拼盡全力,而我也在最後連續打出四次全倒,最後奪得團體賽銀牌,完全跌破大家的眼鏡。」

IMG_0717 (1).JPG
黃子軒示範組裝導向桿輔具。

同理心回饋社會 發明導向桿輔具

黃子軒不僅在保齡球方面有好的成績,他也正在攻讀特殊教育博士學位。讀書之餘,他說,保齡球在室內進行,安全性也很高,是一項值得推廣的運動。「對於視障朋友來說,我希望他們除了在家裡從事靜態的休閒活動,不妨也能接觸一項安全的室內運動。」黃子軒現在也開始教授其他視障朋友們打保齡球,其中包含弱視還有全盲的學員。

以前,看不見的視障朋友打保齡球時,需要靠旁邊的引導人員帶他站定位後,他才能開始打球,而且丟出的球很容易洗溝、打不好。黃子軒說:「我發現這樣會使盲人朋友失去自信、失去對保齡球的樂趣。」因此,他研發了導向桿輔具。視障朋友一手拿著球,一手扶著導向桿,有助於更準確找到球道的方向及丟球的時間,使視障朋友能有自尊地獨立打保齡球也讓視障朋友在保齡球的成績、動作上都有顯著的提升。

延伸閱讀

看不到的保齡球 看得到的榮耀

視障保齡球黃郁曉 打出光明人生

聽障保齡球女將 用心運轉夢想

 

更多報導請看生命力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