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蔡瀚霆、余奕賢/新北市報導】每個周末早上九點多,就能聽見亞東技術學院室內籃球場不絕於耳的運球聲。「我們目前最大的目標就是兩年後的土耳其聽障奧運,希望能打進前六強。以前從來沒有人認為我們會贏,我們想要證明自己。」中華聽障女籃代表隊隊長許瑋玲說,今年七月的世界聽障籃球錦標賽,只差那麼一點點,就能晉級前六強了,真的很可惜。

中華聽障女籃代表隊隊長許瑋玲展現高難度的急停跳投。
中華聽障女籃代表隊隊長許瑋玲展現高難度的急停跳投。

前女籃國手姊妹花 執教聽障女籃

二〇〇一年,聽障女子籃球隊由聽障籃球裁判李興達成立,是台灣第一支聽障女籃聆揚隊。剛開始,教練更換頻繁,並沒有固定的教練。隊長許瑋玲說,因為球隊裡都不是從小就接受正規籃球訓練的球員,所以基本動作不是那麼好,「很多教練都覺得我們連最基本的能力都參差不齊,要怎麼教啊?」而最後這些教練都選擇離開。

直到二〇〇九年聽奧集訓時,在聽奧籃球組召集人東方介德的牽線下,由其夫人,前女籃國手鄧碧珍接任聽障女籃的教練。加上後來,同是前女籃國手的雙胞胎妹妹鄧碧雲也一同加入了教練團的行列。隊長許瑋玲說:「當我們第一眼看到教練時,就覺得她們很專業、很厲害。」而教練一步一步地帶著我們,從基本功開始訓練。

12171701_1026235517434186_356370071_o.jpg
鄧碧珍教練(右)仔細地向球員們講解練習的動作。

 

只要有心 籃球場上溝通無障礙

「帶聽障球員所遇到的最大困難在於溝通。」鄧碧雲教練說,球隊一開始其實有請一位手語翻譯員,但因為很多球員並不是先天的聽障,所以看不懂翻譯員比的手語。會手語的球員也向教練反應,很多籃球術語,翻譯員也比不出來。最後,她們發現根本不需要翻譯員,最有效的溝通方式就是教練說話時盡量放慢語速,讓球員們讀教練的唇語。

籃球是一項團隊的運動,看的不只是個人的球技,也考驗著團隊的默契。比起一般聽人來說,聽障球員在球場上的溝通多少也會受到聽力的影響。隊長許瑋玲笑著說:「在場上就用盡全力大喊,不斷地提醒隊友。」另外,平常訓練時,因為球員間感情都很好,所以常常會互相提醒,講一次不夠,就講第二次,第二次還是不行,再講第三次。

12177308_1026235154100889_116381620_o.jpg
球員廖又萱在籃底下投籃出手。

 

埋首苦練 成功是屬於堅持的人

從基本的傳球三百次,到跑籃、跑戰術,聽障女籃的每一次練習,在教練的要求下,無論是質還是量都非常的紮實。去年七月才剛加入球隊的高中生廖又萱苦笑地說:「剛開始沒想過會這麼操,第一次練球我就被嚇到了,當時心想再也不要來了。」後來,在隊友及教練不斷地鼓勵下,她才能繼續撐下去,現在的她擁有超齡的成熟球技。

身為一支聽障女籃的教練,除了像是帶一般聽人球員的基本訓練以外,鄧碧珍教練說:「要對球員們付出特別多的關心。」在今年七月的世界聽障籃球錦標賽中,中華聽障女籃代表隊出色的表現,拿下了第八名的好成績,也讓更多人開始認識、注意到這支聽障女子籃球隊的堅強實力。

「我希望她們不要輕易地說放棄。」鄧碧雲教練說,為什麼成功的人總是那麼的少?因為能堅持到最後的人真的太少了。她常常鼓勵球員,以台灣的籃球環境來說,一般聽人籃球員要比奧運、世錦賽,幾乎是不可能的;但聽障球員們,只要比別人更努力一點,就能代表國家,到世界各地去比賽。所以更要珍惜這種機會,不要留下任何遺憾。

延伸閱讀

聽障菁英盃籃球賽 朝雅典前進

獨臂神射手范弘昊 單手創造奇蹟

找回喪失行動力 輪椅籃球夢發燒

 

更多報導請看生命力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