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馮薇之、徐冠縈/台中市報導】對社工的印象是什麼呢?是穿梭在各個需要幫助的家庭?是在工作機構整理輔導記錄?賴儀婷,綽號小賴,跟你想的社工絕對不一樣。她是一位非典型音樂社工,背著一把吉他,靠近一個個受傷的靈魂,聽他們說故事,再把他們的故事寫成一首首溫暖的歌曲,並且帶他們寫自己的歌。中途之家的少女、慢飛天使媽媽團體都曾因為小賴的歌聲而被感動、療癒。

12281860_921112504635562_1024347188_o (2).jpg
賴儀婷把故事寫進歌裡,打動許多人。

 

社工養成之路

洋溢著溫暖笑容的小賴,在國中的時候卻曾經有過那麼一段黑暗的日子。小賴原本和班上同學都處得不錯,在國二下卻開始被一些同學排擠,她不知道是什麼原因,只能躲進書寫和音樂的世界釋放淚水,自己吃飯、自己上課,形單影隻。被踩在地上的考卷、同學排斥的眼神到現在都還深烙在她腦海。然而這樣黑暗的日子,卻成為她在社工路上的養分:「我比較想要靠近受傷的靈魂,因為那就靠近了自己啊,因為我也曾經是,或我也在那個過程裡,而我也知道那會是多辛苦。」於是幫助人的夢想就在最孤單的時候開始萌芽。

東吳大學社工系、社工所畢業,賴儀婷受了七年的社工專業教育,曾任士林青少年環境藝術工作坊專案助理、台北市少年輔導委員會及乘風少年學園實習生;二〇一二年,離開原本的工作環境,拾起一路從高中陪伴她的吉他,開始用音樂走社工的路,成為一名非典型的音樂社工。

12299879_921110584635754_408805543_o.jpg
賴儀婷著作《背著吉他靠近你》。



吉他加社工 走出自己的路

小賴從小就學習音樂,從最一開始接觸的鋼琴,到高中、大學時加入吉他社,不管是古典樂還是流行樂,音樂就好似是生命裡密不可分的一個部分。但是音樂跟社工,兩個截然不同的領域,又是怎麼樣的靈感讓小賴把它們結合了呢?

小賴最初在青少年安置機構輔導許多少女,這些女孩的背景有些是從事性交易被捕;有些則是家庭長期有失功能的困境,因為缺少父母的關愛,必須仰賴社福機構的照顧和保護,所以住進機構。小賴每個禮拜都花時間陪伴他們、聊天、也輔導他們寫作業,期待可以給予他們幫助。在一次偶然的機會下,小賴決定拿起那把一直放在角落的吉他,就這樣開始把音樂帶進社工領域的想像。



今天不上課 我們彈吉他唱歌吧

開啓小賴音樂社工之路的女孩叫小婕,有一次小婕失戀心情不好、不想課輔,於是小賴拿起吉他,刷了和弦、哼起五月天的擁抱,貼近的歌詞、溫暖的旋律讓小婕當場紅了眼眶,「這是我第一次覺得我跟她們這麼貼近」小賴有些激動地說著,也第一次體認到音樂可以縮短人們之間的距離。於是她發現比起課輔,或是那些大家對於所謂社工的專業和任務,其實無法打動小婕,當跳脫既定的社工形象,其實才有機會好好跟她互動。

踏進教室,映入眼簾的是一張張年輕的臉龐,小賴沒有想到這些媽媽們與他年紀相仿。為人母困難、當是一位慢飛天使的媽媽需要更多的勇氣。小賴在與媽媽們的相處中體認了「為母則強」,媽媽們在想到孩子們一輩子時要受疾病所困時憂心的落淚,卻又要在社會大眾投以特殊的眼光時為孩子挺身而出。媽媽們的內心其實也有脆弱,但捍衛孩子時又必須武裝起自己。小賴領著他們把那些平時無從發洩的壓力寫進歌裡,希望藉著這樣抒發情緒並且帶給他們更多勇氣。新書發表會上,小賴講到這不禁有些哽咽,而台下的媽媽們更早已紅了眼眶。

五音不全、看不懂樂譜,這些讓很多人對音樂卻步。但這些在小賴眼中都不是隔閡:「音樂的渲染力,可以讓他們直接感受到我想靠近他們,也可以很快讓他們感受到同理……,音樂既是我靠近他們的方式,也是他們很快接受我的原因。」她用音樂瓦解心牆,讓大家在她的音樂下侃侃而談、抒發自己壓抑的情緒,然後達成社工的任務。她用她的吉他,讓失戀的女孩找回笑顏、讓慢飛天使媽媽們更堅毅;她用她的吉他,撫平了一個又一個受傷的靈魂。

延伸閱讀

社工陳雅楨 與原住民共創有機部落

傳遞原民傳統 用雙手回饋在地

用腳掌聽音樂 聽障組團籲關懷

 

更多報導請看生命力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