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董博尹、馮安華/台北市報導】「大家好,喜歡今天的表演嗎?」何歡劇團團長何懷安的問候,迴盪於全台多家照護中心、家扶中心、關愛之家、兒童病房和榮民之家。劇團已經邁入第十二年頭,演次超過四百五十場,看過何歡劇團表演的觀眾更是超過一萬位,而這一切都源自何懷安的次女,何歡。

未命名.jpg
何歡劇團的演出,向來帶給觀眾發自內心的笑聲。(圖中首排抱孩子者,即為團長何懷安)

 

心疼愛女遭遇  致力改善問題

在何歡三歲那年,右眼被診斷出患有視網膜母細胞腫瘤,全台灣一年只有數例類似的病情,這對何懷安一家無疑是沉重的負擔。他回憶,當時的兒童癌症病房中充斥著恐慌、無奈的氣氛,孩童病情引起的負面情緒更是擴及全家人,兒童與生俱來的歡樂氣氛在病房中形同真空,笑聲竟然淪為一種奢侈品。

何歡在兩年的化學療程中開過三次刀,終日窩在病床上悶悶不樂,每天只有跟著護士逐房送藥的時候才略展笑顏。何懷安心疼地說,何歡自從有記憶以來就成天往醫院跑,最喜歡的就是醫院停車場的味道,因為那股潮濕、悶臭的味覺記憶,已經勝過醫院中刺鼻的消毒水味。

愛女痊癒後,何懷安立志要為有相似經歷的孩童出一分心力;身為一間投資公司的執行長,他最初的發想是在中國大陸創建一間綜合型診所,為更多的病童闢造一個更有同理心的醫療環境,在仁「心」仁術的要求下提供患者一個快樂的養病場所;可惜事與願違,後來因相關法令問題該夢未果。

劇團成員也包括義工的小孩,為長照中心老人增添歡喜。(何歡劇團提供)



創建公益品牌 自立愛心門戶

何懷安轉念發展公益表演團體。他向在國立台灣戲曲學院的同班同學,說了一個三歲罹癌小女孩力抗眼疾的故事,他接著說,「如果我們透過表演的方式、建立一個劇團,試圖逗笑這個女孩和更多的小孩,你們願意嗎?」同學們回應,想先和這個女孩見面,何懷安緊接:「其實你們都認識她,這女孩就是我女兒」,同學們感動之餘點頭答應,於是,二OO三年,何歡劇團應運而生;他們幫忙義演,何懷安則負責經營劇團。創建之初,何懷安拒絕任何酬勞,因為把快樂散播給這些病童、老人,是他們的使命而非工作;他也拒絕發起任何募款行為,因為他認為捐款是發自於心的舉動,不需要「提醒」他們捐錢。所以,他的目標只剩一個,就是用心逗笑觀眾、用力感動民眾。何歡也曾抱怨,「為什麼要用我的名字命名?」何懷安表示,此舉有兩個目的,一方面鞭策自己莫忘初衷,並持續帶動整個團隊進步,另一方面,則是展現其創團精神「用何歡的小眼睛,看到更遠的大世界。」

童叟歡笑為己任 無敵鐵金剛助陣

踢踏舞、魔術秀、吹泡泡、京劇、造型氣球、樂團演唱等,是何歡劇團最基本的表演內容,何懷安企盼以多元的表演形式,勾勒出不同觀眾的共同回憶;逢年過節時,劇團也會陪伴病童們共度節慶。二O一一年聖誕夜,何懷安身著無敵鐵金剛的道具服裝,手持餅乾糖果,在台大兒童癌症病房拯救病童的快樂。那晚,他照原定計畫逐床發送糖果,卻遇到了比無敵鐵金剛更堅強的戰士。

「無敵鐵金剛叔叔,你真的會拯救好人嗎?」住在第二間病房年僅五歲的小男孩這樣問何懷安,他回答「對阿!」小男孩不假思索地說,「那我帶你去找他們。」無敵鐵金剛就被病童一路「牽」引至每間病房。令何懷安感動的是,一位五歲幼童內心的強韌程度竟不亞於成人,雖有疾病纏身,卻絲毫不減助人為樂的氣度,同時也兼具為人助樂的大愛。

沒有人文 遑論藝術

何懷安強調,「讓老人開心、把小孩逗到瘋掉,就是『何歡精神』」,用通俗但不流俗的藝術表演去關懷社會;他也說,沒有「人文」,遑論「藝術」,而何歡劇團的人文思想,則是源於對「人」的關懷與肯定,為來日不多的長者、飽受病痛所苦的小孩盡其所能的創造歡喜。

延伸閱讀

看戲無距離 台南人創新舞台經驗

客家劇場 用論壇與觀眾對話

「好」劇團 台灣劇團新勢力

 

更多報導 請看生命力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