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劉筱妍、陳渝涵/台北市報導】舞台上一個個戴著白色面具,駝著皮箱步履蹣跚前行的人們,象徵著新住民來到台灣,面臨沒有身分證、沒有國籍的飄泊與無奈。這個表演團隊透過戲劇呈現新住民在台灣生活的處境,她們是南洋姊妹劇團。

南洋姊妹劇團演出新劇「看見我們」。

用肢體傳遞情感 作為溝通媒介

劇團二OO九年成立至今,在北中南東巡演無數場次,她們最新的作品「看見我們」講述外籍配偶嫁到台灣,因申請身分證的門檻過高,諸如財力證明以及品行端正等籠統規範,而無法享有基本的生活保障,嚴重者甚至在丈夫過世或離婚後,面臨被遣返潛回母國,與小孩分離的椎心之痛。來自越南的團員滿枝表示,成立劇團的目標是想透過肢體帶出移民在台灣的處境,以及對移民而言不是很公平合理的法令政策,藉此跟社會大眾分享。她說:「我們想讓更多人知道、認識移民真實的一面,而不只是看到媒體所報導的那樣。」

劇團所屬的南洋台灣姊妹會於二OO三年成立,源起於高雄美濃的外籍新娘識字班,至今成功修改過移民法等案,以往藉由舉辦座談讓姊妹分享母國的生活美食、歷史景點,然而觀眾因為沒有實際去過,仍然感到模糊,也許認識了她們的文化卻不明白其在台生活的情形。

團長金枝表示,很多人其實願意尊重接受新移民,但礙於不了解、害怕錯誤的互動而保持距離。因此她說:「所以戲劇是一個軟性溝通的橋樑,可以幫助減少互動的錯誤。觀眾將感情投注其中,有參與感,不像座談分享的方式只是聽而已。」此外金枝補充,移民姐妹來到台灣用國語表達可能有困難,然而東南亞國家卻又很熱情,透過肢體語言便能傳遞這樣的情感,也展現了她們的文化與友善。

駝著行囊來到台灣的新移民。

融入生活經驗 與觀眾產生共鳴

一會兒是準備和婚仲簽約的台灣男子,下一幕是回到家鄉的東南亞姐妹,舞台上演出的劇本全都來自團員的生活經驗。每兩個禮拜一次的工作坊,姊妹們分享自已的狀況,老師再帶領大家如何用身體語言來表現。

她們透過畫畫以及母語的註解,將一個個畫面連結成一齣劇碼。金枝舉例,像是演出夫家生活不一定要演自己,可以扮丈夫或婆婆,而對婆婆的不滿其實也表示對她的細微觀察,除了將婆婆的形象呈現給觀眾,也讓台下婆婆們聽到媳婦的心聲,金枝說:「我們選擇演出的角色並非不喜歡,而是因為在意,所以把自己融入該角色,期待他能有所改變。」

在每次表演結束後,姊妹們會和台下交流想法、分享心得。金枝解釋,因為南洋姊妹劇團為民眾劇場,藉由互動貼近觀眾,並讓其了解劇情內容就真實上演在生活中。也由於是民眾劇場,她們會到學校、偏鄉社區演出,甚至在草地上或一棵大樹下搭舞台。金枝說,有社區媽媽看完表演感動落淚,稱讚她們很勇敢,因為劇團道出了她在夫家一直忍耐、沒勇氣講出的處境。劇團才曉得原來她們碰到的問題不是只有移民才有,台灣在地女性的權益,或偏鄉等弱勢者的處境都是大同小異的。於是劇團除了推廣移民議題,也向人們傳遞一個女性為家庭、為社會所作的貢獻。

因為看見法令對新移民的侷限,稚璽加入劇團擔任台灣志工。她表示,雖然國籍不同,但對外籍人士不平等的法規,人們不該覺得跟自己無關,因為新移民與台灣人共同生活在這片土地上,大家都在尋求落地生根,希望這塊土地能更好。

延伸閱讀

新住民當志工 母語導覽台灣文物

青草湖社大 關懷南洋媳婦

關懷新移民 甜甜向前走

 

更多報導請看生命力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