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黃毅、陳耕彥/台北市報導】穿過內湖山區蜿蜒的道路,來到了經營邁入第五年的向日有機農場,農場規模不大,純有機的培育方式卻增添了田裡的綠意,農場主人許有勝從不認為這裡的一切是自己一手栽成的,他常說:「這個農園,是所有同行善友的心血結晶。」

IMG_66.jpg
向日有機農場主人許有勝。

從誤入歧途到走回正軌

比起「許大哥」,這裡更多人稱許有勝為「師兄」,這其中關乎到了佛教團體的接觸,也觸及了許有勝的過去。年輕時的許有勝,家中不愁吃穿,坐擁數億家產的他過著人人稱羨的生活,然而,也因為這股年輕氣盛,讓他走上了「江湖」,從此過著吃、喝、嫖、賭的黑道生活,成天逞凶鬥狠,還染上了毒癮,兩次管訓處分出來後,仍舊不知悔改,失去所有親人眷屬的信任。從前道上的酒肉朋友當然更不可能伸出援手,許有勝頓時從人生的高峰跌落谷底,甚至可以說是落入了無盡的深淵。

就在人生最潦倒的時候,許有勝因緣際會下遇到了創辦慈心有機發展基金會的日常法師,至此人生有了轉變,許有勝說:「我不怪罪放棄我的人,因為從前的我早已信用破產,不值得同情,我無比感恩的,是重新接納我的日常法師。」他因而發願從善,並依循法師的理念推廣有機農業至今。

廣結善緣 齊心建立農場

剛轉換人生跑道的許有勝,對於農業當然一竅不通,加上自己從前沾染毒品三十年,體力根本無法負荷大量的農務,值得慶幸的是,自己遇到了一群同行善友,無論在財力、物力上都給予很大的幫忙,才慢慢建立起農場的一沙一石、一磚一瓦。決心改過後,許有勝的眼神少了年輕時的傲氣,多了分慈悲,農場裡時不時會有從前接納他的福智佛教團體帶後生晚輩來參觀農場,順便聽聽這位師兄的生命故事。

他用自己最親身的經歷感動了許多人,慢慢的,越來越多人義務幫忙處理農場的大小事,有人幫忙打造栽種草莓的溫室;農場經營到第四年時面臨土地租賃到期的問題,在財力有限情況下,原來土地的主人變打算收回土地做其他規劃,此時卻有一位吳先生出來給予財力支助,而協調的仲介在聽了農場的故事後,更是冒著風險幫忙,土地才輾轉租還給許有勝。他說,這些貴人與他都不熟識,自己就是用一顆最真誠的心告訴他們自己在做甚麼,感覺這冥冥之中,是佛菩薩給予了指示, 建立有機農場的艱辛就這樣在一群同行善友的的齊心幫助下化為美好的成果。

改頭換面後,許有勝一路上遇到許多貴人相助,而家人雖然都有各自的事業要忙,但看到自己對向日農場的努力及用心也都表示支持並給予肯定,令他備感欣慰。許有勝致力推廣有機農業,提倡健康的蔬食餐點,不僅僅淨化了土地,淨化了身體,也徹底淨化了自己的心。

與萬物共生 和諧並存

與一般農場較為不同的是,向日農場除了不用農藥,也不除蟲,因為許有勝相信萬物是可以和諧共生的。農場裡可以看到部分的田地覆蓋了網子,部分則暴露在外不做任何防護,他說:「這裡的生物世世代代都住在這裡,我們不能就這樣稱自己為主人。都不讓牠們吃,我們也覺得過意不去。」就是秉持這樣的慈悲心,向日農場的綠意多了些蟲鳴鳥叫,多了些欣欣向榮。

IMG_63.jpg
農場用網子防止菜蟲啃食,也留部分供牠們食用。

以過來人經驗引導學子

而農場裡的工人,或者該說師弟、師妹們,有些也是曾經誤入歧途的年輕人,來到向日農場,找到了改變人生的機會。師弟鄧友華來這裡工作已經一個多月,他說:「當初在報紙上看到農場的報導,又聽了有勝師兄的故事,所以決定來這裡給自己一個轉變的機會。」每天六點起床,工作到晚上,但友華的眼神沒有一絲疲憊;流露的,是對這個人生新方向的感恩。師兄鄭宇倫說:「管訓出來後,道上朋友一個個離開了,有勝師兄用他的故事告訴我不能再回頭。」他雖然因從前吸毒,肺部開了四次刀,無法負荷太繁重的農務,但在向日農場工作,卻是踏實、有意義的。從外表其實都已經看不出這些師兄弟過去的傷疤了,他們就像是純樸的農村子弟一般,辛勤的工作,享受與自然萬物共生的閒適生活。

許有勝說:「看到他們,都有與自己相仿的過去,面對這些生命轉折,要給予更多微笑、認同、讚嘆與支持。」

IMG_20151122_021.jpg
許有勝和師弟們在溫室裡照護草莓。

順應天時 與自然無爭

來到向日有機農場,你會看到蝴蝶翩翩飛舞,穿梭在木屋上的松鼠,在未覆網的葉菜上的菜蟲,這裡的動植物相處是十分和諧的,因為許有勝聽從了日常法師的教誨,真正建立了一個有情的有機農場。林月鳳師姊說:「之前看到飲水機上的兩顆柚子,趕緊要收起來,有勝師兄告訴我,讓一顆給松鼠吃吧,後來隔天再去看,松鼠還是只吃那顆有咬過的,就像是聽懂我們的話一樣。」來到向日農場,這裡傳達的理念不只是有機農業的天然、無毒、無害,更娓娓道來,天地萬物相處的奧妙之處,不與之爭奪、破壞,自然能和諧共存。

 

延伸閱讀

朝全素蔬菜發展 降低有機肥使用

有機栽培生態教育 白石森活休閒農場

黎明身障者自立 售無毒農產品

更多報導請看生命力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