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馮薇之、徐冠縈/台北市報導】在家沖上一壺咖啡、打開辦公桌上三合一的包裝、又或是從便利商店外帶,不管以什麼樣的方式,許多人都以咖啡開啟一天。台灣人一年可以喝掉二十三億杯咖啡,但是,我們知道這些咖啡是怎麼來的嗎?

12351563_927333560680123_946469120_o
生態綠採用的咖啡豆每一顆都是經過公平貿易組織認可的。 攝影/徐冠縈

最貴的咖啡 來自最窮的國家

咖啡是除了石油以外交易量最大的商品,每年交易產值高過二點五兆。它也是全世界最受歡迎的飲料,全球一天要喝掉二十億杯咖啡,容量大約是三百座游泳池。衣索比亞是咖啡的原鄉,更是非洲最大的咖啡出產國,全國五分之一的人民仰賴種咖啡為生。街道上咖啡廳林立,咖啡的商機是如此龐大,但生產它的咖啡豆農們卻依然赤著腳在烈日下工作、三餐不繼,飽受疾病之苦。消費者的錢到底進了誰的口袋?為什麼衣索比亞還是世界上最窮困的國家之一?

知名連鎖咖啡店做促銷活動時總是大排長龍,但每杯一百三十元起跳的咖啡,其中只有不到一元進了咖啡農的口袋。原來,咖啡豆的收購價並不是咖啡農自己決定。咖啡豆一公斤賣出的價錢介在零點七五衣幣到五塊衣幣之間(約二點七塊到十八塊台幣);工廠裡揀選咖啡豆的工人一天工資更是不到一美元。

12325890_927337130679766_1623798602_o.jpg
生態綠致力於推廣公平貿易咖啡。 攝影/徐冠縈

店面熄燈 生態綠設廠提高產量

經濟系畢業的共同創辦人余宛如,看見了全球化下跨國的農產品或食品公司大者恆大、強者越強的情況。金字塔頂端的企業老闆們坐擁高收入、獲得龐大利潤,卻無視於生產鏈底端的小農們,儘管他們辛勤工作,依然三餐不繼。於是她與丈夫徐文彥開始投入公平貿易,用台灣人常喝的咖啡開始闡揚公平貿易的理念,創立了全台第一家,也是華人世界第一家正式取得國際公平貿易組織授權與認證的公平貿易特許商──生態綠;其品牌OKOGREEN Coffee也是華文世界第一個公平貿易咖啡品牌。

余宛如不僅是經濟系畢業,在投身生態綠之前更是知名保養品牌的行銷經理。以他她的專業當然知道這怎麼看這都是一門賠本生意,「你很難去否認一件對的事情,那我覺得這是一件對的事,應該要有人去把它完成。」所以在丈夫徐文彥做出這樣的決定時,毅然決然放棄原本優渥的工作,投入公平貿易。

如今,生態綠已經走過了八個年頭,從最初只有進口的咖啡豆,到現在還多了台灣在地小農的有機農產品,商品也越趨多樣化。眼看事業蒸蒸日上,公平貿易的理念在台灣終於開始被越來越多人認識,營業了七年多的實體咖啡店卻在今年元月吹起熄燈號,讓人惋惜卻也好奇背後的原因。生態綠表示,當初設立咖啡館就是希望可以有一個與社會大眾互動的平台,用一杯咖啡的時間認識公平貿易,用直接接觸公平貿易產品的方式了解其理念。而隨著台灣有越來越多公平貿易業者的出現,顯示了咖啡館已經達成了它的使命,公平貿易真的普及化了。因此,生態綠結束了台北市咖啡館的營業,到三重設廠,讓他們在面對市場對公平貿易產品需求提升時,可以完全專注於生產上,確保品質。同時也將與更多夥伴合作,讓公平貿易繼續發揚光大。

12364409_927333464013466_2077219475_o (1).jpeg
馨香堂咖啡店使用生態綠咖啡豆。 攝影/徐冠縈

馨香堂 咖啡裡的愛

馨香堂咖啡館就是生態綠的合作夥伴之一,全店的咖啡都是使用生態綠的咖啡豆。它的玻璃門上貼著一張公平貿易的貼紙,若不是特別注意其實很難發現,但沒關係,因為他們直接用咖啡宣導公平貿易。

平日的上午顧客不是太多,實習店長Shelly從櫃子中拿出咖啡豆,他們的咖啡豆很不一樣,是來自生態綠經過國際認證的公平貿易咖啡豆,儘管公平貿易咖啡豆的定價比較高他們依然堅持使用。小心翼翼的秤著重量,再放入小夾鏈帶分裝,避免忙碌時沒有辦法像現在如此仔細的測量,一切都是為了品質把關。Shelly一邊告訴我們, 或許因為馨香堂這邊聚集的都是大學生居多,其實沒什麼人知道公平貿易,於是他們在門上貼上貼紙、桌上擺上立牌,盡他們所能的宣導每杯咖啡的意義是多麼重大。

顧客Micheal Gerber最初根本不知道公平貿易是什麼,在聽過店長解釋以後,他決定以行動實際支持公平貿易,希望遠在另一個國度的小農們生活可以獲得改善「在我想喝咖啡的時候我就會來到馨香堂,因為我愛人們,現在我的錢也可以愛人了」。

 

延伸閱讀

用消費改變社會 生態綠推廣公平貿易

促進地球平等 地球樹的公平貿易

來杯馬拉威咖啡 種下希望種子

更多報導請看生命力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