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李艾庭、賴容愛/新北市報導】「要不要進來聽故事啊!」一群志工袋鼠媽媽在新莊樹林地區成立了能夠提供豐富書源和學習共讀的場所,這些媽媽不求回報,持續地推廣閱讀並邀請人們進到圖書館聽故事,只求能有更多家長帶領自己的孩子來閱讀,小孩們在歡笑中學習,大人也跟著成長,這裡是「新樹幼兒圖書館」。

圖書館館長蔡淑媖與她撰寫的書籍。

建立幼兒圖書館的路途

書香協會的前身是新莊袋鼠媽媽讀書會和山佳袋鼠媽媽讀書會,新莊袋鼠媽媽秉持提供給女性成長機會,以媽媽讀書會、兒童成長課為主,山佳袋鼠媽媽則是推廣故事媽媽。後來發現要有一個立案團體,才有足夠力量去做更多政府相關執行,所以媽媽們就成立新北市書香文化推廣協會,逐漸在新莊和樹林地區培養出上千位閱讀推廣人員,而為了提供每個家長和孩子一個共同閱讀的空間,在二〇〇三年成立了新樹幼兒圖書館。

為了早點養成幼兒的讀書習慣,也為了讓家長一起參與,圖書館的讀者主要針對幼兒,而非已經有獨立能力的兒童,畢竟沒有大人會將幼兒獨自留在一個地方。她們在館內舉辦許多親子相關讀書會,以便拉近親子關係,而大人專屬的火金姑讀書會,可以了解怎麼跟自己小孩講故事,也能學習怎麼到學校講給其他孩子聽。

開設一間圖書館難免還是有困境,現址原本是工業區,後來產業外移,很多房子空著,所以租金便宜,但為了整修仍需一大筆錢,非營利的圖書館利用廟宇募款箱的概念,讓大家都可以投錢進「書香廟」的募款箱為圖書館盡一份心力,加上志工身邊人的幫忙,最後有著三十多萬元的創館經費。設計師李福龍也義務幫忙設計場地,大家一起撿漂流木和竹子裝潢,將大自然帶入書香的空間。但是早期因為附近是工業區,居民很少,媽媽們覺得既然別人不來,她們就帶著書走出去,所以會到社區擺攤或是醫院做行動圖書館,到處講故事給大家聽。林小姐說:「到這邊看書讓人很輕鬆。」

6.jpg
故事媽媽講故事給孩子聽。

不斷成長的袋鼠媽媽

西元一九九三年參與讀書會的新樹幼兒圖書館現任館長蔡淑媖,從以前就喜歡閱讀,結婚後沒有上班,想要找一個團體讓自己成長,不管到哪裡都帶著小孩的她就像是袋鼠媽媽,所以加入了新莊袋鼠媽媽讀書會。剛開始家裡的人不適應,因為需要到處講故事常常不在家,但是後來親人明顯感受到她與小孩的成長,小孩的快樂不言而喻,因為參與讀書會話題變多,而她的生活也更加活躍。

在自己和小孩因為閱讀成長後,她希望也可以讓社會成長,所以至今不斷的提供服務,這裡是她的生活重心,雖然沒有薪水,但親人很支持。為了讓每一個新生兒家庭都能有閱讀概念,她在每個禮拜五都會示範怎麼為三歲以下的小孩講故事,讓家裡有小寶寶的人都可以過來參考。同樣為協會志工的張媽媽說自己原本都只投入在小孩身上,來到這邊後,才更了解自己的能力在哪,進而做更多事情,在成長的過程中收穫良多。

貼滿讀書會照片的空間。

讓人們更接近書籍

台灣的圖書館在很久以前並不普遍,當時書香協會有個童書俱樂部,將協會內部的童書和親子教養類書籍裝成一箱,寄給偏鄉地區,他們看完後,會再寄回以便換一箱不同的書籍過去,讓每個有需要的人都能看到不一樣的書。協會除了童書俱樂部,還有讀書會領導人和故事媽媽的培訓,以及文化領隊,畢竟除了閱讀,也希望大家走出去跟地方文化接觸。

有些出版社會定期捐書給圖書館,志工們也會利用店內募集到的善款購買需要的書,以童書居多,還有些親子教養書,如果有人捐來不錯的書也會上架。想要借書回家的人可以一個月捐一百塊加入會員,入會的人除了是對書籍有需求,也有想要一起成長、單純支持理念的人,不過若想到圖書館讀書或是參加讀書會,每個人都可以來,不需要加入會員。

書籍不斷增加,書櫃越疊越高,為了要有更多空間,圖書館將一些放十年都沒有人動或是有破損的書下架,還有一些其他人捐來卻不適合的書放在協會內部賣,這些書稱為退休書,不是退而無用,而是退而更有用,讓想要帶回家的人能夠永遠擁有它。

共造書香社會

蔡館長在女兒之前的幼稚園講故事講了二十年,她早期只要帶書去幼稚園,那些小孩就會覺得故事媽媽很有錢能買書,後來因為時代變遷,願意買書的人變多,那些小孩說的話變成家中有書,但不講故事,而至今的家庭會買書,也講故事。越來越多家庭會講故事,甚至變成一種專業,有些人不懂得如何教育小孩,在接觸讀書會後,和孩子的關係也改變許多。

閱讀應該從小培養,故事媽媽們秉持著「共造書香社會」的信念,除了為孩子說故事,也提供了優質的幼兒閱讀空間,甚至還有些小孩從小看到大,就算現在已經國、高中,偶爾還是會回來回味這邊的環境,畢竟閱讀永遠不嫌多。

 

延伸閱讀

盲人有聲圖書館 嘉惠盲胞二十五年

阿福的夢想書店 兒童快樂閱讀

北投社大讀書會 更關心社區

更多報導請看生命力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