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吳芷萱、張惠華/南投縣報導】南投縣鹿谷鄉是有名的「茶之鄉」,在蜿蜒的小路旁,處處都可見到大大小小的茶園,開車往更深山處走,穿過茂密的竹林,便可看到龍源茶品相傳三代的茶園,山頂矗立著一棵百年大榕樹,旁邊種植著金萱及烏龍等有機茶葉,被團團霧氣圍繞的茶園,就是龍源四十年來不變的好味道。

放棄穩定公職 回家鄉接手老茶園

原本為公務人員的陳鈺頷,將工作辭職後變回來接手父親的茶園,問他為何放棄穩定的工作,他說:「公職的工作穩定但薪水不算太多,而且從小看父親種茶,一方面是興趣,一方面也負擔了使命感」,不想讓從爺爺那代就傳承下來的茶園後繼無人,便選擇回家鄉種茶。

從十幾年前父親陳清澤那代開始,便從慣行農法改種無毒茶葉,陳鈺頷說:「那時候種無毒茶葉的很少,因為改種無毒之後產量會銳減,當你平時維持一個產量,突然之間產量減少,一般的農民不會接受」,在當時,龍源茶品開始賣起有機的肥料與農業用藥,推廣種植無毒茶葉,但因當時的農民普遍不接受,陳清澤想說自己先做無毒茶葉,做示範給農民看轉種無毒茶葉的成效,雖然一開始轉種無毒產量會減少,但長久來說卻可以讓土地永續發展下去,也就慢慢地有越來越多農民開始轉種無毒茶葉。

2.jpg
陳清澤正準備坐上單軌列車去巡視茶園。 攝影/吳芷萱

「種無毒是一種堅持,堅持一種理想」,陳鈺頷說,剛轉做無毒茶的時候,別人會覺得沒必要做到這一步,但無毒茶葉慢慢發展之後,就像人一直吃藥身體抵抗力會變差,經過一個週期後,慢慢地將身體的抵抗力調回來,一開始產量可能銳減三到五年,等到植物本身健全、生態平衡之後,就會漸漸強壯起來,產量就會回來,甚至比之前的更多。

陳清澤說,有些農民,農藥噴很多,菜種的很漂亮,然後賣給消費者吃,自己卻不敢吃,這樣就不行了,對消費者或是對我們來說,消費者吃得安心才會跟我們購買,我們也才能生存,像我們的茶都一定會自己先試過才會賣給消費者一樣。

結合網購拍賣 逐漸站穩腳步

為了能讓民眾更認識龍源的有機茶葉,陳鈺頷起初到拍賣及團購網,去行銷推廣自家的茶葉,陳鈺頷說,一開始因為不太清楚要如何行銷以及沒什麼知名度,消費者普遍詢問度不高,但他沒有因此氣餒,一步一步慢慢做,到了第三年開始漸有起色,之後幾年銷量也逐漸提升。

現在的龍源茶品與十家左右的購物網合作,包含momo、森森等大型購物網站,陳鈺頷一開始並沒有想到會跟這麼多購物網合作,他抱持著「賣有就有,沒有就算了」的想法,想不到卻無心插柳,因為產品本身品質優良,在網路上經營久了,就有越來越多人跟他購買茶葉,也越來越有信心,便創立品牌及商標,將茶葉依政府規範送去檢驗,在網路上的銷量提升之後,跟他洽談合作的購物網站也一間接著一間,拓展到一定的規模後,他們也開始淘汰不好的網站,選擇較優質的合作,網路事業逐漸地步上軌道。

陳鈺頷說,現在的消費型態與以前不同,會來實體店的都是一次購買大量的茶葉,一方面是來店面可以看到實體,一方面是「見面三分情」,在店裡可以聽我們介紹,比較信任,所以買的量也會比較多;網路就偏向少量購買,但只要消費者第一次買完覺得我們產品不錯,再回流購買時量也會增加。

進口茶葉衝擊 台灣茶的優勢何在

近年來中國大陸產製的茶葉外銷到台灣,衝擊到台灣本土的茶產業,陳鈺頷說:「雖然或多或少會衝擊到,但台灣茶的優勢並不會消失」,屬於海島型氣候的台灣,島內的水氣充足,而大陸土地面積廣,雖然有高山可以種植茶葉,水氣進不到內陸,受到水份多寡的影響,種出來的茶葉就會不同,他說,觀察全球種植烏龍茶的地區,都是位在緯度差不多的地方,那個區域種出來的茶是最好喝的。

3.jpg
種滿有機茶樹的山坡,是龍源好茶的品質保證。 攝影/吳芷萱
4.jpg
位於竹林旁的茶園,不時也有冬筍可以採收。 攝影/吳芷萱

 政府對於台灣有機茶葉的篩檢非常嚴格,從源頭的藥物噴灑,是否有使用到農藥,到土壤及水質的檢驗,只要一項沒通過,整批茶葉就會送去銷毀。陳鈺頷說,近年來爆發的茶葉風波,大多是進口茶葉魚目混珠到台灣茶葉中,對於進口茶檢驗,政府並不是向台灣茶一樣逐批檢驗,而是抽驗看茶葉是否農藥超標,這樣的做法對台灣農民非常不公平。

陳鈺頷說,目前政府的作為對台灣茶農並沒有太大的實質幫助,希望政府能對進口茶的把關以及是否為原產地茶的把關要更加嚴格,但他也強調,與其被動地寄望政府會改善,不如先將自己的茶做好,不跟那些不肖商人同流合汙,讓民眾都能品嘗到優質的台灣好茶。

 

延伸閱讀

輝要無毒菜園 彈藥庫變農園

台灣藍鵲茶 點燃坪林新生命

堅持有機農 保有城市中一片綠地

更多報導請看生命力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