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周庭瑄、郭富珊/台北市報導】樹蔭蓊鬱,隱身在松山文創園區內的閱樂書店昔日曾是日治時期的育嬰室。木作的建築,漆成蕩漾的湖水綠,夢田文創以跨領域的方式經營,將閱樂書店複合咖啡廳,賣書也賣咖啡,每月固定舉辦各式活動和講座。從育兒到孕育思想,閱樂書店以溫柔的文化革命推廣閱讀,成為發展台灣文創產業的藝文空間。

pasted image 0
閱樂書店主題書架前閱讀人潮踴躍。 攝影/郭富珊

文創耕耘 孕育台灣最美風景

閱樂書店的經營者夢田文創自二〇一一年開始以「原創故事」為核心,使用跨平台的方式推廣台灣文創。隔年因「台灣最美的風景是人」這句話,夢田文創開始尋找台灣溫暖的人文元素。尋訪過程發現獨立書店在商業洪流下,卻仍能堅持自我生命價值,因此向政府承租閱樂書店現址後便展開一項九年計畫,計畫在此拍攝戲劇、紀錄片、開設書店、小旅行、文創商品、線上影音等,以跨界方式耕耘台灣文創,閱樂書店因而誕生。夢田文創以松山文創園區中在日治時期原為育嬰室的木造建築作為計畫地點,先利用拍攝戲劇——《巷弄裡的那家書店》宣傳,後將拍攝場景保留改建成閱樂書店。改建過程因古蹟的保存與維護而增添不少困難度,不但不能使用釘子、硬體設備只能立地,經更換後的霧面窗戶及馬桶 也必須完善保存。

閱樂書店原為日治時期的育嬰室,每片木頭、屋瓦都具歷史意義。 攝影/郭富珊

閱樂書店內的書籍現約有兩千本,每一本都經張鐵志親自挑選。他排除暢銷書,選書以人文與藝文為主,集中文學、思想與生活風格,另外也有許多具有獨立性格的出版品與雜誌。「除了希望深化大家對社會多元的思考、更重視文化。」張鐵志說:「也希望書店可以成為一個媒體或平台,透過書與人的接觸,由書誘發人的思考。」

「位置的選擇除了因為剛好位於台北市中心,主要還是因為其歷史背景意義。」店長蔡瑞珊說,育嬰代表著新生,也能代表書店是一個誕生創意的地方。二〇一六年閱樂書店聘請曾在香港《號外》擔任總編輯的張鐵志擔任書店總顧問後,張鐵志更將閱樂書店解釋為「The Birthplace of Ideas」,期待讀者能在此誕生創意、想法,希望閱樂書店可以創造出更多的創作人才。

跨界合作 傳播文化思想的平台

閱樂書店內書籍現約兩千本,多與藝文和文學思想相關。 攝影/郭富珊
閱樂書店每月固定舉辦各式文化講座活動。(圖為講座《讓小說家討厭的那種人》現場。 閱樂書店提供

書籍之外,閱樂書店亦重視「跨界合作」,跨文學、跨藝文。張鐵志也擔任策展人,以自身在音樂、文化、社會等領域的參與,規劃講座、音樂和獨立電影為主題的策展。「跨界合作都還在規劃中。」張鐵志說:「我們希望將來這裡有各種不同的文化活動可以發生。」目前他已找了四位策展人共同規劃,分別是「文學與音樂」的知名樂評人葉雲平;「旅行與讀書」的風尚旅行社創辦人游智維;「日治時代的台灣大眾文化」的學者嚴婉玲;「設計與閱讀」的藝術家方序中。特別的是,閱樂書店還利用了挑高的空間設置「實境攝影棚」功能,將活動透過影音線上擴散,如同實境節目般現場轉播,弭平城鄉差距。

跳脫商業 開啟溫柔的文化革命

假日的閱樂書店人聲鼎沸、顧客往來絡繹不絕,有的靜心閱讀、有的高談闊論;有的埋頭寫作、有的信步參觀。不過,閱樂書店因結合咖啡廳,慕名而來的觀光客時常遠比讀者多,有時甚至會被誤認為以下午茶為主、書店為輔。即便如此,張鐵志仍認為,來者不論是文青或是觀光客都無所謂,若遊客對這裡的書或是獨立雜誌有所感受因此購買也很好。他說,書店就是一個媒體,接受不同顧客,隨之介紹給更多群眾。「你去一家好的咖啡廳也很難看到裡面有很多好的書,我想幾乎沒有任何咖啡廳是有很多書的。所以就算要把它當作咖啡店,這也是個充滿好書的咖啡店,是一間真的可以刺激你想法的咖啡店。」張鐵志說。

書店位置包夾於兩家誠品間,說到生意是否受到影響,張鐵志也回應:「做好自己的事情比較重要。」他說,不管閱樂是咖啡店是書店或是藝文空間,重要的是我們鼓勵並支持不同文化藝術在這裡發生的核心精神。蔡瑞珊也說:「書店其實就是一個人與人、人與書交會的場域,在交會的過程中,會激盪出更多的Idea跟想法,就是一個創造很多可能跟驚喜未來的空間。」她認為,閱樂的靈魂來自於我們所注入的活力,如果在這裡自然而然有想法產生、有作品誕生,那就是它的意義所在。

結合咖啡廳,閱樂書店鼓勵讀者在此開會、思考。 攝影/郭富珊

「書店是媒體,也是文化轉譯者」閱樂書店從選書、活動都倚著夢田文創執行長蘇麗媚的期待。這裡不侷限人們應該在此做什麼、不應該做什麼,而是扮演著提供舒適的空間的角色,進而以書籍、講座鼓勵人們在此寫作、思考、討論,並期待人與書、人與人的相遇能使彼此激盪,得到刺激、靈感與創意,也期待這裡不只是一間書店、一間咖啡店、一個藝文空間,而是一個能夠孕育思想與創作的場所、一個台北文化的小小基地。以此為出發推廣閱讀,閱樂書店溫柔的文化革命正悄然萌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