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劉兆為、吳盈萱/新北市報導】這是一群愛心志工和視障者共同騎出的故事,讓外出不方便的視障者有了出門的「騎」機,展翼視障天使車隊與視障者用協力車一起踏遍全台各地的山川風景和旅遊景點,離島像澎湖、金門和日本都是車隊的攻略對象,視障者能夠用「心」和其他感官體會這世界的色彩,也從運動之旅中找到突破自我體能的機會。

車隊志工帶領盲人騎車,讓他們感受不同環境。 展翼視障協力車隊提供

 

展翼車隊活動 打開視障者視野

展翼視障天使車隊負責人曾信榮表示,由於視障者外出不方便,通常只能在家從事像聽音樂或聽廣播這種靜態活動。長期下來,對身體健康會有一些影響,所以在二○一二年六月二日於大稻埕宣布,成立國內第一支自組協力車隊,讓想運動的視障者有一個管道,而車隊每個月都有兩到三次的活動。自行車隊領隊李靜波表示,通常車隊活動都會安排兩個景點,而本身就喜愛導覽古蹟的他就常常會帶視障者做景點的導覽。

李靜波曾帶車隊去參觀新莊的蘆洲李宅,在導覽的途中,讓視障者用手去感受古宅內的一磚一瓦。有別於一般人用視覺去瀏覽,他讓視障者用心、用觸覺去感受古宅所蘊含的歷史氣息。有些景點的導覽員無法體會不能視物的感覺,無法以視障者的角度做介紹,這時領隊和志工就會向視障者敘述他們所看見的一切,盡量讓他們去觸摸和感受。

曾信榮說,之前遇到一些想在台灣騎車的日本遊客,協會提供的協力車打開了台日自行車隊的交流契機,也造就車隊前往日本騎車的機會。另他印象深刻的是,有一次到日本騎車,但是現場提供的許多協力車有許多的問題,造成無法騎乘諸多問題,最後只能帶著協力車上遊覽車。志工劉守清表示,通常志工騎累了就會用牽的,而視障者就抓著協力車的把手。在車隊最後,一定會有壓隊志工,確定車隊的人沒有落隊。

展翼協力車隊由志工帶領,不畏風雨前進。 展翼視障協力車隊提供

 

車隊志工 用體力意志做公益

李靜波表示,要做車隊志工其實有門檻,除了本身就要會騎單車外,還要有很強的心理素質和溝通能力。因為這不是來玩的,如果遇到體力不佳的視障者,前導志工就必須負擔兩人的重量,所以志工體力一定要很好。若遇見不願意出力騎的視障者,就要去做溝通。

李靜波也說,志工必須要有勇氣去說自己的狀況。如果志工體力沒有很好,就會搭配一位比較會騎的視障者,反之亦然。志工必須清楚自己的體能狀況,一有不適就要立刻跟大家說,否則對身後的視障者是很危險的事情。自行車隊領導表示,曾有一位志工不想造成他人麻煩而硬撐,結果造成腿部肌肉嚴重拉傷。

視障者只能用觸摸感受周遭的一切。 攝影/劉兆為

協力車讓志工和視障者產生連結

車隊志工鄭安清覺得,每個人都可以做志工,但要做一個好志工是需要熱忱,且有天賦去了解被服務者的想法和需求的,更重要的是,要有體力和意志去付出,否則很容易熱心反而幫倒忙。鄭安清每次都會在騎車前了解每個視障者的情況,像是盲人有分先天性和後天性,針對後天性的盲人,他會沿途敘述看到的風景,進而引起盲友的記憶。但對於先天性的盲友,他則必須描述得更加詳細,或是直接讓他去觸摸、去感受。

帶盲友騎協力車除了需要體力,還要愛心。鄭安清表示,曾經有一個盲友,他常常不願意騎,這使得志工需要費很大力氣。但在隔天做操時,他看見那位盲友為了找水壺,盲友蹲下來伸直了手臂到處揮動,但是水壺就在盲友的腳邊,盲友往前揮的手,始終碰觸不到那近在咫尺的水壺。當看見這一幕,鄭安清的心似乎被揪了一下般難受,他後來也覺得那就這樣吧!自己累一些,又何妨呢?

還有一次,鄭安清帶著盲友為了閃避大卡車,被擠到路肩上。突然間,他發現眼前有顆芒果樹,就在鄭安清低頭閃避垂落的芒果時,因為兩人車速頗快,他來不及告訴身後的視障者跟著閃避,造成視障者一頭撞上,鮮血直流。這件事讓他非常印象深刻,他雖然笑著說:現在想起來還是覺得很好笑,但這也讓他以後在騎協力車時更加謹慎。

 

延伸閱讀

視覺障礙全倒 找回自我肯定價值

舞動奇蹟 盲友跳出精采人生

我是看不見的盲人 但我要出國

更多報導請看生命力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