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劉敏、楊時育/台北市報導】二○一五年五月六日凌晨,一群人到政大的行政大樓的綠色鐵皮圍籬.附近張貼一系列的裸體海報,配合著如「要怎麼做干性別屁事」、「我以為會感染愛滋病的原因是危險性行為,而不是對象的性別」的標語,想要喚醒大眾對於性別平等的意識,打破社會對性別歧視的天花板——這是政大性別平等工作坊去年所辦的圍政行動。這個活動也在網路上,引起了對性別意識新一波的討論。

行人正在拍攝圍政行動的裸體海報。 政大性別平等工作坊提供

目前有十幾人活動的政大性別平等工作坊為學校性別社團,除了女權外,亦有關注如同志、跨性別、性別教育等議題。自二○一四年成立以來,性別平等工作坊舉辦過各種不同類型的活動吸引目光,例如婚姻平權音樂會、圍政行動等,希望透過衝撞既有體制的方式,讓大家認知到傳統性別規範的種種不合理。

初期採取溫和路線 試圖與群眾對話

「在大概兩三年前的時候,那時候護家盟舉辦了一個叫做一一三○守護家庭價值的大遊行。」此遊行為護家盟為宣導「維護家庭價值,反對同性婚姻」的理念而舉辦的活動。政大歷史系邱婉婷說:「當時我看到這件事情覺得非常的憤怒。」因此二○一三年底十二月,她創立「政大學生支持同志婚姻」臉書粉絲專頁,宣導同志擁有婚姻平權,這個專頁也是後來政大性別平等工作坊的前身,並於二○一四年轉型為政大性別平等工作坊。

邱婉婷表示,初期的活動是先採訪政大教授對於婚姻平權的看法,後來他們覺得,這樣感覺只有教授在參與這件事情,所以,在創社的半年之後,舉辦了婚姻平權「為愛發聲」的音樂會。希望所有支持婚姻平權的人可以一起參加這個活動,凝聚這種感情。

「辦完音樂會之後,我是覺得很空虛的。」邱婉婷說。對邱婉婷而言,這樣的音樂會是一個太小確幸的活動。政大歷史系的社長程雲佳也說:「來參加的人很多都是被我們音樂會的卡司所吸引,而且影響範圍也只限於在政大校園。」後來邱婉婷發現, 政治大學有歷史營、廣電營,卻沒有一個有關性別的營隊。所以在二○一五年二月,性別平等工作坊舉辦了性別人權研習營,希望透過營隊的方式,影響到政大以外的學生。

性別平等工作坊每週五晚間的讀書會。 攝影/楊時育

「我們也會寄信給高中,問他們有沒有意願跟我們合作,我們就會去高中做一些比較基本的性別推廣。」邱婉婷說:「可是我個人又覺得,這樣的活動又太溫和。」 於是性別平等工作坊在二〇一五年三月時,在政大辦了「性別平權月」,活動內容含括與性別議題有關的影展、攝影展;與「女書店」、「基本書坊」合作販賣性別相關書籍,以及引起許多媒體和大眾關注的圍政行動。

「干性別屁事?」挑戰社會父權體制

於政大行政大樓綠色圍籬上張貼身體裸露海報。 政大性別平等工作坊提供

引述性別平等工作坊於五月發布的臉書貼文中,圍政行動海報根據四點理念拍攝照片。理念包含:一、性別不應在父權體制下被簡單的二元區分;二、外貌裝扮是個人身體自主權的延伸,不應受到他人主觀價值的批判;三、雙方合意、合法情況下的性行為,不應受到他人主觀價值的批判;四、性病的傳染在於不正確的性防護措施,不因性別不同而有所差異。同時在臉書貼文中做出聲明:「性別議題與我們切身相關,性別歧視的網羅滴水不漏,沒有人能置身事外。」

圍政行動是性別平等工作坊為了令大眾關注性別平等議題,而選擇以拍攝身體裸露的照片,附上標語,做成海報張貼在政大的行政大樓圍牆和在網路上利用臉書粉絲專頁發布,企圖以最高能見度引起大家關注。

邱婉婷回想起活動那天:「在凌晨三點的時候,我們去了政大代表權威的行政大樓,張貼一系列的海報。」至於為何選擇在圍著大樓的綠色鐵皮圍牆張貼一系列的裸體標題海報?她認為:「我們的綠色鐵皮的圍牆,其實就是把父權這種概念直接聚集化呈現出來。」而在海報張貼完沒多久,當日早上七點貼在圍牆上的海報就已經被移除了。

圍政行動在現實中出現的時間短暫,但在網路上引起軒然大波。有網友反應是否不該在公共場合張貼裸照,影響到小朋友的價值觀;除此之外,有網友主張提倡性解放和賣淫掛勾;也有人藉由海報認出模特兒,進而性騷擾。不具名網友在有關新聞報導中留言表示,立意很好,但行為不免太過偏激。而圍政行動所宣導的理念中,其中主張雙方合意、合法情況下的性行為,不應受到他人主觀價值的批判的觀點最遭到網友嚴重抨擊。

吸引群眾關注性別歧視難題

「有人問為什麼會從音樂會變到像圍政這樣比較激進的行動?」邱婉婷表示,音樂會的籌辦花費比起圍政行動多上許多。「音樂會只上了平面媒體,可是像圍政行動,我們知道就是會引起爭議性的東西,反而是媒體喜歡拍的,觸及的廣度就會差很多。」她遲疑了一下,並說:「這件事就很明顯地彰顯出,如果當時我們沒有做出一種衝擊性的活動的話,大家就不會關注我們。」

「平常我們在提倡議題的時候就會發現,最難的第一步是讓別人引起興趣。」邱婉婷無奈地說:「 我們最常遇到的問題是,準備了很多論述有很多想要跟大家講的,可是大家連一眼都不會看,那這樣永遠不會引起任何討論。」她表示:「本來就很反對的人,你很難去說服他們或改變他們的想法。我們比較在乎的是更廣大的、游離在這世界的族群。原本不關心這些議題的人,有可能在我們的論戰之中,得到一點興趣了解。」她笑著說這也就是她們的目標。

現在的性別平等工作坊,除了固定舉辦讀書會;在學期末也會有小組分組,評估宣導性別平權的提案並付諸實現,如同社團的成果發表會一般;性別平等工作坊亦有舉辦固定講座,探討性別間的關係。現在性別平等工作坊也正在構思新的活動。

說到先前活動中所遭遇的困境及批評,程雲佳表示:「只能用樂觀的心情繼續我們的理念了。」邱婉婷也笑著說:「還是要很開朗地繼續做下去!」她們說會持續思考用什麼樣的方式呼籲大眾,不要忽視日常生活中的性別歧視。

 

延伸閱讀

翻轉習俗 擲出性別平等的聖筊

詮釋女性情慾 楊雅晴的百吻人生

兩性觀點大不同 新銳女導演另類詮釋
更多報導請看生命力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