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陳薏筑、王俊傑/台北市報導】走進雲山藝文咖啡茶館,在門口就看見泰雅族圖騰所裝飾的招牌,及茶包造型的特色菜單。「我們是部落農業的自產自銷。」老闆巫清瑜原本從事社福單位就業輔導員的工作,七年間看見部落就業不易、青年紛紛向外發展以及父親致力於祖傳土地種茶,毅然決然投入行銷、甚至是為茶園建立品牌,更提供部落年輕人就業機會。

巫清瑜專注地沖泡著來自自家茶園的高山烏龍茶。 攝影/陳薏筑

因為對家鄉的愛 部落青年勇敢起來

「其實從來沒有想過會自己開店,為爸爸的茶園經營通路、行銷。」巫清瑜表示,大學時期渾渾噩噩地就讀化學相關科系,也不太清楚自己的興趣。隨後當兵、畢業後開始在一間機構擔任就業輔導員,輔導原住民等少數族群就業。「一做就是七年。」巫清瑜說,或許有了這些經驗才開始對現在所做的這些,有了更多的想法。

一次,在父親要求下回到南投瑞岩部落,幫忙退休後在家鄉祖傳土地種植茶葉的父親。巫清瑜說,從中看見了很多問題,為什麼部落的年輕人都留不住,在不久的將來,從小生長的部落又會變成什麼模樣。後來巫清瑜想要連結家鄉、茶園及文化的想法逐漸成型,在二○一二年辭去在台北的工作,替父親創業的茶園做行銷、品牌。

「不知道我們為什麼這麼勇敢,如果有第二次絕對不敢這樣做了。」巫清瑜自我揶揄道,起初沒有任何相關背景、沒有資金、沒有人脈,更不知道創業要怎麼創。巫清瑜說,在這樣的狀況下,他們還是勇敢地走上了創業道路。

店內菜單的外觀設計成茶包的形狀,頗具巧思。 攝影/陳薏筑

以父母家鄉為名 傳承部落土地人文

雲山茶鄉的由來,其實是源於巫清瑜的父母親。「雲和山分別是我父母名字的最後一個字,而我們的部落正是坐落在雲煙繚繞的山中。」巫清瑜說,整個創業的理念也是源於父母親及故鄉。他使用原住民說故事的傳統,講述父母的故事行銷,讓客人了解他家的茶園,再愛上他們的茶。

巫清瑜的父親巫崑山原是警察,退休後便想在故鄉做農耕計畫,好好管理祖先留下的土地資產。但種植有機茶樹並不這麼簡單,巫崑山創業前四年沒有獲得任何利潤,為了維持品質自己開設茶廠,更是將家當用罄。「雲山不只是品牌名稱,更是代表部落、文化還有家鄉。」巫清瑜說,雖然遇到很多困難,但父母親仍努力堅持,希望他們自己能透過茶園為部落開路,讓孩子回家。

雲山茶鄉位於南投瑞岩部落的茶園。 雲山茶鄉提供

談起途中創業的困難,巫清瑜表示,從籌資貸款的過程裡,就有說不完的故事。他在推廣期間經常參與農業的市集、活動,有一次推銷自家高山茶給顧客時,顧客喝完看看他竟然說:「原住民也會種茶葉喔!」令他啼笑皆非。向銀行貸款的過程中也是重重障礙,巫清瑜說:「銀行的人不敢貸款給原住民,可能認為原住民根本沒有能力償還。」巫清瑜說,自己做的就是自產自銷。「傳統的農業,在生產過程中常常受到中盤商之類剝削。」他又說,於是他希望一方面推廣自己家的茶葉,一方面有個自己的直營店面,直接一條龍式的經營。於是辛苦的在台北開「雲山藝文咖啡茶館」,行銷部落茶葉的同時,讓顧客能對家鄉傳統的泰雅部落有更多認識。

店內販賣的禮盒在設計上融合了泰雅族的精神文化。 攝影/陳薏筑

不要忘記自己是誰 守護家鄉的文化

「其實我們也不是要刻意強調泰雅族文化、原住民之類的,只是想告訴大家不要忘記自己是誰。」巫清瑜嚴肅地說,在創業的經歷中看見部落、原住民等問題,其實自己並沒有這麼偉大想要說能夠幫助很多人,或是改變很多,只是希望部落透過產業的發展能夠走出自己的路。

巫清瑜表示:「常常在想,部落十年後、二十年後會變成怎麼樣。」便能開始了解父親的心情,雖然目前長期雇用的只有家人和族內十多位原住民,但希望這份部落農業、家族事業能夠在能力許可內給部落年輕人工作機會,不用離開自己的家,也希望讓茶葉所訴說的故事,能開始讓越來越多人了解他們,翻轉所有的刻板印象。

 

延伸閱讀

原民部落大學 築起原漢交流橋樑

快樂一煮 原民媽媽煮出心滋味

坪林改種有機茶 護水庫顧健康

更多報導請看生命力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