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溫婉廷、蔡宗洋/台北市報導】「手工餅乾一包五十!手工蛋捲一盒一百!」用爽朗毫不羞澀的聲音叫賣著,她是廖倍慧,一個被診斷為中度智障的患者。從與她交談的過程,以及看她熟練整理餅乾的模樣,是看不出她的不同的,也沒人能想到曾經一個不敢與客人交談的人,現在卻搖身一變成為一間餅乾店的老闆。

 

廖倍慧圓夢當店長。 攝影/溫婉廷
曾經不敢與客人交談,如今充滿自信侃侃而談。 攝影/溫婉廷

 

因身障毫無自信 一度想放棄熱情

因為從小就被診斷為中度智障,廖倍慧念的全都是特教班,但是憑藉一股對烹飪的熱誠,讓她如願進到從小嚮往的實習餐廳學習做蛋捲。但是,由於身有障礙的關係,廖倍慧學習速度很慢,甚至也不敢與客人交談,每當有客人對她詢問產品的事情時,她都會轉頭跑掉,留下不知所措的客人。

「那時候的我很沒有自信,因為怕被罵,所以什麼都不敢做。」廖倍慧回想當時,只要蛋捲做不好,雖然不會被罵,但是也沒有人願意教導她如何正確地做蛋捲,只會用很兇的口氣要她去招呼客人,讓她更沒有信心,就此一直惡性循環,甚至想要放棄。

這樣的情況直到實習餐廳經營不善倒閉,廖倍慧因此轉到臺北市青少年育樂中心蛋捲庇護工場門市後漸漸得到改善。在這裡,她可以沒有壓力的學做蛋捲,也遇到她生命中的貴人,李怡老師。

 

貴人相助 開啟圓夢之路

台北市靈糧堂喜樂家族輔導員李怡當時也在庇護工場,得知廖倍慧的狀況後便一直陪伴在她身旁。廖倍慧說,當時李怡老師總是不斷地鼓勵她、讚美她。「李怡老師常常跟我說,做事情不要害怕,害怕就學不到東西。」因此,廖倍慧漸漸克服恐懼,也開始能跟客人接觸。「在那時候我有了自信,能跟人正常交談,也終於學會做出好吃的蛋捲。」

廖倍慧有了一技之長,但她的企圖心可不僅止於此。「我跟李怡老師說,我想要開店當店長,幫助跟我一樣的弱勢者。」李怡聽聞後,真的出了一筆錢幫助她獨自開店,並且擔任廖倍慧底下的小員工,負責協助她各項事宜。「李怡老師在這中間也不斷地教導我如何管理一家店,我真的很感謝她。」廖倍慧也先後幫助了六個身心障礙者,用李怡老師當初對她的方式那樣,鼓勵、關懷他們。

「我有一個學妹,也跟當初的我一樣。」廖倍慧說,那位學妹也是中度智障患者,沒有信心,學什麼都漫不經心,她就以過來人的身分,不斷的鼓勵、讚美學妹,用愛心教導她。「現在那個學妹的夢想跟我一樣,開店幫助其他人呢!」廖倍慧天真地笑著說。

許多產學合作的學生都特地留字條替廖倍慧打氣加油。 攝影/溫婉廷

 

不忘初衷 努力克服難關

如今李怡退休了,當初幫助的身障者也都在外自食其力,整間店剩下廖倍慧一個人,令她開始感覺力不從心,「當初我的想法是想要幫助其他身心障礙者,但是現在我都有點自身難保。」廖倍慧說,沒有了李怡老師,她不懂得怎麼經營,生意每況愈下,已經沒有餘力幫助其餘身障者。「其實我只是一個人忙不過來,能多一個人來幫我的話就會好很多。」

廖倍慧的好朋友,李大姊也會時不時來店裡幫她的忙,她說:「其實社會上對身心障礙者很不友善,我這樣抽空來雖然可以幫到她,但真正的問題還是沒有解決。」話雖如此,李大姊仍然願意全力協助廖倍慧。

「我很感謝出現在我生命中的每個貴人,」廖倍慧說,「但是我想要的是自力更生,然後照顧更多身心障礙者,讓他們有謀生的能力,所以我要堅強起來。」就是這種心態,讓廖倍慧現在遇到問題不再是退縮,而是尋求解決之道。現在她透過網路以及媒體宣傳自己的故事,希望借此讓生意變好,如此一來就有餘裕去實現她的夢想,也就是幫助其他的身心障礙朋友。

 

延伸閱讀

自立生活 讓身障者做自己的主人

工作難找 身障者就業問題多

身心障礙手足營 教導互助互愛

更多報導請看生命力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