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吳芷萱、張惠華/苗栗縣報導】穿過淳樸苑裡小鎮的街道,來到了經營邁入第六年的翊超農場,彷彿走進世外桃源,耳邊傳來不絕於耳的昆蟲振翅與鳥兒的啁啾聲。農場主人林義超走過一大片金黃色麥田,展示著規模不小、充滿生機的農場。

五個好友的夢想 共同規劃未來

林義超原本是一名資訊工程師,經常穿梭於銀行、高科技企業、建保局等負責資料庫,卻毅然決然在四十歲時離開職場。這樣的決定,來自於他在嘉義當兵時的四個好友,雖然退伍後各自在資訊產業不同的領域工作,感情卻好到每年會聚在一起,一起規劃未來的藍圖。在一個機緣下,五個人決定共同合資在苑裡買了一點零七公頃的土地。林義超說,目前農場是掛他的名字在經營,現在他先一步一步的走,等其他四個好友退休後,等他們一起回來種田。

林義超在二〇一〇年的八月到苗栗農改場完成漂鳥訓練,並在十一月取得耕作土地,今年才四十七歲的他,卻將帶領著翊超農場邁入第六年。林義超說,剛開始種植都是大面積的種,前兩年雖然順利,但是第三年卻開始產銷趨近於零。他才知道有機其實不能侷限於大面積,很多因素是沒有辦法控制的,病蟲害也容易傳染而造成全部虧損,只能從一次又一次的失敗中慢慢修正。

1.jpg
林義超介紹翊超農場網室環境。 攝影/吳芷萱

從失敗記取教訓 秉持自己的原則

如今翊超農場已經擴展到一點七公頃的規模,裡面種植著多種品項的作物。從剛開始新手的茫然,翊超農場也逐漸找到自己的方向,黑糯米與越光米是主要稻作,再逐漸加入其他雜糧。而在辛苦搭建的網室裡,也有各式各樣豐富的水果,例如藍莓、蜜柑、黑莓等,也因為農場地勢較低,夏季容易淹水,因此還有苦瓜與番茄介質栽培輪作。這樣的大的空間,只有林義超一個人和有時會雇請的打零工負責。

林義超說,相對而言,番茄、草莓比較容易因為天候而受到影響,近年來氣候越來越極端,農民也越來越難以掌控作物的生存。曾經到日本學習自農法的他,也有自己的堅持。林義超堅持不蓋溫室,他認為溫室不僅內部空間太熱,相較於露天的作物,口感也有差。舉番茄為例,台灣人對於番茄的要求都是越甜越好,但是在大自然中有接觸到陽光和雨水的番茄,卻保有番茄一種酸中帶甜的獨特風味。

2.jpg
林義超介紹番茄、苦瓜介質栽培。 攝影/吳芷萱
3.jpg
翊超農場金黃色麥田。 攝影/吳芷萱

通過有機認證 經營在地化

翊超農場在二〇一四年通過有機認證,原本一開始就有機無毒經營的林義超,會決定申請認證,是因為身邊的朋友想要幫他推銷,告訴他要有有機認證標章才能夠說服人家。而與林義超在二〇一〇年時因為參加同一期的漂鳥營,而變成了好朋友的賴清坤說,林義超是一個非常有自己想法的人,在他還是工程師時,有時候忙碌到一個禮拜都不能睡,轉換跑道到當有機農夫後,工程師的毅力與堅持便展露無疑,林義超花了很多心血與金錢在種植與設備上,都只為了自己最純粹的夢想與家人的健康。

林義超認為:「台灣的產銷制度有許多盲點,例如番茄掛大湖的供銷系統,價格會比苑裡的好上許多。」但其實一樣優良的產品,經常會因為民眾的迷思而使價格有所差異。而台灣也並沒有一個真正的有機拍賣平台,也使小農的有機產品運送到拍賣市場時,和慣形農法產品的價格並沒有差異。

林義超秉持著一股傻勁,一路上慢慢地探險,遇到不懂的就問,也越來越確認自己作物的種植方式,林義超說,這六年,每一次都還在摸索。而他的客群也從以前的老同事及朋友,逐漸的在地化,越來越多當地人信任和購買翊超農場的產品。他說,做有機無毒雖然不同於有灑農藥的傳統農業可以預期、控制收入,但是不僅圓了自己的夢,吃得健康,也做得健康。

 

延伸閱讀

輝要無毒菜園 彈藥庫變農園

林口農夫市集 讓二代農夫被看見

番薯里農田 孕育有機種子農夫

更多報導請看生命力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