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李奕蒨、翁子涵/台北市報導】你知道我們所處的生活環境也會產生荷爾蒙嗎?「環境荷爾蒙」,又稱內分泌干擾素,工廠排出含有機氯化物的灰塵以及工業廢水,有機氯化物隨著雨水降落到土地中,土地種植所殘留的農業以及家庭污染物排入河川,各類環境荷爾蒙經食物鏈回到人體內,造成人體生育能力或健康的危害。Blue Seeds芙彤園本著對土地有愛的理念,使用自然農法栽種產品原料,致力於消除環境荷爾蒙,還給大自然最健康的生態循環。

Blue Seeds芙彤園創辦人詹茹惠原任職於科技業。 攝影/翁子涵
Blue Seeds芙彤園創辦人詹茹惠原任職於科技業。 攝影/翁子涵

從消費者變生產者 追求健康人生

Blue Seeds芙彤園有限公司創辦人兼執行長詹茹惠,原本是網通科技公司的總經理,卻因為健康的緣故,毅然決然轉換跑道。詹茹惠的兩個女兒都是早產兒,經歷剖腹生產,不像一般嬰兒健康。而詹茹惠也在八年前,罹患子宮肌瘤,動過數次手術。曾經是田徑隊選手的詹茹惠,始終不知道哪裡出了問題?直到醫生建議她,可能是因為現代人所使用的生活用品,讓自己在不知不覺中接觸化學加工的緣故。

從小就不喜歡吃藥的詹茹惠,一直把芳療當作自己的興趣。在二〇一四年開始有了創辦Blue Seeds的想法,找到志同道合的香草種植高手一起發想。在隔年陸續有土壤、植物方面等專家加入,開始研發、規格化產品,自己則發揮行銷專長,擔任團隊的PM角色。Blue Seeds在二〇一五年開始正式營運。

「現代社會人口逐漸老化,醫療產業更加重要。一般藥品只能夠讓人被動地止痛,芳療卻能夠主動地舒展身心不適。」追求百分之百純植物萃取產品製造,詹茹惠一手包辦上、中、下游的產業鏈,從上游開始教導契作的農民如何使用自然農法,中游的研發、規劃產品,以及下游的行銷、演講。

上搞.jpg
芙彤園在東部地區與三十位農民契作共四十頃的香草田,以雜作自然農法來栽種香草。 Blue Seeds芙彤園提供

友善大地植栽 企業負起教育責任

目前合作的台東泰源農場以及苗栗卓蘭食水坑農場,都是經過Blue Seeds親自參訪、分析檢驗土壤後,不含三百一十一種農藥以及十一種重金屬的土地,若沒有達標準,會先休耕等待土地恢復後才進行耕作。

比起有機可以含百分之三的肥料,Blue Seeds希望做到百分之百天然,因此選擇了自然農法栽種作物。自然農法去除了化學加工類農藥的使用,就能有效減少經由空氣、水、土壤、食物等途徑進入體內的環境荷爾蒙,降低影響人類體內荷爾蒙的生理調節,減少降低造成病變的可能性。

Blue Seeds芙彤園有限公司業務經理蔡兆雯說,自然農法採用雜作,每個植物的生長期都不一樣,不同季節有不同植物熟成,讓植物間能有天然競爭。沒有使用農藥,可以降低土壤酸化,增加土地中的微生物。一公頃可以減少肥料用量約四十萬,這些成本都拿去人工除草使用。雖然成本比起慣行農法高,但是能讓土地有更好的生態循環。

同時,Blue Seeds讓小農到公司設立的「農私塾」上課。農私塾的用意,在於培育對土地一片痴心的務農人,教授他們耕種所需技術,也可以降低年輕人的入門門檻。培養更多自然農法的土地讓它扎根,天生天養、適地適種。Blue Seeds也在台東蓋了一座農創屋當作研發中心,研究當地氣候、土壤,尋找讓作物產「質」最好的方式。

上搞3.jpg
芙彤園使用純天然原料製成精油與洗劑等商品。 攝影/翁子涵

即知即行 投入社企不猶豫

Blue Seeds生產的產品有精油、沐浴乳、肥皂、洗髮乳等,目前的營運模式為電子商務,沒有實體店面,除了官方網站外,目前在生態綠、踩踏都有上架。詹茹惠說,使用電子商務,就可以把實體通路的空間、人力成本拿去回饋社會,去企業舉辦演講,讓消費者知道如何對待大自然環境,並告訴他們,自己使用的產品雖然合法,但並不等於對身體有益。

同時Blue Seeds每週都會將產品使用說明的短片放上社群網站,教導消費者如何使用產品。目前Blue Seeds的天然洗劑已經被Challenge Taiwan指定為鐵人三項專用洗劑,並且成為社企聚落第二期進駐夥伴。產品使用者林宜臻說,「在購入生活日用品的同時,能夠幫助大自然,我認為是件很好的事。」

「大家都等賺錢了才來做社會企業,什麼時候才算賺錢?」詹茹惠堅持把公司營業額的百分之五投入公益,喚起大家對土地友善的心。詹茹惠說,越來越多小農使用友善大地的種植方式,這不只是蛋塔效應,是期望能夠改善整個產業生態循環,對土地、對人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