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劉敏、楊時育/台北市報導】走進街頭小巷之中,沒多久,看到的是一道彩虹旗及透明的玻璃櫥窗,柔和的燈光映著櫥窗上「h*ours 」的塗鴉。這裡是h*ours café,也是一間的同志咖啡廳。坐在這間咖啡廳裡,在轟隆作響的咖啡機運轉聲中,看著牆上貼滿著社會及性別運動的海報及貼紙,感受到不同於其他咖啡廳的氣息。

h*ours café店門口散發出溫馨氣息。 攝影/劉敏

h*ours café取名的靈感來自於電影《時時刻刻》,電影裡關懷的不只是家庭、女性主義,更多的是有關親子與兩性間的關係,探討的議題也是店長希望h*ours café所具備的精神及靈魂。不只是如此,店長詹秉峰說:「hours是時間的意思,但是你把h去掉之後,他其實是我們的意思。這樣的結構變成是我們的時間或我們的空間的狀態,那也是希望我們這個地方能夠變成『我們的時間、我們的空間』的一個咖啡廳。」

店裡面的海報代表著h*ours café的精隨及靈魂。 攝影/劉敏

 

h*ours café的創立 性別運動萌芽

這間咖啡廳其實有一段歷史,前身為晶晶書庫咖啡館的h*ours cafe,於二○○○年創立,二○○三年才將店名改為h*ours cafe,而現在的店長詹秉峰是二○○七年時接下這家店。「那時候會弄這間咖啡店,其實有很大部分的原因,是因為不希望這個空間消失掉。」身為h*ours cafe熟客的他說:「那時候之前的老闆覺得做累了,他們想要休息,我們又覺得這個空間就這樣就消失其實有點可惜。所以我就決定把他它給留下來做,讓這個空間不會消失,讓更多的議題更多的討論可以在這邊發聲。」

「其實從最早的二〇〇〇年之前,應該沒有所謂的同志咖啡店,這間店算是全台灣第一間的同志咖啡店。」店長詹秉峰表示:「不是之前沒有人開過同志的咖啡店,而是有對外宣稱我們就是一間同志咖啡店的,應該是從晶晶書庫咖啡館開始。」

在那時晶晶書庫咖啡館(後來的h*ours cafe)創立的社會氛圍下,有很多的性別運動開始萌芽。而在當下的狀態,店長認為需要一間咖啡店提供一場所,讓這樣的文化產生對話,令更多人能夠理解。那時期交友軟體還沒出現,店裡面也會舉辦認識新朋友的活動,讓h*ours cafe不只是咖啡廳,更是能夠人與人之間產生連結的所在。「那樣的東西在二〇〇〇年左右的台灣,其實是很需要的。」

「對同志或者是跨性別一些少數族群來說,這間咖啡廳他本身就有指標性的意義。對於支持各種性少數跟性別弱勢,算是蠻滿大姿態的表達真實的一個咖啡廳。」店裡的常客大G表示:「對於熟客來說,這間咖啡廳有另外一層意義跟感覺,在這個地方,大家會在裡面很放鬆做自己想做的,躺著或者是聊天。熟客彼此之間也都認識。」他認為這跟一般咖啡廳帶給客人的感覺不太一樣。

h*ours café店長詹秉峰。 攝影/劉敏

 

鮮明的特色 關注社會及性別議題

此刻的h*ours cafe,在店裡面增添了許多與社會與性別議題有關的氣息。店門口醒目的柱子上貼了許多海報及貼紙,走進門口轉角的小桌子上,也擺滿了文宣及傳單。「比如說人權運動、香港佔中運動或公投法的需求,是我們會在乎或在意的,我們就會把他弄上去。」詹秉峰說:「當店裡有在意的議題的時候,如果它有一個有標誌或者是一個貼紙的記錄時,都會把它加進來店裡面。」

h*ours café的工讀生劉清翰表示:「這邊工作會接觸到一些比較特別的人,客人蠻多都在做性別運動、文化這領域(的工作),這方面的知識會比較多。」工讀生張秩秩也說:「我在這裡可以聽到很多有關於生命、人權這方面的東西,讓我可以進一步的了解,甚至感染我周遭不同族群的同學。」這是他認為h*ours café最鮮明的特色之一。

現在h*ours cafe與基本書坊合作販賣義賣品,推廣同志文學;設置同志遊行聯盟的專屬義賣區;愛滋感染者權益促進會亦在店裡販售義賣胸針。h*ours cafe在店裡也會不定期地舉辦活動或推廣,像是邀請新銳作家林佑軒舉辦讀詩會,及張貼攝影師River Tu先前在寶藏巖舉辦攝影展的海報等。

 

開店的趣事 店長的感慨

不過h*ours cafe開店期間發生過許多趣事。「曾經有大概一百個左右的民眾,跑到店門口唱聖歌。但是他們很妙,他們是背對著這家店,然後站在對面房子的台階上。」詹秉峰說:「你說他們到底想幹嘛,也沒人知道,畢竟他也沒進來攻擊也沒做什麼,但是他跑到店門口唱聖歌也不是一個正常的現象。」他逗趣的說這算是經營h*ours cafe以來發生過最經典的事件。

在接下h*ours cafe後,詹秉峰也有很多的感概。「很多人可能認為台灣在同志議題上面已經很接納,或者是說已經很友善了,但其實事實上不然。」 他認為華人社會對同志的友善,是要看家裡面的人的態度。不然的話,華人社會其實很常是比較漠視的態度。就是別人的小孩子可以尊重他, 而他是自己小孩子的時候那又是另當別論。

h*ours café店裡販賣義賣品的櫥窗。 攝影/劉敏

 

社會企業方式 集資經營

「我們的方式其實比較像是社會企業,透過每年的集資,讓大家來支付房租跟水電,讓店裡面的經營有更多的心力去做其他東西的推廣。」從二○一四年實行社會集資 的h*ours café,透過身邊的朋友的幫助及推廣,以這種方式運行店面,並成功的負擔房租及水電。詹秉峰說:「我們期望是,如果有能力的人,他就去做有能力的事情;有錢的人,他就做有錢可以做的事情。 如果這樣的運作是可以順利的時候,就可以在其他的地方再設另一間h*ours café。」他認為畢竟台北其實是一個很有資源的地方,如果在這裡都經營不下去的話,台灣還有什麼地方有辦法這樣做的?

「咖啡店對國家或一個社群來說,是一個很重要的地方。」他說,咖啡店這個行業,其實對一個國家的文化、社會及個人是有重要性的。如果經營的好,這樣的咖啡廳存在的有意義的時候,有可能像法國的啟蒙時代的沙龍一樣,很多人會在裡面討論一個議題,甚至是議題發想,讓有些事情可以慢慢的落實,最終達成。而這也是詹秉峰對h*ours café的期許。

 

延伸閱讀

海邊的卡夫卡 給你不設限的全新感受

晶晶書店 見證台灣同志十年

活水源湧不絕 耕耘社會企業

更多報導請看生命力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