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周庭瑄、郭富珊/新北市報導】滄海汪洋,湛藍的牆面,皚皚書櫃矗立,以島嶼作為主題的「嶼讀書房」位在永和。島嶼離群,卻能從海洋連結世界的矛盾特色,就像閱讀般隱密卻能超越框架、恣意馳騁時空。結合人文、生態與生活作為核心經營概念,嶼讀書房精選各類書籍、提供閱讀空間、場地租借、講座課程與飲品輕食,期待讀者能在浩瀚書海中,遇見最美麗的島嶼。

pasted image 0 (1)
嶼讀書房內選色以藍、白為主,島嶼特色鮮明。 攝影/郭富珊

離群開闊 像島嶼那樣閱讀

嶼讀書房自二〇一五年七月正式開始營運,是店長王則文與三、四個大學時期的中文系好友合作成立。對他們來說,閱讀已從興趣成為習慣,因著對書籍的熱愛,他們決意實現每個愛書人擁有書店的夢想。嶼讀書房共有兩層樓,一樓提供閱讀空間與書櫃陳列,二樓則是展覽空間。「當初概念上就是希望做台北最漂亮的一間書店。」王則文說,店內裝潢從島嶼、海洋出發,以藍、白等視覺強烈色彩作為主要配色,二樓地板更使用強化玻璃開闊整間書店的視野與光線變化。「我是覺得說這間書店是我這一輩子頭一次看到不同的書店格局。」王則文的父親也說,一般書店都是很多書本擺著做販售,但這邊讓他感覺是輕鬆、優雅的。

嶼讀書房二樓空間設計塑造店內光線的層次變化及視野的開闊性。 嶼讀書房提供

選擇以「島嶼」做為書店主題,王則文最初的發想是因為在台灣的我們生於島嶼、長於島嶼,他希望以貼身的島嶼文化做為嶼讀的標記,並由島嶼擴張到關懷整個台灣會面對的議題。「也包括說把它延伸成閱讀的一種比喻。」王則文說,島嶼的特色在於它四面環海,海是阻隔,也是運輸的工具,譬喻成閱讀,很私人,卻也是開展視野的。「你在看書的時候就受不到時間跟空間的限制,你可以跟任何你想要去的地方或是時間對話。」王則文認為,「島嶼」並非只是嶼讀書房的獨特標誌,也代表著每一個閱讀愛好者的象徵。

嶼讀風景 不挑食的閱讀

「其實開店跟自己看書有一個最大的差別。」王則文說:「開店一方面是想要有自己的空間,一方面也是等於有一個發聲的管道跟一個方向。」即便現在自媒體盛行,社群網路可隨意發表言論,王則文仍認為,網路的三言兩語無法真正完整傳達自己的理念。擁有一間店才能從這間店出發,塑造這間店的風格,你會去花很多心思去想這件事情。當你有一個依據的時候,說出來的效果會是不一樣的。

嶼讀書房的書籍不侷限於人文或文學,另有自然科學與醫療等相關書籍。 攝影/郭富珊

充滿島嶼風情,但是嶼讀書房的選書並無主題限制,反而多以「島主」們的品味及嶼讀曾舉辦過的講座、展覽相關書籍為主。「我們把島嶼延伸成是對台灣的關懷,所以主要從台灣的議題先出發。」王則文說,自己在挑書時會去找比較需要重視的議題。他說,有的獨立書店可能會較偏向人文,不過嶼讀也會進環境、能源方面議題的自然科學書籍,或是醫療制度、基礎科學及休閒方面的書。

「雖然書本的數量沒那麼多但是都滿有特色的。」王則文的母親說, 如果你對某方面比較有興趣,可以在這邊找到自己會喜歡的東西。像她自己喜歡音樂,就在這裡找到了音樂相關、很有特色的書籍。王則文也說:「如果說我們現在台灣越來越走向公民參與的社會,你總是要有一些基礎的不管是知識也好、立場也好或是思考的方式都好。」他認為,以各式書籍作為工具,提供各種不同的方向去思考跟對話,才能夠從閱讀的過程中慢慢建立知識與思考的基礎。

跨界經營 尋回文創初衷

嶼讀書房除了書籍販賣,也提供飲食和閱讀空間、講座課程與場地租借等。講座與活動的主題王則文說並無特別限制,大部分都是比較靜態、知識性質或是藝文創作性質的活動。例如之前曾邀請作家來談書,或是引進如維基百科的社群,固定每個月聚會,現還計畫「一書換一書」的二手書到店交換活動。嶼讀也結合在地,邀請永和地區的漫畫老師每個星期到店內教小朋友畫漫畫。

嶼讀書房除了販賣書籍也提供空間舉辦講座與場地租借。 嶼讀書房提供

書店內另有不少空間擺放了島嶼和海洋相關商品,有玩偶、服飾、包包及手帕等。「比如說我們有一些小孩子的手帕,就可以跟他說手帕其實是可以重覆使用的,跟拋棄式的面紙是不一樣的性格。」王則文說這些商品都在塑造一個店的空間氣氛,一方面有故事可以說,二方面是比較吸引大家的目光,讓這個店變得比較像是文創。不過,王則文卻透露自己並不太喜歡「文創」這個詞彙。他認為台灣的文創已經越來越糟糕且氾濫,原來在消費過程中可以讓你接觸到不同文化感受、體驗到更高層精神的部分已經消失了。

嶼讀書房內擺有不少具故事性的島嶼、海洋相關商品。 攝影/郭富珊

「文創本來其實是一個蠻不錯的想法,他其實在我們的物質生活已經差不多到一個臨界點的時候開始給你一些精神生活,而且這些精神生活相對來說是容易取得的,在你的日用品當中就體現了。」王則文認為,自己並沒有多偉大的理想,但是在生活裡面做一些小小的改變,慢慢累積後讓你有一些觀念上面的變化,這才是文創原來真正的定義。「他不見得是要重新去發明一些東西,而是你有沒有辦法去詮釋,還有有沒有想清楚你自己到底在做什麼。」王則文說。

價值定義 透析閱讀意義

「最一開始最困難的點就是到底我們的客人要從哪裡來。」王則文說,書店的特性較為低調,無法大張旗鼓地掛上紅布條,且嶼讀位置不在交通要塞,也不會販售文具、參考書等。「現在年輕人現在想到的都是會靠網路,可是你真正去做就會發現網路並不是像大家幻想的只要Facebook每天寫、制造話題就會真的馬上產生一些效果。當然也是要花好長的一段時間去看去觀察到底你寫什麼東西大家會喜歡看,而且喜歡看不見得會來。」為此,王則文除了用心經營網頁,介紹書店與書、宣傳活動等,也嘗試跟在地結合,得到社區認同,透過客人的介紹傳播書店名聲。

「有的商業經營會說我們不要追求價格而是要追求價值。」他說,尤其網路書店的折扣與便利性讓書店光賣書是活不下去的,嶼讀書房勝過的地方並不是在這些價格上面,真正有價值的地方是在它的空間,它給你的是不同的體驗,不論是在實體店面選書、飲料輕食或是其他東西,都是在營造一個空間。「我想沒有人開書店為了想要賺錢,我們在選書、在空間的裝潢都早就已經設定了一些我們想要說的話,所以只要這個店能夠營運下去,它只要每持續多一年就表示這個理念多一年散播的時間。」

嶼讀書房二樓現用於覽展與「一書換一書」的二手書交換活動空間。 攝影/郭富珊

王則文希望藉由嶼讀書房讓大家對閱讀有不同的想法與感受,「我覺得應該要讓大家理解閱讀意義是有好多個層面,而且你可以依據當時的狀況去做一個調整。」王則文說,當你在某一個意義上面開始覺得閱讀讓你越來越痛苦、離你越來越遠,你不知道為了什麼而閱讀的時候最好能夠跳出來,保持開放的心情。他認為,不論是為了考試或工作而閱讀都無所謂,也無需被批判。閱讀是開放的,是多加調整然後找到自己喜歡、最能夠激發自己興趣的意義。因此,嶼讀書房設定島嶼、人文、生態、生活,提供各類書籍與舒適的閱讀、文化空間,鼓勵人們在此閱讀、討論與思考,希望每位讀者皆能在浩瀚書海中,遇見最美麗的島嶼。

 

延伸閱讀

陸連島書店 重建島嶼的記憶

充滿書香的自然教室 綠書店

默默耕耘的水牛 不只賣書的書店

更多報導請看生命力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