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王曉敏、胡櫻馨/臺北市報導】台灣四面環海,對這片海洋,台灣人民了解多少?市場裡也不乏魚販,而這些魚又從何而來?台北海洋技術學院視覺傳達設計系的七名學生,為了推廣海洋文化,讓大家認識台灣尚存的永續傳統漁法,用影像形式將十三種漁法記錄下來,期望傳統漁業能被重視,不因時代變遷而消失殆盡。

1
金山磺港焚寄抄網「蹦火仔」捕撈青鱗魚。   漁生團隊 提供

未來的海 沒有魚

捕魚方式分為「破壞性漁法」及「永續性漁法」,前者因為現代資本雄厚的遠洋企業引進工業化、規模化的漁撈作業方法,包括底拖網、流刺網、電魚及毒魚,使漁業資源日益枯竭,破壞海洋生態。後者則用與海洋互助互愛的方式,一次只捕撈一種魚,並且因為在近海捕撈,漁獲少,不像遠洋漁業需要滿載而歸,卻捕撈到不需要的魚。

因破壞性漁法的氾濫使用,在沒有魚可捕的狀態下,永續漁法漁民只能出走,被迫「同流合汙」,形成惡性循環。永續漁法無法保留,最終可能導致未來,海洋就只是一片海,底下沒有任何魚。

台北海洋技術學院視覺傳達設計系七位學生,意識到海洋漁業的問題,選擇推廣永續性漁法為畢業專題,他們以「漁人與海共生的方式」為主題,命名為「漁生」,探討僅存永續漁法的「餘生」。

 

2
導演田伍峰(右)與攝影助理何達祥(左)談論拍攝理想。   攝影/王曉敏

十四種漁法 永續的堅持

「漁生」不只是畢業專題製作。他們計畫畢業後的第一個暑假開始緊鑼密鼓拍攝,把十三種永續漁法以影像記錄下來,最後以紀錄片方式呈現,寄送給沿海各地漁村小學,將海洋文化推廣從基礎教育做起。目前已走訪過金山、綠島、花蓮、台東、馬祖、新竹、苗栗等地,以記錄八種漁法,未來還會再拜訪以紀錄片規模拍攝。

3
綠島鰹竿釣。   漁生團隊 提供

負責展場佈置的朱許暘為金山人,出身於漁家,並堅持以「鰹竿釣」傳統漁法捕撈。漁生所拍攝的綠島鰹竿釣是從日本引進的技術,又稱一本釣,僅剩台灣綠島存有,利用一支沒有捲線器的桿跟一隻餌,在凌晨先捕撈丁香魚幼苗,再到較外海處用一魚苗換取一條鰹魚。

因為沒有年輕人傳承,這項漁法也慢慢失傳,目前還在作業的漁船只剩一艘,上次與他們接觸拍攝的是綠色和平組織,在當時會這項技術的人就已經寮所剩無幾。漁生團隊在拍攝過程中,因與漁民溝通不良導致不愉快,但成員用他們的誠意去道歉,最終換得原諒。

世界唯一的「蹦火仔」在金山,四月初開始為青鱗魚季,金山磺港漁民自大陸進口電火石,利用魚驅光的特性,在半夜出海捕撈,打火及魚一擁而進的瞬間場面十非震撼,讓漁生團隊更篤定要將永續漁法保存下來。

台東成功鎮的「鏢旗魚」則是鏢魚手站在船頭,與最高可到三樓高的海浪相抗衡,手還要持長三公尺重二十公斤的標竿,看準魚精準的插下去,是風險相當高且看重技術的世界僅存漁法。現正學習鏢魚的傳承人對漁生團隊說,光練習站在船頭就花了他兩年時間,導演田伍豐親自嘗試站上船頭,但他完全無法忍受強勁的浪,體會鏢旗魚並不簡單。

4
新竹南寮八卦網。   漁生團隊 提供

 

目前已拍攝到的漁法除上述三項以外還有新竹南寮八卦網、苗栗後埔石滬、花蓮靜埔部落手抄網、基隆棒受網,以及現已不再使用的馬祖打樁。未來會至澎湖紀錄立竿網與抱墩,此外,高雄彌陀的牽罟、基隆陷籠法和曳繩網,都在計畫之中。

與漁人接觸,田伍豐發現,因為社會對漁民工作的觀感不佳,令他們對自身感到自卑感,使漁人不太能放下戒心,會認為這一群學生在這裡做什麼,但真實了解學生的來歷及想讓海洋永續發展的理想後,會敞開心胸並鼓勵他們。田伍豐也說:「假如現在不靠這個機會去做這件事,未來若有能力一樣也會去做;親眼看到及聽到漁人的堅持那種感動是完全不一樣的。」

5
花蓮靜埔部落手抄網。   漁生團隊 提供

各界幫助與重視發展

計畫推出後受到各界關注,像是任教於金山當地學校,並致力於海洋教育的教師主動幫忙,或是基隆當地一名海洋保育相關人士向他們提出若有需要可以上他的船拍攝,也有潛水員表示可以協助水下拍攝的部分。更有環保團體與他們接洽,希望能跟他們合作,共同推廣「永續海產標章」。接踵而來的資訊讓漁生團隊了解到有許多人想為海洋盡一份心力。

攝影助理何達祥希望永續漁法不會只留存於影像或者書本之中,往後還能繼續在當地親眼看見。田伍豐認為要讓永續漁法留存的方法,只有政府加強取締非法的破壞性漁法作業,並且加重處罰,他們賺的多但罰得少,罰責輕無法達到警惕效果。

他們接下來與基隆海洋科技博物館合作推出海洋生態課程,目標在十月將紀錄片拍攝完成,發行DVD後著重於與海生館及小學機構合作,從基層教育推廣海洋文化及對海洋保育的概念。

延伸閱讀


餐桌上的海洋行動

海博館帶你認識海洋文化


更多報導請看生命力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