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王芸樣、陳宥畬/台北市報導】位於士林區的芝山岩一九九三年開始就是國家的二級古蹟公園,現在周邊的土地卻不斷被開發,越蓋越高的大樓不僅遮住了藍天,也遮住了這片蓊鬱的綠丘,過度的開發破壞的不僅是景觀,甚至是人文史跡以及自然生態,所以附近居民組成好土聯盟,誓言為環境奮鬥。

1
岩山里里長王芝安站在「同歸所」前,說著以前在芝山岩所發生的漳泉械鬥的故事,並認為芝山岩一直以來見證了許多歷史,也保有許多人文,台灣人應該好好守護這塊小山丘。   攝影/王芸樣

 

「好土聯盟」一點也不土 守衛台灣的家園

 好土聯盟成立於二〇一二年,由士林區芝山岩周遭社區居民自立組成。好土聯盟認為「國有土地正無條件參與都更,或標售地上權讓予財團營利,國有地除了營利,應作為全民公共非營利使用,發展城市特色,保護生態歷史文化」,而不是無止境的開發,人民要的是天際線及綠地,而不是過多的水泥大樓及環境破壞,並打出「生態共存、文化共有、土地共享、社區共治」等訴求。

 「台北人還需要更多房子嗎?」現在擔任士林區岩山里里長的王芝安說,一九六九年台北市的都市規劃,就讓台北市可以住三百萬人了,而現今台北市的居住人口不過兩百七十五萬人,「台北根本就沒必要再開發」。現在很多大樓,都是為了炒房甚至是陸客投資,連帶的剝奪市民們看天空、綠地的權益。

2
王芝安與孫大哥都是好土聯盟的成員,希望能為下一代留下可以看天空、綠地的環境,並讓擁有豐富文史及生物的芝山岩能夠永存。   攝影/王芸樣

守護史蹟芝山岩 讓台北留有一片淨土

 芝山岩位於台北盆地西北方邊緣,在陽明山山腳下不遠處,海拔只有五十二公尺,卻是擁有豐富人文歷史和自然資源的地方。在日治時代時,芝山岩就被指定為天然紀念物,是台灣第一個為了促進國土保安及穩定水土而受森林法所保護的保安林;在一九九三年,芝山岩被指定為國家二級古蹟公園、一九九七年被定為直轄市定古蹟。

芝山岩之所以重要,是因為它蘊含著豐富的歷史故事及自然生態。在芝山岩山頂的貝殼化石、海邊植物搭肉刺,都可證明台北市曾經是在海平面下的證據;這裡更是臺灣最早發現的考古遺址,包括有植物園文化、圓山文化、芝山岩文化、訊塘埔文化、大坌坑文化等五個史前時代文化層;甚至連漳泉械鬥所留下的先人遺骸以及槍痕彈孔,都可以在這裡發現。雖然芝山岩只是一座小小的山丘,卻是人類歷史文化的長廊。

由於芝山岩在軍情局的附近,因此一直以來這裡都保持著低度開發,保有了「地質」及「生態」。但現在社會氛圍不斷地倡議著「城市上流化」,到處都要喊著「都市更新」,到處都要建成華麗的高樓大廈,就連芝山岩周遭的淨土也快要被瓦解,芝山岩好土聯盟曾發表:「台灣社會經濟環境變化中,芝山岩小山丘周圍目前陸續進行著十層、甚至二十層以上的高樓建案,影響了人們由芝山岩觀賞台北市的視野,也破壞了市民觀看這座綠地的權利。

 

3
從芝山岩上的惠濟宮望出去,一棟大樓就建在正前方,讓有信仰的民眾覺得「每次拜拜都像看到別人在對我們比中指。」   攝影/王芸樣

 

直到一九六四年才搬出「芝山岩」範圍的孫大哥,儘管搬出之後,還是一直在芝山岩的周邊生活,這一住就是五十多年,對這塊土地有著許多感情及回憶。孫大哥說,芝山岩是國家的古蹟,周遭的開發本來就應該有所管制,所以他投身到好土聯盟之中,就特別在鑽研這部分資料。

生態共存文化共有 串聯社區為正義出一口氣

保家衛國從來都不是一個人就能完成的事,保護文化、環境也一樣。最靠近芝山岩的兩個里,岩山里與名山里,兩個里的里長王芝安與薛群秀共同合作,以最靠近芝山岩的身分守護著這塊台北淨土。儘管與芝山岩隔了一條河的福志里,也有許多里民自願出來當「好土志工」,守護這片綠地。

不只周遭居民,甚至連各界研究的學者,無論是專攻土地、人文、歷史、自然各界人士,都很願意為了這個蘊藏著台灣史前文化的芝山岩奮鬥著,只要當好土聯盟要對抗建商、對抗官員時,他們總是義不容辭的提出自己的研究報告及簽名連署,共同守著這塊小山丘。二○一五年十一月十九日,幾位聯盟成員到市府門口舉牌,要求官員們對當天「臺北市都市計畫委員會第 678 次委員會議」中,所要審查將「雨農市場」申請「市場用地」變更為「商一特」案子,嚴加審查,不能為了利益而犧牲環境。

4
王芝安把自己的家做為里長辦公室,好土聯盟大大小小的事也會在這邊討論。   攝影/王芸樣

 

孫大哥說,好土聯盟的成立並沒有遇到太多阻礙,大家都是有志一同,為了正義而做事,但王芝安說,儘管好土聯盟的組成十分順利,「擴大」卻成為他們最頭痛的問題。在好土聯盟中做事要面對太多的「專業名詞」,讓有志參與的婆婆媽媽們因為太不好理解,而打了退堂鼓,不過大家有錢出錢有力出力,還是讓好土聯盟在軌道上運行。

給下一代孩子不只環境 更教他們態度

現在在岩山里內常常透過舉辦一些活動,讓里民帶著孩子走出戶外,教孩子們對待自然,王芝安說,大家不能讓下一代再沉溺於3C產品之中,沒有走出戶外,就沒辦法愛上自然。而現在太多的孩子害怕像是昆蟲、青蛙等自然,所以他們帶的活動,第一步就是要讓孩子接觸、認識、不怕自然。

透過帶著孩子走出戶外觀察,讓他們親身體驗什麼才是自然、什麼才是文明,希望能給他們對這個環境有更深刻的印象。透過慢慢的教育,希望能讓小孩在未來也能為這片土地留下一點影響力。

註一:保安林主要功能在於發揮社會公益效用,是促進國土保安及穩定水土所必要,劃定保安林區域的法源是來自於森林法之規定,其編入保安林的條件、功能、土地使用所受限制以及經營管理等,在森林法均有明確的規範。

延伸閱讀

大林蒲煙囪林立 居民凝聚齊心抗爭

獸醫師返鄉 守護金門野生動物

導覽員謝平 二叭子的生態尖兵

更多報導請看生命力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