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陳薏筑、王俊傑/新北市報導】「吃完點心趕快回到座位上,不要跑來跑去的。」輔導老師叮嚀著活潑好動的學生們。這樣的光景似乎再平常不過了,但這裡不是普通的補習班,而是庇護著弱勢兒童的秘密基地。秉持著陪伴的初衷,提供新住民家庭及經濟弱勢兒童平等教育的機會。

1
孩子的秘密基地提供新住民兒童一個免費的課後輔導環境。   攝影/陳薏筑


社會轉型 新住民家庭教育問題

位於三重的孩子的秘密基地,原先只是新北市新住民全能教育學苑發展協會執行長鄭晴所開設的課輔班,透過與快樂學習協會合作,成為第三十八個課輔班。「其實很多新住民家庭結構,都是弱勢加弱勢,如果一直循環,是滿嚴重的問題。」鄭晴說,起初自己只是普通的英文老師,因緣際會下了解這些事,進而開始新住民課輔教育。

曾任職補教業鄭晴說,其實新住民在台灣社會的處境並不友善,往往家庭中父母都得忙於工作並處於經濟弱勢,教育成為被犧牲的一環。父母忙於工作根本沒有時間照顧小孩,又因語言、文化、家庭背景等障礙,造成孩童學習意願低落、甚至是在學校被排擠。

「其實就像我當初在美國生活七年的經驗。」鄭晴表示,同時看見許多弱勢繳不出學費,又曾當過其他國家的新移民,心中自然對這情況感同身受。因此辭去補教業老師工作,在二〇一三年開辦新住民全能教育學苑發展協會 ,今年一月則與快樂學習協會合作成立孩子的秘密基地。

2
課輔老師也會利用課間帶活動,拉近孩子間的距離。   攝影/陳薏筑

照顧與守護 都會區中的教育「偏鄉」

鄭晴表示,三重孩子的秘密基地與其它課輔班最大的不同,在於大多數課輔班是著重在偏鄉教育,而這裡面對的則是都市問題。「都市不只貧富差距大、對小朋友誘惑更多。」鄭晴說,家庭教育功能的失衡連動著社會問題,很多弱勢的孩子放了學沒有地方可以去、在學校沒有取得認同,往往被有心人士吸收,或是出入不良場所。

另外,除了課業的輔導學習,其實秘密基地對新住民家庭最大的幫助是「讓孩子有個地方可以去」鄭晴提到,曾經有個案,是媽媽帶著兩個小孩過來,拜託這裡照顧。經過了解才知道這個家庭只有媽媽在外工作,但為了照顧孩子、接送上下課,只能上大夜班的工作,身心俱疲卻無法兼顧家中經濟與孩子的陪伴,「來了這裡之後那個媽媽才有喘息的機會。」鄭晴說。

3
孩子的秘密基地也有在學中的大學生負責課輔老師的工作。   攝影/陳薏筑

透過合作加強影響力

不只是協會內本身訓練的老師,秘密基地更與師範大學、輔仁大學學生合作,積極增加人手免費替孩童課輔,但課輔班還是面對許多問題。輔導老師廖竹涓說,起初都會想用「愛的教育」,但隨著孩子越來越熟絡,自然是越來越頑皮,令人頭痛。

「我們其實還在摸索。」鄭晴表示,目前課輔班是招收四十位學生,但經費來源仍是最大的困境,使得招收學生過度飽和。目前則透過結合地方團體籌措經費,並與新住民學童比例高的學校舉辦冬、夏令營,擴大對於新住民家庭的教育影響力。「我們覺得解決一個孩子的問題,不只是一個孩子,而是一整個家庭」


延伸閱讀


新住民創業 金鳳美甲店成外配娘家
南洋姊妹齊「劇」 演出移民心聲

新住民當志工 母語導覽台灣文物


更多報導請看生命力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