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沈念慈、蔡尚秦/台南市報導】在台南永康的一隅,榮民醫院旁的一條小巷裡,隱藏著一個被遺忘的社區,獨居老人悠閒地在社區活動中心裡泡茶、下棋,這裡是全台灣老兵最密集的地方。復興里長李鎮國先生與國中同學一同集思廣益,將老兵文化結合彩繪,打造成具有特色的「復興老兵文化園區」,讓社區再度充滿活力,也讓這份文化得以延續,不再被輕易遺忘。

老兵刺青示忠誠 隱身復興生活清苦

被七、八個眷村包圍,位在眷村內圍的復興里,不是眷村,只因為他們是「兵」的階級,不是軍官。這些老兵是國共內戰時被共產黨所俘虜,在韓戰爆發後,被送到北韓幫忙打仗,戰爭結束後卻拒絕聯合國將他們送回中國。

「殺朱拔毛」、「反共抗俄」、「青天白日滿地紅」的刺青,出現在這群韓戰老兵身上,是他們對國民黨忠誠的表現。從原本的百萬大軍到最後只剩下一萬四千人來到台灣,這些老兵們隱身在永康社區裡,在甘蔗園、沼澤地、荒地自行搭建房屋,形成聚落。在需要隨時準備反攻大陸的背景下,結婚是不被允許的,隨著反攻復國遙遙無期,才開放結婚,然而這時老兵也早以年華老去,隨著時光消逝,他們也逐漸凋零。

1
韓戰老兵當時在身上留下的刺青,「殺朱拔毛」「還我河山」的字樣 攝影/蔡尚秦

兩千三百人的復興里,是全台南最特殊的社區,獨居老人超過七百位,占了全永康市的三分之二,外籍配偶也有一百六十多位,而低收入戶、中低收入戶與殘障人士密度也是全永康市第一,不僅如此,緩拆件超過八百戶,彎曲的巷道使地方建設無法有效地進入,小巷文化阻擋了機具進到社區開發,居民大多生活困苦。僅能依靠人力改善社區環境,在這不是眷村的眷村裡,有著無法訴說的辛酸。

要讓人看得起 人家才會給予

決定起身改善社區的里長李鎮國,在與同學討論後,決定從花費不多且最有效果的彩繪著手。從一堵五十公尺的圍牆開始彩繪,先在磚牆上畫框框並點上顏色,讓一、二十個平均八、九十歲的老兵們每天可以依照著事先點上的顏色,將框框塗滿。

如今,彩繪村在台灣已不稀奇,李鎮國說,永康彩繪村是自己營造出來的,結合了自己的文化,沒有請美術老師幫忙,全靠社區自己打拼。近年來,全台有太多彩繪村興起,大家都想透過彩繪村吸引遊客,也因此內政部已經不允許社區申請油漆費用,但李鎮國也不灰心地舉辦演唱會募資,更大方地表示願意自掏腰包買油漆,只為了讓整個社區更加美好。

1
海軍士官長第二代欒同江示範彩繪村的擺拍姿勢          攝影/蔡尚秦

凹凸不平的巷路在這個充滿年長者的社區裡,有著一定的危險性。里長回憶起從前為了怕老人家跌倒,向政府提鋪柏油路的企劃案,等了將近一年半,仍然不見改善,而在里長一次又一次地向地方議員拜託後,工務局才派人親自到社區裡查看。也因為看到復興里的美,政府便積極的將原本要鋪的柏油路改成鋪磚塊路,讓整個社區看起來更美。李鎮國清楚地知道社區營造並不能只靠政府,自己也要努力,「公家不會在你最苦最窮的時候來給你寒冬送暖,但會在你成名之後來錦上添花」,這是李鎮國最深的感觸。

穿上彩繪衣裳 老人小孩樂開懷

隨著時代變遷,復興里的許多建設不是已經消失就是遷到別的里了,這也間接地使復興里不再像以往那麼熱鬧,也因此里長揶揄著自己說:「復興派出所、復興國小、復興戲院、復興消防隊,以前代表復興的,現在都不在復興里了。」儘管如此,這「被遺忘的眷村」隨著社區營造的開展,也擁有了眾所皆知的「復興老兵文化園區」。而當年輕人到外地念書時,被問起家鄉在哪裡,他們會開心地分享,這是居民為自己社區感到驕傲的見證。

一路走來,里長也曾經害怕彩繪村這個計畫無法實施,害怕沒有人願意幫忙畫,但里長仍然到處尋找願意幫忙的同學們,一起構想,一起策畫,再一起拿起畫筆在牆上畫下屬於老兵的圖案。第一步往往是最困難的,勇敢的踏出去後,便會海闊天空,會得到許多令人意想不到資源。

彩繪村里有許多特色畫作,包括貓熊、蔣中正等等的圖樣,都有著濃厚的中國氣氛。然而永康彩繪村成立的目的不為觀光,只是希望改善社區住戶的環境,讓社區保留著那一份特殊性。比其他縣市更早面臨高齡化問題的復興里,唯一能做的是讓老人活得快樂,社區舉辦了許多課程,不僅有紙黏土班、美術班以及老人樂團,還在去年舉辦了健走活動,讓老人過得快樂又健康。

3
當時老兵留下的勳章證書   攝影/蔡尚秦

 

延伸閱讀

彩繪出國際外交 度假兼社區營造

建立人際互動 超乎想「巷」的社區營造

從安親班開始 永康社區改造計畫

更多報導請看生命力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