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鄭筑勻、林哲瑄/新北市報導】「應該很少人九孔用鹽燒的吧!」九孔養殖戶賴桑的媳婦小榕說。蔚藍東北角貢寮海岸,遼闊太平洋譜出靜謐之曲,臺二線九十二公里處,漂流木做成的招牌映入眼簾,上頭寫著「週末食堂」四字。隨著九孔產業沒落,賴桑一家思考轉型,除了原來的養殖工作,更開設食堂,研發九孔創新料理,以好食材製作好料理,開闢新路。

新鮮九孔料理上桌。 圖片來源/簡邑霖
新鮮九孔料理上桌。 圖片來源/簡邑霖

挫折接踵而至   產業逐漸沒落

一九七○年代末,臺二線貢寮段通車,帶動美艷山一帶發展。貢寮沿海潮間帶,海水流動性強,適合養殖業發展。賴桑說,「當年路還沒通,我就開始養九孔了。」年輕時由於朋友邀請,他投入九孔養殖產業,一做便是三十多年。

貢寮養殖業逐漸蓬勃,尤其盛產九孔,產量曾經接近二十五公噸,產值上達二十億。然而大家一窩蜂投入產業,原本做為苗種的野生九孔,遭到過度捕撈,幾乎殆盡。現在多以養殖的九孔為苗種,近親繁殖容易造成基因弱化,加上幾十年來海洋暖化、汙染,九孔變得容易生病,甚至死亡。賴桑表示,以前放苗和收成的數量很好掌握,「但現在拿現有的九孔繁殖,可能不耐冷或不耐熱,難掌握存活率。」

二○一二年至二○一三年間,在大陸禁奢令壟罩下,大陸大量對外傾銷九孔,價格低廉,餐廳業者紛紛進口,看在臺灣養殖戶眼裡,又是掀起一陣挫折波濤。

九孔收成量無法掌握,養殖戶的投入容易付諸流水。盤商又常以固定價格收購,喊出低廉價格,向養殖戶批發九孔。賴桑緩緩地從鼻子吐出長氣說:「就是這樣啊!要不然接受盤商的價數,俗俗賣,要不然就自己想辦法賣。」

賴桑(左)和媳婦小榕(右)笑著分享九孔故事。 攝影/林哲瑄
賴桑(左)和媳婦小榕(右)笑著分享九孔故事。 攝影/林哲瑄

沖繩散心  開闊視野

「那時心情很鬱卒,朋友就約去沖繩走走,看看日本有沒有甚麼可以做。」賴桑說,於是暫時放下工作,到沖繩散散心。一邊品嚐道地的家庭式料理,一邊看海,「這樣的感覺很好、很好!」說到這,賴桑嘴角不禁上揚。

他聯想到,自己的養殖場旁有工寮,或許能比照沖繩,結合環境與料理,譜出味覺和視覺的愜意感。回臺灣後,他利用閒暇之餘整理工寮,手工製作幾張原色木桌,在吧檯上方懸掛胡琴和拍板,日式古樸韻味盎然。假日時常和家人於此小聚,或話家常,或欣賞遼闊海景。

去年小榕結束原本的餐飲工作,回家協助賴桑,同時希望地產地銷自家九孔,直接讓大家了解產業面,於是和家人討論,擴大工寮價值,92k週末食堂就此誕生。

賴桑笑說,去沖繩前沒想到會開店,「但沒有走出去,可能只知道一窩蜂盲從,走出去才知道怎麼做。」

週末食堂  新鮮九孔自產自銷

蔚藍東北角,九孔養殖池鑲嵌其中。 攝影/林哲瑄
蔚藍東北角,九孔養殖池鑲嵌其中。 攝影/林哲瑄

食堂旁是一池一池的九孔養殖池,平日賴桑和小榕在這從事養殖。一如其名,週末營業,採行預約制,小榕說:「客人要多少,就到池子裡取多少。」

小榕表示,一般吃九孔會挑去內臟,但他們的九孔很新鮮,整顆都可以吃。客人品嚐後也說,真的一點腥味也沒有,咀嚼時也沒有沙沙的感覺,「新鮮又乾淨、又肥又好吃!」

「這裡的養殖業要像以前一樣賺錢比較難。」賴桑眉毛上提,微微噘嘴說:「但我這個人就是這樣,做就要做好。」開食堂是為了直接接觸消費者,讓消費者試口味,才知道產品該做到甚麼程度,才能被接受。

由於以九孔為主,多為原味料理,譬如鹽燒九孔鮑、九孔沙西米。近年更從沖繩引入特產海葡萄,一種外形如魚卵的透明淡綠色藻類,為食堂料理增添風味;而小榕曾赴澳洲藍帶學習甜點,具餐飲背景,偶爾製作甜點,使食堂料理中西合璧,更趨多元化。

九孔沙西米上桌。 圖片來源/簡邑霖
九孔沙西米上桌。 圖片來源/簡邑霖

除了週末經營食堂,地產地銷,販售九孔料理,平時亦有宅配,有別於一般冷凍許久的九孔,賴桑出的貨是新鮮現採九孔。

九孔養殖業恍如遇見夕陽,為何繼續從事呢?賴桑自娛地說:「現在要做甚麼也無法了,就在這加減顧,順便運動、養老。」語畢,眼神望向遠方,靜靜凝視遼闊太平洋。

吧檯一隅。坐在吧台前,透過後門看向養殖池和太平洋海水。 攝影/林哲瑄
吧檯一隅。坐在吧台前,透過後門看向養殖池和太平洋海水。 攝影/林哲瑄
賴桑望向藍色太平洋。 圖片來源/簡邑霖
賴桑望向藍色太平洋。 圖片來源/簡邑霖

 

延伸閱讀

《漁生》 用鏡頭記錄傳統永續漁法

漁翁得利 推動長潭漁村再造

快樂鱻無毒水產 養殖漁業新路

更多報導請看生命力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