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周玉陵、洪婕恩╱台北市報導】推開書店的大門,青花瓷、玉器、陶器、日本武士刀、雕塑、書畫和各國博物館圖錄映入眼簾,明朝、唐朝各種時期,中國、日本各個國家的藝術品與文化被濃縮在一頁頁印刷精美的書頁中,明明是走進一家書店,卻讓人有身處博物館的錯覺,這就是汗牛書店。

汗牛書店內客人認真挑選書籍。 攝影/周玉陵
汗牛書店內客人認真挑選書籍。 攝影/周玉陵

需要所以存在 連接圖書與古董的橋樑

汗牛書店位於大安區的巷弄中,是一家東方美術專門書店,由總經理林國欽一手打造。「我工作就跟牛一樣在做,拼命賺錢給公司,但是裡面有人品格不好或是不乾淨的話,我都二話不說馬上走人。」林國欽說明他轉換跑道的原因,不難看出他很有原則的性格,他原本是跑書店的業務,曾到古董店上班,後來去香港見識,發現了賣進口書、藝術書的店,自己覺得可以做得更好,回台灣後就開設了進口出版與東方美術專門的書店,從書的業務到古董,林國欽自豪地說:「我就是圖書跟古董的橋樑。」

開設這樣的專門書店的原因很簡單,林國欽笑說:「就是台灣需要。」這樣的獨立書店也許比不上誠品書店那樣多元,但在藝術方面的書籍,誠品遠遠比不上汗牛的專業。黃世忠在汗牛書店擔任店員長達六、七年,談起對於這間書店的感觸,他不斷讚嘆:「這家書店太特別了。」

客人百百種 對書的堅持只有一種

開設書店,難免有客人會來到店裡殺價,林國欽說,他就會這樣告訴客人:「書是主角,你我都是配角而已。」林國欽認為賣一本書就好像嫁女兒一樣,希望能夠為它們找到最適合的歸屬,書的價值在於內容,而不是便宜而已。

林國欽也曾經碰到客人買了一本書,已經經過了好幾年,卻拿著書回來要求要退費的情況,林國欽認為書不只是書,不像衣服的買賣,看了一本書,可以得到書中的文化與理念,不是單純退換書本的價錢這麼簡單,所以他會告訴客人:「你要退貨,麻煩就把你腦子裡的東西也還我。」

關於選書,林國欽很有自己的理念:「選書是這樣的,不能光是挑好賣的書,有些書是必須要存在的。」汗牛書店主要的客群多為買賣古董的人,或是古董收藏家,他們買書是拿來當工具使用,透過這些專業書籍,去斷代、去估價。林國欽說:「你摸哪本書我就知道你程度在哪裡。」透過經驗的累積,林國欽不只是在買賣,他也透過這些書籍不斷地進步。

汗牛書店內有許多書的取得是很困難的,林國欽時常去日本取經,還找了一個日本女生當翻譯,把日本的好書帶過來,他轉頭就拿出一本書,有一百多年的歷史,那是一本書錄,記載著日本的古典書籍,林國欽會照著這本書去尋找經典的珍書。店內也不乏有許多珍貴的套書,在市面上找到一套完整的就很不容易,雖然店內有這樣絕無僅有的珍貴書籍,林國欽從來沒想過要納為己有,自己收藏,林國欽認為要堅持自己的初衷,是去找好書來賣,書也應該去到更適合的歸屬。

書店內沒有多餘的裝潢,林國欽認為:「書就是最好的裝潢。」 攝影/周玉陵
書店內沒有多餘的裝潢,林國欽認為:「書就是最好的裝潢。」 攝影/周玉陵

擁抱理想 每一刻都是最好的一刻

林國欽不要求客人認為汗牛書店是一家怎樣的書店,他自豪的說:「我敢說汗牛書店就是東方美術的寶庫。」要是客人不懂得珍惜這樣的寶庫,林國欽也無話可說,他只能做好自己該做的,繼續買、繼續發掘。

林國欽開書店帶著滿滿的理想性,他說:「當你在做你的志業的時候,不管你有沒有賣出去,都是快樂的。」書店就是他的寶貝,是他存在的理由。談到對於未來的期許,林國欽斬釘截鐵地說:「沒有。」他解釋說,要回想開書店的初心,回到初心後你就會知道現在就是過去的未來,「我一直認為現在就是最好的狀態。」做好自己該做的事情就好,沒有未來,因為現在是最好的。

店內各式各樣的藝術書籍,不愧為東方美術的寶庫。 攝影/周玉陵
店內各式各樣的藝術書籍,不愧為東方美術的寶庫。 攝影/周玉陵

 

延伸閱讀

閱樂書店 思想文化的轉譯者

豐富異鄉人心靈 打開燦爛時光

水木書苑 提供空間與閱讀

更多報導請看:生命力新聞